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34、司笙姐姐更像岑阿姨亲生的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岑沚和墨上筠一前一后地进了门。

    开关门的动作,将正在整理商品的老板吸引过来,朝门口看了一眼,就立即露出欢喜的笑容。

    墨上筠不动声色地看了那人几眼。

    中年人,五十岁左右的模样,光头,络腮胡子,有点儿发福,稍胖,身材魁梧,走路生风。

    见到岑沚,他神情顿时多出几许恭敬,喊道:“岑姐。”

    话音一落,人已经走近,就在前方停了下来。

    很快,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儿不知从哪儿冒出来,踩着宽大的拖鞋,哒哒哒地跑到老板身后,探出头来,眨着黑漆漆的眼珠子看着岑沚和墨上筠。

    “这位是”老板显然发现了墨上筠的存在,笑着朝岑沚发出疑惑。

    “我女儿。”岑沚简单明了地介绍道。

    却,连名字都没说。

    “咦?”还不等错愕的老板发问,老板身后的小男孩就钻出来,眨巴着眼盯着墨上筠打量,声音清脆响亮,“她不是司笙姐姐吧?”

    “是司笙的妹”说到这儿,中年人注意到墨上筠的领章,不自觉改口道,“姐姐?”

    司笙?

    帽檐下,墨上筠轻轻蹙眉。

    这都哪儿跟哪儿。

    “亲生的。”岑沚扫了墨上筠一眼,又补充道,“她叫墨上筠。”

    “岑阿姨,司笙姐姐不是你亲生的吗?”小男孩问,眼睛单纯而好奇。

    “不是。”

    “真可惜,如果司笙姐姐是您亲生的就好了。”小男孩露出苦恼的表情,看着墨上筠摇了摇头,“这位姐姐不太好。”

    小男孩一本正经的说完,还没等他继续发表意见,就直接被识趣的老板拎到身后去了。同时,还略带抱歉地看了墨上筠一眼。

    分明是岑沚亲生的,结果被说别人更适合当岑沚的女儿,搁谁,谁心里都会不舒服。

    然而,墨上筠并没有他担心的不爽或黑脸,朝他耸了耸肩,表示无所谓。

    童言无忌嘛

    她还觉得这小男孩儿不太好呢,只是过了说出来的年龄罢了。

    “岑姐,人在这边。”

    感觉到岑沚那略带凉意的视线,老板连忙转移话题,只求这事儿赶紧翻篇。

    他对岑沚的家庭关系一无所知,但任谁这么说自己女儿,哪怕是一个小孩儿,心有不满肯定是正常的。不过跟岑沚认识也不是一两天了,心知她的彪悍性格,自然不敢懈怠。

    “不着急。”

    岑沚懒洋洋出声,话语里带有些许清冷。

    她偏头,朝墨上筠道:“跟我来。”

    耸了耸肩,墨上筠照旧跟在岑沚身后。

    眼看着两人进了后门,老板手心都出汗了,直接将被他拎到后面的小男孩拎出来。

    他弯下腰,指着小男孩,警告道:“听好了,以后不准再说‘司笙姐姐更像岑阿姨亲生的’类似的话,记清楚了吗?”

    “为什么啊?”小男孩眨着大眼睛,委屈巴巴地瞅着他。

    “哪来那么多为什么!”老板拉下脸,眼瞅着怒火就要冒出来了。

    这小男孩是司笙捡来丢他这里的,连带着关在他家里的那俩人,不过那俩人是给岑沚准备的,而这小男孩是暂时丢他家住一段时日的。

    本以为小男孩还算好管一点,也不至于是一烫手山芋,没想也是一麻烦精。

    别人家的孩子,还打不了,简直气人。

    “大叔。”小男孩歪着头想了想,尔后伸出手拉了拉老板的衣摆,认真道,“我说的是事实。司笙姐姐跟岑阿姨可像了,刚刚那个姐姐,不好,跟岑阿姨一点儿都不亲近。”

    “你见过司笙姐姐跟岑阿姨一起?”老板狐疑道。

    “见过啊!就前几天,我在安逸客栈的时候,岑阿姨来找过司笙姐姐。”小男孩肯定地点头,“听说岑阿姨一来安城就来找司笙姐姐了,既然刚刚那个姐姐也在安城,唔,哪个当妈的不是先找亲生女儿的?”

    “”

    老板一时间竟是无言以对。

    好像,这小鬼说的也有道理哦

    若不是现在冒出一个墨上筠来,他还一直觉得岑沚跟司笙才是亲母女呢。

    毕竟那两位前年帮他解决麻烦事儿的时候,无论是作风还是配合度,都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

    岑沚带着墨上筠走过一个小院子,然后来到一个空房间。

    墨上筠不紧不慢跟在后面,一路基本没有出过声。

    事实上,她早忘了怎么跟岑沚、墨沧交流了。

    有事说事,没事儿,她那在陌生人面前都可以有的吊儿郎当劲,也不会展现在他们面前。

    “喏。”

    岑沚转过身,直接跟墨上筠丢来一样物品。

    墨上筠扬眉,随手将其接了过来,两指于空中夹住。

    那是一张照片。

    她眯了眯眼,没有第一时间去看照片,而是看向岑沚。

    这时的岑沚,已经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抬眼对上墨上筠疑惑的视线。

    “司笙拍的,有点眼熟,找你问问。”岑沚解释。

    眼熟?

    墨上筠挑眉,将照片翻过来,低头扫了眼正面。

    这一看,难免愣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