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39、你是想把我气死后谋权篡位吗?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回去,见到阎天邢,被照顾。喜欢就上。夜千筱打电话过来。说封帆老爸的事儿。最后让封帆跟墨上筠讨论事儿,墨上筠扩音做笔记,最后阎天邢进了门。

    茶几上摆放着一份“5。6日上午7:00—13:00学员进出宿办楼记录”的名单。

    字体不是墨上筠的,男性化的笔锋,跟燕寒羽有几分相似,应该是燕归的。

    阎天邢没有动弹,却凭借良好的视力,将名单简略地看了一遍。

    跟墨上筠最初简单调查的版本不同,跟涂生自己花心思总结的版本也不同,这份名单不仅综合了这两人的,还增加了跟具体的名额和信息。

    共计9人进出。

    9人的身份,时间段,做什么,全部写的清清楚楚,然后一一进行排除。

    到最后,剩下一个未确定的名额。

    b组,娄兰甜。中午12点30左右进出,原因未知。

    全部扫完,阎天邢微微眯起眼。

    名单旁边摆了一支红笔,应当是墨上筠用的。

    而,在娄兰甜这个名字上,被红笔画了一圈。然后,又在下一行画了一根横线,又打了个问号。

    凝眉沉思间,冷不丁的,感觉到躺在腿上的人动了动。

    低头的一瞬间,就见到墨上筠翻身爬了起来。

    右手抓着毛毯,墨上筠皱起眉头,左手抬起摁了摁太阳穴,双眼眯起,恍惚的摇了摇头,尔后才嗓音慵懒地问阎天邢,“几点了?”

    “六点半。”阎天邢看了眼墙上挂着的钟。

    听到声音,墨上筠一顿,偏了偏头,眼睛睁开,颇为古怪地打量着阎天邢。

    阎天邢被她盯得直皱眉,“怎么?”

    片刻后,墨上筠耸了耸肩,“有点儿意外。”

    这位爷,还真让她睡了俩小时?

    这么想着,墨上筠将毛毯掀开,一边用脚摸索着沙发下的鞋袜,一边伸手去拿茶几上的作训帽。

    阎天邢看着她脚一勾,灵活地将鞋袜给勾到自己脚下,嘴角狠狠一抽。

    “袜子湿了。”阎天邢提醒她。

    “嗯?”墨上筠刚戴好作训帽,闻声略带疑惑地朝脚下看了眼,最后平淡无奇地应了声,“哦。”

    她连夜赶回来,外面又下那么大的雨,鞋袜不湿才怪。

    “可不可以给后勤提意见?”墨上筠大大方方地将袜子往脚上套,同时非常欠扁地道,“鞋子防水不好。”

    阎天邢眉头微动,眼睑一抬,干脆将她的袜子给抢过来。

    漫不经心穿着袜子的墨上筠,感觉到手上一空,顿了下,才意识到是被阎天邢给抢了过去。

    唔……看在他当了俩小时枕头的份上,不跟他计较。

    墨上筠好脾气的想着,慢条斯理地勾起了军靴。

    不穿袜子了,直接穿鞋。

    阎天邢一掌拍在她后脑勺,力道却不重,咬牙切齿道:“墨上筠,你是想把我气死后谋权篡位吗?”

    “这个,”墨上筠抬手拍开他的手,仔细想了想后,朝阎天邢问,“你气死之前能先把萧初云弄死吗?这样我可以少一桩麻烦事儿。”

    阎天邢:“……”

    妈的,真得被她气死不可。

    咬了咬牙,阎天邢干脆弯下腰,夺走了她的鞋袜,然后站起身,朝办公桌的方向走去。

    “昨晚去哪儿了?”

    走至办公桌旁,阎天邢朝她看了眼,问。

    墨上筠往身后一倒,整个人懒懒散散的,两手交叉放到脑后枕着,抬眼看着天花板,悠然回答:“机密。”

    放下鞋袜,阎天邢从柜子里拿出一双干净的拖鞋来,又朝这边走过来。

    “说句实话你会老实死吗?”

