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43、你小时候跟段子慕见过【三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

    审讯结束、真相大白后,天刚黑下来,白芃就将一切都招供了。===

    她写那封举报信,是因为心理不平衡。

    当初她当季若楠的卧底,明明季若楠也是同意了的,可季若楠站出来承认、表示真诚后,就得到了组所有人的原谅。

    可她呢?

    她什么都没得到,并且身边的人离她越来越远。在训练的时候,她们互帮互助,可没一个人会来拉她一把,在生活上更不用说,除了以前在考核时认识的人,基本没人会主动跟她说话。

    她觉得不公平。

    组学员对她跟季若楠的态度差太远了。

    之后,仲天皓来了。

    这一周的时间里,仲天皓跟季若楠在训练场上各种明争暗斗,所以白芃觉得机会来了——报复季若楠、为自己出口气的机会。

    思考了三天,她写下一封举报信,然后选在昨天,避开人群放到了仲天皓的办公桌上。

    没想到的是,百密一疏,还是有人看到了她。

    更没想到的是,她的好友、娄兰甜也参与其中。

    可是,这一天的动静实在太可怕了,渐渐回过神的白芃,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季若楠是当面承认过的,不是被举报后才被发现的;仲天皓虽然跟季若楠不对头,可他们俩毕竟是教官,而且仲天皓并没有权利处置季若楠;在这样的部队里,他们没准不会追究季若楠,而是追查出写举报信的人,因为举报教官过于卑鄙无耻。

    她昨天一整晚没睡,早上熬完了晨练,就得知娄兰甜被叫到办公室的事,上午和中午的消息不知被谁传出来,她过于慌张,没有意识到这是陷阱,于是顺水推舟制造“墨上筠跟娄兰甜串通”的谣言。

    将自己好友推入水中,白芃也犹豫过,可她最终还是选择了自己的安全。

    只是,她也正因为这样的阴险决绝,为自己的人生履历上增加了黑点。

    阎天邢发话,举报教官、冤枉教官和战友,记大过,送回原部队。

    这一次记过,将会跟杜鹃、倪婼一样,伴随她们一生。

    *

    既然白芃做了,谁也没有帮她隐瞒,事情结果公布与众,晚上审完白芃,涂生就将处理通知张贴在宿舍楼下的公告栏,也因此证明了墨上筠跟娄兰甜的清白。

    这下,极有集体荣誉感的b组学员,心里喜滋滋的,一回去就拦住了娄兰甜,将人直接抛了起来表示庆祝。

    娄兰甜脸黑的不行。

    但,被她们一搅和,先前因白芃背叛而导致的阴郁心情,一时间也好转了不少。

    “就说你跟墨上筠虽然不对头,但也不至于坑她嘛。”

    大摇大摆路过的梁之琼,忍不住挑在这个时候说了一句‘公道话’。

    隔着包围住自己的人群,娄兰甜凉飕飕地看了眼梁之琼。

    依旧那么……不讨喜。

    不过,相较于以往,忽然变得顺眼不少。

    “话说回来,这一周组输定了吧?白芃还剩三十多分呢,一走,全部扣掉了,我们这边挽回了集体三分的损失,组没什么胜算。”345哉哉地分析着,表示毫无压力。

    “那是必须的,这一周还不赢,我们抗洪那一晚的苦白吃了。”

    “墨教官也真是的,偏要这么折腾一圈,吵一架而已,一定要扣掉我们3分,后面还得绕这么大的圈子把这3分加回来。这不仅是折腾我们了,还把她自己折腾得不轻吧?”

    “她的训练方式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说真的,我一直怀疑她表面上的冷漠是装出来的,背地里指不定多关心我们呢。不然帮沈芊芊克服射击,帮娄兰甜证明清白……哪个临时教官会这么做?这又不是连队!”

    ……

    听着一大帮子人开始拐弯抹角地夸墨上筠、心疼墨上筠,梁之琼在一旁抬起下巴,心里非常不屑地哼了一声。

    以前那么恨墨上筠,现在打脸了吧?打脸了吧?

    这不,连墨上筠那别扭的性子和说话方式都学到了!

