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42、真相大白【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一整天,墨上筠时不时在训练场晃悠。|

    无可避免的,听到一些议论。

    ——这戏可闹大发了,不知道是谁写的举报信。在部队里搞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儿,也是够够了。

    ——你们说墨教官跟娄兰甜真的会串通吗?我感觉不可能诶。墨教官跟娄兰甜平时看着不熟,我跟娄兰甜接触过,这人还是蛮正直的,看着不会做这种事。如果墨教官真要做这种勾当的话,跟唐诗串通更合适点儿吧?

    ——呸。什么如果?墨教官就不是做这种事的人!反正她平时是不怎么讨喜,可人品还是可以肯定的。也不想想,我们b组都赢了多少周了,她在这时候折腾季教官,意义呢?她能力不错,前途比季教官……说句好大家没意见吧?真没必要。

    ——反正我相信墨教官跟娄兰甜是无辜的,而且这件事里季教官也没什么错。有错的是那个真正写举报信的阴险小人。

    ——训练这么累,你们还有心思八卦,在下佩服佩服。

    ——你们想过没有,这么多消息从哪儿传来的?教官想不让我们知道的消息,能被传出来么?这里又不是外面的社会,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估摸着吧,教官肯定是不乐意事情扩大的,没准就是背后主谋在那里搅浑水。我也是搞不懂了,训练强度还不够吗,还有时间有精力写举报信,简直脑子有病。

    大致了解了下学员们的态度和立场,墨上筠忽的有那么点儿庆幸。

    她庆幸,这一批人虽然年轻,但看待事物有自己的看法,不会随波逐流、跟着他人的观点走。比很多没有主见、没有立场、随便站边的人,要好很多。

    下午,五点。

    训练继续,但a组的白芃和b组的娄兰甜,以及男学员燕归三人被助教带走。

    牧程、澎于秋、石光启三人负责男兵训练,三名女兵教官消失,由萧初云负责女兵训练。

    宿办楼,一楼会议厅。

    墨上筠踩着点抵达,刚到门口,冷不丁看到满会议厅的人,不由得摸了摸鼻子。

    她喜欢准时,但没想到,世人比较喜欢提前。

    也是挺无奈的。

    “墨教官。”

    仲天皓第一个喊她,虎着脸,很不高兴的样子。

    墨上筠环视一圈。

    除了仲天皓,还有季若楠、白芃、燕归、娄兰甜四位,以及吃瓜群众段子慕、阎天邢。

    另外,还有‘跟她一伙’的涂生。

    一见到她,涂生就赶忙走过来,燕归规规矩矩地站着,却在他人未曾注意的时候跟墨上筠呲牙。

    墨上筠就当没看到,大步走了进去。

    “墨教官,有结果了吗?”季若楠略带疑惑地问。

    墨上筠将他们喊到这里来,定然是想给这件事做个了结。但是,她并没有想到,自己组的白芃竟然也参与其中。

    白芃处于什么样的角色?

    季若楠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差不多了。”墨上筠拍了拍手,随后绕过涂生,抬眼直接朝燕归看去,“燕归,你来说。”

    “是!”

    燕归大步上前,差点儿没有看着墨上筠笑出一朵花儿来。

    墨上筠警告地盯了他一眼,示意他规矩点。

    燕归这才将脸上控制不住的笑意给收了回来。

    天地良心,他是真的高兴。

    ——昨个儿墨上筠回来的时候,特地给他带了份礼物,说是从他岑沚女神那里拿的,他一直到现在都高兴的飞起,整天的嘴角都是扬起的,连一刻都没平稳过。

    不过,这样的场合,燕归估摸着也不能太过分,于是维持着严肃的形象。

    “是这样的,”感觉到所有人视线都聚集在自己身上,燕归清了清嗓子,开始一本正经地进行阐述,“出入名单都是我调查出来的,其实吧,还有一个人,我没有写出来,大概是12点10分左右进入宿办楼的,有人亲眼看到,但不知道她去做什么。墨墨……咳,墨教官说暂时不要写上去。”

    说到这儿,燕归视线一扫,落到了白芃身上。

    与此同时,白芃也接收到各种审视的视线,心里猛地一缩,下意识避开那些视线。

    燕归笑了一下,“没错,就是白芃。”

    “证据这玩意儿……”张了张口,燕归立即止住,再次换上了严肃面孔,“因为没有人证,证据很难找,所以……人的智慧是无限的,将大家的目光转移到娄兰甜身上,是能让真正写举报信的人松口气的最好办法。”

