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40、身为猪队友的墨上筠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b组所有人的缺点。《〈《”

    墨上筠话音一落,这办公室里,有近半的注意力都落在仲天皓手中的资料里。

    缺点?

    仲天皓低头看着手中资料。

    全部都是手写的,b组学员每一个人,都有“缺点标注”。各个项目,极其详细。

    “墨教官,这件事你没跟我们商量过。”大致翻看了下,仲天皓抬眼,冷冷地盯着墨上筠,“这不合理。而且,你要这些做什么?”

    “这是我的组,随便搞个小活动而已。”墨上筠耸了耸肩,无所谓地补充,“而且,我跟阎教官提过,没什么不合理的。”

    听她提及‘墨教官’,仲天皓的脸色就更黑了,他沉声警告道:“墨教官,我们都是女兵教官。你有任何行动,都应该跟我们分享。”

    墨上筠挑眉笑了,唇畔轻勾,却是清冷的弧度,轻描淡写地问:“仲教官,您会一一帮我的兵克服这些缺点吗?”

    仲天皓面色一僵,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墨上筠冷冷一笑。

    对于一般的教官来说,关注到每一个学员,是完全不可能的。他们要的是能熬到最后的学员,用各种手段让他们离开,而非让他们克服。

    当然,她也是认同的。

    只是,在达到同样目的的时候,她为了不让自己太亏心,从而使用一些正常合理的小手段,拉她们一把。

    而这‘一把’,并非是指集训营,也不是让她们能合格,而是在离开之后,无需被那些障碍阻扰。

    如阎天邢所说,他的部队只需要能活下去的。

    而她在想,那一批不被需要、不能活下去的人,是否可以在别处过得好一点儿。

    不管她们的人生目的是什么,优秀一点儿,总归不会给她们带来坏处。

    阎天邢看得很清楚,她喜欢给自己找麻烦,喜欢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喜欢承担一些连她自己都无法理解的压力。而她无法改变的时候,她可以尽量用一些能做到的事,让自己好受点儿。

    只是,这些事,是不会被一般的教官接受的,于是说与不说都没什么意义。

    “讨论这个没意义。”眼看着仲天皓的脸色越来越青紫,墨上筠眉头微微一动,朝涂生道,“涂教官,继续吧。”

    涂生看了眼这个不可思议的女教官,尔后点了点头,“哦。”

    当务之急,还是娄兰甜的事。

    “咳。”轻咳一声,涂生将注意力拉回来,随后看向一旁站得笔直的娄兰甜,“你放资料这件事,有人给你做证明吗?”

    “没有。”

    皱了皱眉,娄兰甜如实回答。

    她一路都没见到任何人,就连办公室里,也没见到半个人影。

    她这边刚一回答完,就听到仲天皓低沉有力的质问声,“我办公桌上的举报信是不是你放的?!”

    冷不丁被咆哮一脸,娄兰甜站在原地,皱着眉头盯着仲天皓,“什么举报信?”

    举报信一事,是谁也没有透露出去的。

    就算是消息灵通的燕归,都不一定知道举报信的具体情况。

    昨天晚上,因为涂生和燕归的调查,传出宿办楼那边出了什么事,学员们之间也各有猜测,但除了当事人,是绝不会知道举报信的。

    仲天皓的话刚一说出来,不少视线就落到娄兰甜的脸上,观察着娄兰甜的表情和神色。

    娄兰甜只有疑惑和莫名,并未见到慌乱之色。

    没有露出任何破绽。

    要么是娄兰甜心理素质太好,要么就是娄兰甜根本没做过,要么就是……事先知晓。

    仲天皓脑海里闪过三种可能性,随后一偏头,下意识朝墨上筠的方向看去。

    只见墨上筠靠在办公桌旁,神情懒洋洋的,双手环胸,漫不经心地看着这边,犹如单纯的看戏一般,不曾见丝毫的担忧。

    在众人都紧张观察的时候,唯独她……也只有她,表现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仿佛,胸有成竹。

    “事情是这样的,”牧程适时开口,打断了办公室内僵持的气氛,“昨天中午,在仲教官的办公桌上,发现了一封举报信。举报的是我们其中的一名教官。”

    这算是给娄兰甜的解释。

    在诸多的视线关注中,娄兰甜拧起眉头,似乎是明白过来。

    她抬眼,扫了周围的人一圈,最后,掠过所有人,看向墨上筠,“所以,你们怀疑我?”