    走近,阎天邢阴着脸说着,直接将拖鞋丢到墨上筠脚下。

    墨上筠却没动,头一偏,看着站在一侧的阎天邢。

    “不会啊。”她轻轻勾唇,说的话吊儿郎当的,充满了戏谑意味。

    阎天邢不由得抬手,有些头疼得摁了摁太阳穴。

    “坐吧。”

    翘起二郎腿,墨上筠唇畔笑意加深,朝右侧的沙发看了眼。

    阎天邢从善如流坐了下来。

    “司笙……你还记得么,豆腐西施。”墨上筠抬眼看着门窗,懒洋洋地出声,“她昨天捉到两个人,被我妈知道了。你知道的,黑鹰身上有统一的刺青,我妈也知道。就带我过去看看。”

    说到这儿,墨上筠坦然地耸肩,“不过,他们嘴很硬,没问出什么。”

    只是,见一次打一次,还是有点泄愤的。

    阎天邢将信息过了一遍。

    上一次墨上筠孤身跟两个佣兵战斗,两个佣兵被送上去后,他利用了点关系拿到他们的资料。

    两个佣兵来自于黑鹰。

    墨上筠跟黑鹰之间,肯定存在着某种渊源。换句话说,是什么恩怨。

    这个恩怨,有可能墨沧知道,但司笙以及岑沚……都不一定知道的。

    也就是说,有关军事机密。

    墨上筠将她能说的事都给说了,而她没有说的,大抵都是不能说的。于是,阎天邢没有再就这个问题追问。

    片刻后,他问:“人怎么处置?”

    “过两天送警察局。”

    墨上筠将交叠的手放下来,同时伸了个懒腰。

    她两脚踩上拖鞋,穿到一半,忽的问阎天邢,“你平时玩游戏吗?”

    “不玩。”阎天邢皱起眉头。

    “我妈喜欢玩游戏,而且有两个癖好。一是跟高手玩,二是赢了高手。”墨上筠穿好了拖鞋,继而站起身,她顺手将那份名单拿起来,偏头,朝阎天邢眯眼笑道,“据说,封帆是学计算机的,很会玩游戏。”

    “……”阎天邢沉默了下,口是心非道,“你真体贴。”

    墨上筠扬眉,“客气,客气。”

    成功看到阎天邢黑脸,墨上筠晃了下手中名单,踩着拖鞋往外走,“今晚之前结果,两组pk成绩明天再出。”

    阎天邢:“……”

    忽然感觉被她吃得死死的。

    *

    七点之前,墨上筠洗了个澡,换上了新的作训服以及鞋袜,穿戴整齐、不损军人形象后,才去食堂吃饭。

    吃饭的时候,她将名单交给了涂生,叫上未确定意图的娄兰甜,然后约定七点半开会。

    想要来的参观教官,随意,她办公室的门随时打开。

    七点半。

    墨上筠办公室。

    墨上筠进门的时候,办公室里已经站了不少人。

    涂生、娄兰甜、季若楠、段子慕、仲天皓,以及澎于秋和牧程。

    共计七人。

    她再一进门后,办公室顿时显得拥挤起来。

    墨上筠视线一扫,落到娄兰甜身上。

    娄兰甜昂首挺胸,神情平静,毫无心虚神情。被一群人围着,也未有紧张慌乱之意。

    “都齐了?”墨上筠扬了扬眉,一路穿过人群,走到办公室,随后将手中的名单往自己桌面一拍,她一转身,看向在场所有人,“你们问,我的人,我不参与。”

    她这一开口,让有些担心她会偏心的人,就此松了口气。

    涂生仔细盯了她两眼,完全看不透她的心思。

    基本上,所有能来的教官,都到场了。

    万一真的是娄兰甜呢?

    她这一出声,是想先把自己洗干净吗?

    心思收敛,涂生反正有摸不透墨上筠的想法,而身为这件事负责人之一,他第一个站了出来。

    他上前一步,走至娄兰甜跟前,一字一顿地问:“娄兰甜,昨天中午,你来宿办楼做什么?”

    娄兰甜挺直腰杆,直视着他的视线,“给墨教官送b组资料。”

    涂生一愣,跟其他教官一眼,皆是朝墨上筠看去,“有这回事儿?”

    墨上筠手一抬,将桌面摆放的一份资料拿出来,继而递给涂生。

    抬眼,墨上筠看着娄兰甜,“我让唐诗负责的。”

    娄兰甜站得端正,语气顿时加重,“报告!唐诗为了赶这份资料,昨天上午没怎么休息,所以由我来转交给您!不过,当时您并不在办公室,我只能放到您的办公桌上。”

    “嗯。”

    墨上筠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娄兰甜的说辞。

    “什么资料?”仲天皓冷着脸,朝盯着资料、迟迟没开口说话的涂生问道。

    “这个。”

    涂生摸了摸鼻子,有点儿汗颜。

    见涂生犹犹豫豫的模样,仲天皓拧了拧眉,直接走过来,将涂生手中的资料拿过来。

    他刚一翻开,就听到墨上筠懒懒的声音,“b组所有人的缺点。”

    ------题外话------

    有木有想要二更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