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44、乐意不乐意,一句话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看清两人的那一刻,墨上筠只觉得迎面有极强的威压冲过来,骨头缝都被冲击得生疼。

    墨上筠嘴角微微一抽。

    她还真没听到仲天皓那边办公室有什么动静,只知道灯亮着。

    当然,她也没有料到,阎天邢竟然跟仲天皓在一起。

    停顿了两秒,墨上筠压制住那不知从哪个角落里窜出来的一丁点心虚,抬手摸了摸鼻子后,神情自然地跟那一脸铁面无私模样的两人打招呼。

    “阎教官,仲教官,在谈事呢?”

    墨上筠语调如常,有装模作样的嫌疑。

    阎天邢轻轻挑眉,阴冷的视线寸寸从二人身上掠过,他也漫不经心,“刚谈完,你们俩在谈什么?”

    仲天皓心里哼了一声。

    大半夜的,站在走廊里,话语那么亲密,除了谈情说爱,还能谈什么正事不成?

    “哦,”墨上筠淡定地耸肩,“同事之间的友好交流。”

    段子慕:“”

    仲天皓:“”

    阎天邢:“”

    都一口一个“子慕”了,还“友好交流”?!

    忒会扯!

    阎天邢一看到墨上筠那面不改色的表情,就气不打一处来。

    就知道跟人侃,不管对她有没有意图的,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一点儿都不知道避嫌,半点女人的自知都没有,也不知道在背后惹了多少桃花。

    想到这儿,阎天邢就更不高兴了,脸色刷的一下沉了。

    但很快,神情的阴沉和不爽顿时消失无踪,他面无表情地走了过来。

    在路过墨上筠的时候,步伐微微一顿,尔后懒懒地扫了墨上筠一眼,似是不经意地道:“墨教官,跟我来办公室一趟。”

    “这个点?”

    墨上筠轻轻扬眉,笑问。

    阎天邢眼角勾笑,略带邪魅蛊惑之意,“不到熄灯时间,加个班不行?”

    “您说了算。”

    耸了耸肩,墨上筠表示随意。

    于是,墨上筠就这么跟着阎天邢走了,同时也避开了段子慕那一声“子慕”的问题。

    仲天皓站在原地,看了看阎天邢和墨上筠,有看了看段子慕,总觉得他们三人之间的气氛怪怪的,但具体又说不出什么来。

    虽说部队对“战士们谈情说爱”有一定的要求,可这里都是临时组织起来的教官队伍,似乎也没什么规矩限制,仲天皓虽然不提倡在部队内部“谈情说爱”,但也没有理由和立场去制止,想了想去,只能当做什么都不知道,转身再次进了办公室的门。

    这扇门关上。

    下一刻,阎天邢办公室的门一样被关上。

    被抛弃的段子慕,孤零零地在楼梯口站了会儿,最后抬手将作训帽取下来,颇为无趣地往三楼走去。

    *

    阎天邢办公室。

    墨上筠刚一进门,就听到门“砰”地一声关上,头顶一片阴影洒落,带着非常明显的压迫感。

    墨上筠抬了抬眼,见到转过身来的阎天邢,此刻正低着头,用深邃的眼眸盯着他,那一眼望不到底的眸子,似是藏着什么吸力一般,让墨上筠的心猛地一缩,过了片刻才放松。

    “您找我,什么事?”

    回过神来,墨上筠下意识抬手去压帽檐,可手指刚触碰到帽檐,她就感觉头顶一空,作训帽直接被摘了。

    手伸到一半的墨上筠,手指僵住,眉头狠狠一抽。

    随后,她抬起眼,坦然直视着阎天邢的眼睛,眉头一扬,又换上吊儿郎当的样子,“有酸味啊。”

    阎天邢眯起眼,抬手勾住她的下巴,头一低,几乎与她鼻尖接触,他每个字似乎从牙缝磨出来,低哑深沉,寒意森森,却性感撩人得很。

    “醋坛都翻了,能不酸吗?”

    “阎教不对,阎爷,”墨上筠伸出手指,将他勾着下巴的手轻轻移开,谆谆教导道,“这追人呢,不能这么霸道。”

    “安辰是怎么追的你?”

    阎天邢手一伸,抵住了她身后的门,身子前倾,几乎将墨上筠的身形笼罩于他的身影里。

    “他不行。”墨上筠淡定地摇头。

    “那谁行?”

    墨上筠往后一靠,干脆倚靠在门上,跟阎天邢拉开一定距离,双手抱臂,神情懒懒地看着他。

    头一歪,她笑,“你啊。”

    你啊。

    那么顺其自然的接过话。

    这么直截了当的话,犹如直接应许一般,可看清墨上筠那过于放松闲散的神态,阎天邢却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

    心,一点点沉下去。

    果然,墨上筠又开了口,“不过,阎爷,你不觉得”

    墨上筠看着阎天邢那张妖孽般的脸,“我这样的,很难安安分分地跟你好吗?”

    说到这儿,墨上筠分外坦然,话里话外透露出一股“我这是为你好”的意思。

    “什么安安分分的,都没开始呢,哪来那么多破事?”阎天邢烦躁地皱眉,手没好气地在她头顶敲了一下,继而不耐烦道,“乐意不乐意,一句话。”

    ------题外话------

    看在你们这么体贴的份上,你们想要的感情戏送上。[推眼镜]虽然,可能,或许,大概啊。

    *

    发现好多人都在军训哈!忽然想快点写到下一卷的军训情节昂(?>w<*?)

    话说泥萌军训生活,有啥值得一说的故事吗?有的话,拎出来分享分享哇!

    *

    这里依旧是一只凌晨三点发文的瓶砸,求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