    脸疼死她们去!

    梁之琼非常痛快地想着,有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自豪感。

    殊不知,她也是一路被打脸的,只是接触的比其他人早,醒悟的也要早上那么一点点而已。

    就在梁之琼偷偷洋洋自得的时候,冷不丁一个偏头,看到一直冷着脸在旁边旁观的秦莲。

    秦莲的神情,似乎,有那么点不一样。

    梁之琼稍有在意,可下一刻,秦莲的视线就跟她对上,转眼间秦莲的神态就恢复正常。

    然后,转身,走进了宿舍。

    梁之琼莫名的皱了皱眉。

    大家都高高兴兴的,她摆什么臭脸?

    毛病!

    *

    晚上,九点半。

    墨上筠回到宿办楼。

    今天折腾了一天,昨晚没睡好,她得赶紧回去休息。

    但,刚到二楼,就听到办公室关门的声音。

    她停顿了下,抬眼去看,发现素来极少加班的段子慕,从办公室内走了出来。

    不知想到什么,墨上筠动作顿了顿,只手放到裤兜里,等着段子慕走过来。

    同事之间,等一下似乎很正常,可一向被墨上筠拒绝惯了的段子慕,却感觉右眼皮一直跳,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踱步走近,站稳后,笑眼打量着墨上筠。

    “怎么,有事相求?”

    挑了挑眉,段子慕一双凤眼里尽是戏谑笑意。

    “段……子慕。”墨上筠故意在中间停顿了下,继而偏头问,“听说我们见过?”

    “哦?”段子慕愣了下,紧随着饶有兴致地打听,“听谁说的?”

    墨上筠淡淡抬眼,“你岑姨。”

    段子慕:“……”

    好像……确实听说……昨个儿,墨上筠被她一“姐姐”接走了。

    仔细想想,墨上筠是没有亲姐姐的。而他,也曾怀疑过那位“姐姐”,就是墨上筠那霸气无敌的妈。

    “看不出来啊,”拍了拍手,墨上筠笑眯眯的,“我还得叫你一声哥。”

    “……”

    段子慕再次沉默。

    听到那一声“哥”,浑身汗毛倒竖,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别介,”段子慕忍住后退半步的冲动,皮笑肉不笑地朝墨上筠道,“担不起。”

    “哦?”

    歪了歪头,墨上筠眉眼轻挑,满是戏谑味道。

    跟岑沚打游戏的时候,墨上筠也不止真的打游戏了。

    她本是打听岑沚徒弟“言今朝”这事儿的,可说着说着,岑沚一句“段家那孩子跟你是同事”,就让墨上筠着重打听段子慕了。

    对于家里各种亲戚关系、长辈的交情,墨上筠素来不挂心上,也懒得打听。

    ——这也是她先前并不知阎墨两家恩怨的原因。

    据说,岑沚早年闯荡江湖的时候,认识了段子慕的父母,从而结下了交情。而且,这些年岑沚也去过段家,跟段子慕也有过几面之缘,互相是认识的。

    岑沚当时一边玩着游戏一边跟她说话,介绍得很简单,也就提了一句“你小时候跟段子慕见过”,之后就没别的了。

    这一天没机会问段子慕,现在找到机会了,墨上筠也就顺便打听打听。

    见到墨上筠那故意的戏谑,段子慕虽有一时的惊讶,但也渐渐冷静下来。

    他神情笑意不减,没有半分心虚和慌张,换了一种极具亲和力的温柔口吻,“要不,看在长辈的关系上,你就叫我一声‘子慕’吧。”

    “……”

    碰上如此不要脸的,墨上筠本以为还能接受,可身后冷不丁袭来一阵寒意,让她浑身不自在。

    总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墨上筠感觉到段子慕那神情有点怪,心思一转,便转过头去。

    这下——

    赫然见到悄无声息出现在身后某办公室门口的两人。

    阎天邢,仲天皓。

    两人一言不发,面无表情地看着这边。

    ------题外话------

    不要以为你们多刷几十条就能多加几更,我告诉你们……这是可以的。

    推眼镜。

    明天四更,评论区刷起来,约不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