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46、阎爷最近不太平易近人【三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

    组和b组的pk赛,第五周,b组毫无悬念的赢了。—

    因后期的积分差越来越大,组见胜利无望,在训练场上有些消极,而b组却愈发的亢奋,打算一直保持着“第一”,直到集训结束。

    曾经抱着“pk失败博得墨上筠关注”的她们,此时压根无需墨上筠动员,就非常自觉地走在前面,任何科目的训练不肯放松。

    此后三周,完胜。

    而,在训练场待的时间越来越长的阎天邢,以总教官的身份正式接手所有集训学员的时候,也是三周后。

    五月底。

    那一天,墨上筠刚将b组学员野外生存路线设定好,就看到季若楠进了办公室。

    她看了眼墙上的钟。

    12点4。

    “吃饭了没?”季若楠提着两个馒头走过来。

    “没有。”

    墨上筠耸肩。

    季若楠露出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然后走近,直接将馒头扔了过去,“给,段子慕让带的。”

    墨上筠伸手捞住,继而在空中晃了晃,“谢了。”

    “阎教官说,下午开始接手训练,这几天男女兵一起训练了。”

    “哦。”

    墨上筠拿出一个馒头,非常敷衍地应了一声。

    看着墨上筠平静的表情,季若楠想了想,又朝她办公桌走了几步,她微微低下头,“问你个事儿。”

    “问。”墨上筠咬了口馒头。

    “你最近,跟阎教官……”季若楠想了想,心里一番琢磨,但依旧按捺不住好奇地问,“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嗯?”墨上筠动作一顿,继而抬了抬眼,坦坦荡荡地问,“你指的是什么?”

    季若楠打量她两眼,“装迷糊这一套,不是很适合你。”

    墨上筠勾唇轻笑,“季教官也打算凭借打听这些琐碎事来打发时间了?”

    “……”

    季若楠一时哑言。

    过了片刻,她又道:“有个事得跟你说说。”

    “我对你们交往的事不感兴趣。”墨上筠又咬了口馒头。

    “……”季若楠没来由一哽。

    也是奇了怪了,别人提这种事吧,她再怎么不在意,心里也总会不高兴,可墨上筠一提及,她总是莫名其妙的心虚,感觉对不起墨上筠似的。

    “没想跟你说这个。”季若楠摁了摁眉心。

    墨上筠只手将地图给折起来,优哉游哉道:“你对阎天邢有什么评价,我也不感兴趣。”

    季若楠:“……”

    妈的,就这“老子已经跟阎天邢划清界限”了的小模样,说他们俩之间没有点什么事儿,她还觉得奇怪呢。

    不过,墨上筠越不想听,季若楠就越控制不住“倾诉”的洪荒之力。

    “我就在‘打发时间’这条无聊的路上添砖加瓦吧。”季若楠双手抵在办公桌上,一副‘不管你听不听我偏要说’的死皮赖脸模样。

    墨上筠扫了她一眼,意识到这位刚接触时脸皮还算薄的季教官季美人,已经在无数次跟她打交道和在仲天皓面前玩阴招的磨炼之下,脸皮的厚度已经发生了质的增长。

    于是,墨上筠往后一倒,一边吃着馒头一边翘起二郎腿,老神在在道:“洗耳恭听。”

    反正这段时间,阎天邢并没有‘公报私仇’,应当不是小气吧啦之人。她也就听一听八卦,阎天邢不知道,用不着担心。

    看着墨上筠这悠悠哉哉的样子,季若楠想要倾诉的**大打折扣。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道:“从三月考核开始,我就觉得很奇怪,他跟变了个人一样。不是别的变化,而是那种气场,就是忽然觉得……他变得平易近人了,不是那么高高在上。在此之前——唔,大概两年左右没有见过他,加上在工作上我没跟他接触过,所以我觉得很正常。”

    “等等。”墨上筠叫住她,“你不是他推荐的吗?”