    这问话,不是跟其他人说的,而是跟墨上筠说的。

    她是b组学员,墨上筠这个当b组教官的,是不是在怀疑她?

    “没人给你证明……”墨上筠抬手,拿起桌上的杯子,不紧不慢地回答她,“正常审讯。”

    “跟我一样没有证明的有几个?”娄兰甜紧紧锁起眉。

    “哼,”仲天皓冷哼一声,直接盯着她,“就你一个。”

    娄兰甜微顿,随后恍然地笑了,她冷冷地盯着每一个人,“所以你们已经认定是我了?还审问什么?!”

    她说话时,墨上筠转过身,走向了饮水机。

    气氛徒然有些尴尬。

    “咳,”涂生咳了一声,瞥了眼事不关己的墨上筠,心里哀叹一声碰上了猪队友,面上却端上了一副铁面无私的模样,“我们没有认定你。毕竟不排除没被发现的人,这次叫你过来,只是询问下情况。”

    娄兰甜冷笑,抬眼直视着紧紧锁定自己、完全防备状态的仲天皓,字字顿顿地问:“仲教官也只是询问下情况吗?”

    “别装成无辜的样子!”仲天皓冷喝一声,“你想证明自己的无辜,拿出证据来啊?”

    “那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写的?”

    “你有没有写,你自己心里有数!”仲天皓道,“你也没有证据证明你没有放举报信!”

    “仲教官,平时看你生龙活虎的,没想到也只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之辈!”娄兰甜深吸一口气,“没有证据,不去找证据,只想着逼迫学员,你算什么教官?!”

    娄兰甜憋了满肚子的怒火。

    她好心帮唐诗来送资料,结果遇到这么一档子冤枉事。

    没有人证明也就算了,教官也只想着自己,认定她是罪魁祸首后,不管有没有足够多的证据,什么锅都往她身上甩。

    甚至,没有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想至此,娄兰甜紧紧盯着墨上筠,只觉得胸腔的怒火燃烧得越来越旺盛。

    墨上筠看起来一直智商在线,结果遇到这种问题,只选择逃避,她的学员被人冤枉指责,她倒好,在一旁优哉游哉的喝水……

    娄兰甜气得直冒火。

    妈的。

    这特么都什么教官?!

    “娄兰甜,你真以为你自己做的天衣无缝?没有证据就能拿你没办法?季——”

    “仲教官。”

    被娄兰甜一番话激得怒火中烧的仲天皓,话说到一半,冷不丁被一道声音给打断。

    他一哽,刚一回头去看,墨上筠就已经拿着水杯,走到了他身边。

    抬眼看着娄兰甜,墨上筠慢条斯理地喝了口水,继而偏头,神情淡然地朝仲天皓道:“这件事,好像不归你管。”

    冷不丁被浇了一盆冷水,仲天皓心中怒火更甚,“你——”

    “仲教官。”

    季若楠在一旁喊他,话语里满是提醒的味道。

    她这么一喊,当下仲天皓回过神,赫然发现别的教官都站在一旁,选择一言不发地观看。

    想到昨晚在阎天邢跟前的争执,仲天皓纵然满肚子怒火,此时此刻,也不得不后退一步,将这件事的负责权交出去。

    他冷冷地剜了墨上筠一眼,然后冷哼一声,往旁走了几步。

    墨上筠优哉游哉地往前走了一步,停住,正好站在娄兰甜跟前,面对面站着。

    “实打实的证据呢,暂且没有。不过,你举报我的理由,我倒是有一大堆。”墨上筠看着娄兰甜,眯了眯眼,手中的杯子稍稍一晃,又慢悠悠道,“想不想听听?”

    ------题外话------

    二更送上。

    集训这部分……记忆中,跟编辑大大讨论过几次,原因是更新太少,在下写着也没意思。想快点结束吧,该写的情节还没写完,还有很多地方想要传达的观念,似乎都没到位。

    不过,也不能这样下去了,毕竟后面还有很长,毕竟瓶子还有很多想要写的。

    计划:1月1日之前,完结集训部分。

    [推眼镜],请、监、督、我。

    倘若木有写完,请装作恶人的样纸来羞辱我。

    *

    p:同步到腾讯的上一章,第一段,是很久很久以前写的细纲啊,不小心粘贴上去了,泥萌自动忽略!另外,瓶砸的正常细纲是木有辣么羞耻的!啊啊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