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33、路过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阎家小子,”岑沚懒洋洋地看着阎天邢,声音清凉,平稳之中透露着张扬,“送的刀不错,人嘛……”

    岑沚话语一顿……

    紧随着,打量了阎天邢和季若楠一眼,用不紧不慢的语调补充:“还差点儿。”

    听到这儿故意找茬的话语,墨上筠下意识抬手去摸鼻子,可手伸到一半,才意识到自己戴着头盔,心里叹息一声,墨上筠注意到阎天邢和季若楠似有若无打量的视线,遂大大方方地朝他们摆手,算是打了声招呼。

    随后,放下手。

    阎天邢视线从她身上淡淡扫过,只手放到裤兜里,冷静地朝岑沚问道:“请了几天假?”

    那轻描淡写的口吻,仿佛不过是随意的聊天,从容不迫。

    可,这话语,分明是委婉给了墨上筠“几天”的假期。并且不问缘由,大方的很。

    岑沚冷冷地剜了他一眼。

    倒是挺会做人的。

    不过——

    凉飕飕的视线绕过阎天邢,盯了旁边的季若楠一眼,直至季若楠浑身鸡皮疙瘩起来的时候,才慢悠悠收回视线。

    不讨喜。

    “看情况。”

    清冷地丢下三个字,岑沚话音落却,便再次发动了摩托。

    黑色的摩托,嗖的一下从两人身边疾驰而过,在雨后的夜晚掀起了阵阵寒风。

    两人和摩托车,转瞬间消失于拐角,随着声响远去。

    阎天邢侧过身,只能见到摩托的影子从眼底闪过,随后再见不到痕迹。

    他轻轻眯起眼。

    确实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墨上筠的母亲。而且,是以这样的方式。

    不过,曾一度怀疑墨上筠是领养的或是私生的……眼下,倒是可以确定,墨上筠绝对是岑沚亲生的了。

    “她是……墨上筠的姐姐?”季若楠回过神来,朝阎天邢询问道。

    她还在岑沚那眼神的威压之下没有彻底脱身。

    总觉得身上被无形的压力沉沉的压着,连深吸一口气都为难。

    因其跟墨上筠有几分相似,以及大不了墨上筠多少的年轻容貌,所以才这样猜测,可季若楠又隐隐有些疑惑——

    就算是墨上筠的姐姐,也应当不会有这种骇人的杀伤力和冲击力才对。

    墨上筠是很难搞,没错。气场外放的时候也挺吓人的,可在那个女人面前,存在感生生被拉低不少,看着出奇的……唔,纯良。

    相对而言,毫无杀伤力的那种。

    阎天邢看了她一眼,先前和缓从容的神情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是疏离和冷意,“以后有事,去办公室找我。”

    “……是。”

    季若楠后知后觉地应声。

    她是为了举报信一事特地来找阎天邢的,阎天邢下午出了趟门,她也才刚遇上回来的他,没想,就这么被墨上筠和“她姐”撞上了。

    “还有,注意称呼。”阎天邢语调淡淡道,却夹杂着不容置否的力量。

    话音落却,阎天邢便走了。

    并不在乎季若楠是否应声。

    季若楠站在原地,不由得一愣,看着阎天邢离开的背影,片刻后才反应过来。

    继而,眉目情绪渐渐淡下来,有些自嘲和释然。

    *

    抵达基地大门的时候,岑沚开车的速度减缓不少。

    但,没有停。

    值班人员也没有检查她的证件,甚至连问都没问一声,好像是一见到她,就直接确定了她的身份,开了门。

    墨上筠注意到,岑沚开车出大门的时候,左右两边的军人还朝这边敬了个军礼。

    当下了然。

    定然是她爸、墨沧出马了。

    不然,就算岑沚是她的家属,也没法轻易进出,甚至是接受此等对待。

    心思一转,墨上筠看着前面开车的岑沚。

    岑沚特地来基地找她,而且直接带走,定然不是只有“叙旧”“发扬母爱”那么简单。不过,岑沚能特地揪她出去的次数屈指可数,上一次还是三年前在学校,岑沚路过她所在大学的城市,大半夜的让她翻墙出去陪着打游戏……

    想至此,墨上筠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她抬手搭住岑沚的肩膀,微微向前倾,靠近岑沚的耳边,问:“我们去哪儿?”

    头盔下,岑沚斜了她一眼,没说话。

    墨上筠眉头一抽,“你怎么来的安城?”

    这次,岑沚以极其轻描淡写的口吻回答了她,“路过。”

    墨上筠:“……”

    十有**了。

    墨上筠扶额。

    岑沚在市里的开车速度比较正常,没有在基地那般疯狂,墨上筠坐在后面,吹着冷风,默默地找好位置,让岑沚这个长辈挡风,自己大脑快速转动,思考着岑沚将她拉出来的目的。

    莫约半个小时后。

    岑沚开着车,来到安城比较偏僻的地带。

    在一家小超市前,她将车停了下来。

    “下车。”

    打开挡风镜,岑沚将头盔取下。

    墨上筠下了车,同样摘下头盔,随手将其丢给了岑沚。

    丢出的那一瞬,墨上筠才意识到不对,冷不丁心下一寒,偏头见岑沚接过头盔,且没有任何异样后,才将心思收回。

    岑沚将作训帽还给她,继而拔了钥匙下车。

    墨上筠一言不发地戴好作训帽,抬眼看向身侧的超市。

    得。

    反正不是网吧。

    超市里亮着灯,但门外却挂着“暂停营业”的牌子,岑沚压根没有理会那四个字,直接推门而入。

    墨上筠压了压帽檐,跟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