    而且,看手机信息,应当是一直有联系才对。

    “嗯,”季若楠倒也不心虚,“我说了下情况,然后把简历和资料给他,没什么交流。”

    很多时候,人只需要一个机会。

    她有信心带好兵,也知道自己的长处,她的成绩、履历足以让她在诸多候选人中脱颖而出。她选择让阎天邢推荐,只是走了这一条捷径而已。

    毕竟,她很想会一会墨上筠。

    没有多问,墨上筠点了点头,“你继续。”

    被墨上筠这么一大段,季若楠兴致大减,“没别的。就是最近发现,以前那个他又回来了。”

    她估摸着,跟墨上筠有一定的关系。

    墨上筠可能不知道,以前的阎天邢是怎样的,但跟阎天邢多少……接触过的季若楠,至今印象深刻。

    矜贵,高冷,邪魅,霸气。

    那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王,一个眼神就能让人跪地臣服,所有人对他唯命是从、死心塌地,心甘情愿将命交给他。

    战场上发号施令,如同鬼魅,领着队伍来无影去无踪,却总能给人致命一击,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下。

    这样的他,是敌人最忌惮的存在。

    但,自从三月考核开始,季若楠记忆中的阎天邢,似乎一次又一次地突破底线,尤其在墨上筠面前,几乎没有原则。

    更明显的,是四月集训开始。

    亲自去接墨上筠;让墨上筠当格斗教官;总是不经意间纵容墨上筠……

    据说,还曾在炊事班给墨上筠做过饭。

    那些在墨上筠看来或许稀松平常,顶多觉得阎天邢体贴的事,在季若楠看来,是完全难以想象的。

    很多时候,季若楠都觉得,自己不是嫉妒墨上筠,而是佩服墨上筠。

    能将阎天邢那种你看着永远触碰不到的人,驯化成跟平常人一般无二的存在,对于那些认识烟台你行的人来说,墨上筠简直是个奇迹。

    跟牧程和澎于秋熟了后,经常听他们暗搓搓地讨论,阎爷对墨上筠怎么怎么体贴了,叮嘱墨上筠去吃饭了,帮着墨上筠整理内务成绩了……

    一个众人印象中的王者,却在墨上筠面前坐着这种琐碎事,足够让人为止惊悚。

    看季若楠神情颇为复杂的样子,墨上筠摸了摸鼻子。

    唔。

    最近,阎天邢是有点……不那么平易近人。

    做事雷厉风行,训练只抓重点,琐碎事一概由萧初云负责。开会时简单明了,绝不浪费时间,听到不喜的议论,一个眼神就能让人闭嘴,然后由他来做决定。

    仲天皓再没有说过找阎天邢提意见;

    涂生曾被阎天邢抓到违规后,从此对阎天邢避而远之,谨慎得可以;

    牧程和澎于秋也不再吊儿郎当的,训练和生活都无比严谨,生怕被抓住什么把柄;

    ……

    她还好。

    工作认真,做事严谨,在学员中评价最好,俨然一模范教官,阎天邢抓工作内务,绝对抓不到她头上来。

    不过——

    跟阎天邢再次摊牌后,墨上筠做什么事都认真了几分,不再跟先前一样,就某些麻烦事上随便应付了。

    “你没什么想说的吗?”

    见墨上筠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季若楠等了会儿,率先出声问道。

    “倒是有个事。”墨上筠慢条斯理地拿起第二个馒头,然后见到季若楠一脸认真聆听的模样,她似是思索了会儿,问,“你们组,连续输了7次了吧?”

    “……”季若楠嘴角一抽,皮笑肉不笑的,“你们b组可以召唤神龙了。”

    墨上筠摸了摸下巴,认真点头,“想法不错,晚上试试。”

    季若楠:“……”

    你特么不贫会死啊?

    眼见着墨上筠对阎天邢的事无动于衷,而且转移话题完全没有想聊下去的意思,季若楠皱了皱眉,只得就此放弃。

    她转身走了。

    走的时候,还不忘了提醒墨上筠这磨磨蹭蹭的一句——

    阎教官下午接手训练,你别踩着点到了。

    “哦。”

    墨上筠非常敷衍地应了一声。

    反正她也没别的事了,吃完馒头就可以直接去训练场。

    还剩十分钟,来得及。

    ------题外话------

    季若楠:我对不起你。

    墨上筠:没关系。

    一转身,墨上筠暴揍了阎天邢一顿。

    高冷的阎爷:劳资就对一人这么用心过,结果还被小没良心的给拒绝了,不高兴。

    瓶子:搞事情,必须搞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