    燕归继续说着,而渐渐的,一帮智商没那么差劲的教官们,也算明白过来。

    墨上筠这一个坑接一个坑的挖,将所有人都给蒙在鼓里。

    先是利用了点小手段,证明了犯罪嫌疑人之一的娄兰甜的清白,然后,目标就直接落到了白芃身上。

    毕竟,只有两个人的目的是没被确定的。

    排除了一个,就只剩下另一个。

    上午娄兰甜因为墨上筠的帮助而洗脱罪名的消息,以及中午举报信的消息,都是墨上筠让燕归放出来的,而且放得毫无痕迹。

    但,下午有消息称“墨上筠跟娄兰甜串通搞季若楠”一事,却来自于别的地方。

    “是谁说的?”仲天皓板着脸问。

    一整个下午,他还在想,是什么缺德的玩意儿传出这种乱七八糟的消息来,而且不是在教官内部传播,而是直接搞得所有学员都知道了……这不是唯恐天下不乱么!

    “喏。”

    燕归抬了抬手,指向早已吓得脸色苍白的白芃。

    他的任务,到此结束。

    后退一步,他站到了白芃这一行人的学员列队里。

    “我不是,我没有!”白芃双手紧紧握拳,一偏过头,避开站在中间的娄兰甜,双目通红地盯着燕归,“不是我做的!我也没有传播谣言!”

    “那你来宿办楼做什么?”

    找了个位置坐下看戏的墨上筠,适时地出声问了一句。

    “我……”白芃紧张地看了眼她,尔后直勾勾地盯着季若楠,用自己最大的诚意来斩钉截铁地回答,“我是来找季教官的,不过她不在!”

    话音落却,一侧站着一言不发的娄兰甜,忽的偏头看了她一眼。

    被她的眼神扫到,白芃近乎潜意识地避开,没有跟娄兰甜有过任何眼神接触。

    “你找我什么事?”

    季若楠微微蹙起眉头,但声音却很冷静。

    “……”

    白芃一时语塞,眼底的紧张和慌乱,证实了她此刻的心虚。

    自从被叫过来的那一刻起,她就打好了腹稿,各种问题和解释,她全部思考过。

    可是,她发现现实跟想象是不一样的。

    会议室里站着那么多人,一个比一个有存在感,气势外露的仲天皓,神情失望的季若楠,表情严峻的涂生,不发一言却不容忽视的段子慕,以及收敛了气场却只让人看一眼就心惊肉跳的阎天邢和墨上筠……

    这些人的气场,不过一个人,就能将她震慑住,而这么多人站在一起,俨然让她止不住颤抖,所有想好的措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刚刚的那两句话,耗尽了她所有反驳的勇气。

    就她这表现,几乎让在场所有人心里都有了数——

    就是她。

    “白芃,你知道你散播的谣言,会引发什么后果吧?”娄兰甜紧锁眉头,一字一顿地朝白芃问道。

    自考核开始,她就跟白芃认识。

    白芃此人虽然性情浮躁,可娄兰甜也不太在意,二十出头的人,哪来那么多沉稳的?

    跟墨上筠一样的,那叫变态。

    但是,就算她知道白芃有小心思,也没有想到过,白芃会做出这种事。

    她相信白芃最初是不想拉她下水的,只是她意外站在岸边,白芃为了自保和对墨上筠的某种报复,就借助他人给白芃挖的坑,把她跟墨上筠一起拉入水中。

    可惜的是,她跟墨上筠只是下水,而白芃却是主动跳进了坑里。

    “兰甜,我不是有意的……”

    白芃拉住娄兰甜的手,眼底泛着泪花,想要努力跟娄兰甜辩解的样子,可她没办法给自己找到合适的理由,让娄兰甜就此原谅她。

    “行了,事情水落石出。”墨上筠懒得去看那边假惺惺的场面,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懒洋洋地丢下话,“我的任务结束了,你们继续。”

    很快,阎天邢也随之起身。

    只是没有直接离开,而是抬眼看向涂生,“涂教官,明早之前我要看到这件事的总结报告。”

    “是!”涂生立即应声。

    但一顿,看着阎天邢有要走的意思,忍不住又问,“那人怎么处置?”

    “送走。”

    阎天邢冷冷地丢下两个字。

    ------题外话------

    很抱歉,泥萌家瓶砸今个儿吃瓜去了……

    请在评论区刷超过十条,瓶子就开始码字,木有的话,就去吃瓜……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