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26、我家阎爷是狗腿子,服不服?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阎天邢打量着墨上筠,良久。哦亲

    最后,他一字一顿地道:“你知道,跟你一样刚毕业带兵的,这时候想的是什么吗?”

    墨上筠渐渐眯起眼,神情恢复慵懒闲散,她勾唇笑了,“怎么带好兵。”

    “他们焦头烂额。”阎天邢补充。

    “我跟他们不一样,”墨上筠摇了摇头,随后近乎张扬地挑眉,“所以我能在这当教官。”

    “没人能成为你。”阎天邢道,“但这并不代表你需要承担比他们更多的东西。”

    墨上筠耸肩,似是随意聊天,“不是说,能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吗?”

    阎天邢盯着她,随后,近乎无语地问:“你见过我没事找事把一些莫名其妙的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吗?”

    “……”墨上筠一时哑言。

    虽然想说阎天邢不负责任,但一想到阎天邢分内之事素来完成的很好,墨上筠就无法反驳了。

    半响,墨上筠略带探究的眼神扫视着阎天邢,她轻笑,“行,你暂且说服我了。”

    暂且?

    阎天邢勾了勾唇,没有就此追究。

    简单几句话,是不可能说服墨上筠的。

    他不是墨上筠,墨上筠也不是他,于是双方都无法对对方感同身受,能说服的,唯有自己。

    墨上筠拿着筷子,继续吃饭。

    先前还热乎乎的饭菜,经过这么一耽搁,已经凉的差不多了。墨上筠没有耽搁,埋头吃着,连一句话都没再跟阎天邢说。

    一个吃午餐,一个看笔记本,两人安安静静的,气氛倒也和谐。

    直至墨上筠放下筷子。

    有着良好习惯的墨上筠,下意识去收拾桌面的垃圾,可刚伸出手,就被阎天邢个抢先一步。

    不知何时放下笔记本的阎天邢,站起身来,主动将桌面上的饭盒一一收拾。

    墨上筠挑眉,饶有兴致地看着勤快的阎天邢。

    身形往后一倒,身后靠着阎天邢专用的椅子,墨上筠翘起二郎腿,朝阎天邢调侃道:“邢哥,太明显了啊。”

    “还不打算点个头?”阎天邢从善如流地接过话。

    最近对这小混蛋当女儿似的照顾,也没见她一时心软答应从了他。

    墨上筠笑了,“我嘛,爱自由。”

    阎天邢凉飕飕瞧了她一眼,“瞧您这意思,您这一点头,我就得会不厚道地干扰您自由了?”

    墨上筠想了下,随后举起右手,伸出一根食指,左右晃了晃。

    “你们阎家……”

    墨上筠慢条斯理地说出四个字。

    最后,给阎天邢递了个“你懂我懂大家都懂”的眼神。

    阎墨两家,有那么点儿小恩怨。

    墨上筠以前是不知道,对家族那些乱七八糟的关系压根不感兴趣,但稍稍打听一下,也就略知一二了。

    虽未跟家里人证实,可,无论怎么说,恩怨肯定是有的。

    墨沧再三警告她不要跟阎天邢走得太近,阎家那边估计也差不多……

    先拖着吧。

    反正暂且没有找到“必须要跟阎天邢尝试一下”的理由。

    尽管,经过刚刚那番谈话,她是有那么一瞬间,觉得阎天邢这人还行。但她又不是找人生导师,这理由怎么说也不够充分。

    难得听到墨上筠提及“阎家”,阎天邢眉头一动,刚想宽她的心,却听到走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紧随着就是仲天皓的声音在隔壁办公室门口响起——

    “季教官,我觉得你需要给一个解释。”

    墨上筠眼皮子一跳。

    “这事……”墨上筠露出悲天悯人的表情,啧了一声,随后摇了摇头,格外欠扁地拖出一个字,“哟。”

    将她这贼招人嫌、又贼可爱的表情看在眼里,阎天邢嘴角微微一抽。

    收拾好那几个饭盒,阎天邢站直身子,顺手将其丢到垃圾桶里,然后低头俯视着墨上筠,略带警告道:“再卖萌试试?”

    墨上筠一愣,左右看了一眼,确定办公室内只有自己后,狐疑地看向阎天邢,“唔,你说我?”

    “不然?”阎天邢理所当然地反问。

    “……”沉默了下,墨上筠朝他露出一冷笑,“您口味够怪的。”

    “没办法,眼光不行。”阎天邢甚是惋惜。

    墨上筠神情顿时更冷了。

    不过,一想到某人前任季若楠,心里顿时平衡了。

    阎天邢这眼光……确实够不行的。

    倒不是说季若楠多差,而是她至今很难想象,这两人是怎么擦出火花来的。

    连说个话,都得是一板一眼的,客套的打招呼,说话基本都是公务……这两人交往的时候,得是怎样一副渗人的场景?

    ——阎,吃饭了吗?

    ——吃了。

    ——哦。

    ——你呢?

    ——没有。

    墨上筠大致想象了一下,冷不丁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一阵冷汗。

    “在想什么?”阎天邢发现她眼神不对劲,被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只觉得浑身别扭,有冷风从后面嗖嗖的吹过来。

    他这一出声,外面的情况立即大了些。

    人似乎进了门,于是听不到完整的段落,但听声音,不仅是季若楠和仲天皓的,还有牧程等人的声音。

    “出什么事了?”墨上筠在办公椅上坐得舒舒服服的,然后朝阎天邢提议,“您去打听打听?”

    阎天邢低眉看她,只手放到裤兜里,慢条斯理地问:“加好感度吗?”

    墨上筠仔细思考了下,看在难得有能使唤阎天邢的份上……

    “加。”

    墨上筠斩钉截铁。

    话音刚一落地,阎天邢便转身离开。

    眼见着阎天邢出门,墨上筠耸了耸肩,随后在阎天邢的办公桌上找了一圈,把昨天下午的格斗训练成绩单抽了出来。

    阎天邢做事很有条理,像他这种人,做什么都不会乱,桌上的件夹一个个地摆得整整齐齐,有用的和没用的,什么时候用的,做什么的,标记的清清楚楚。

    墨上筠找到成绩单,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

    本来是怀着些许好奇才看的,但墨上筠这一看完,嘴角边忍不住地抽搐。

    得!

    好个阎王爷。

    在她的格斗训练上,也保持着阎王本色,扣掉的积分,竟然是她平时扣掉的两倍,而且其中还不算上b组的。

    看到那没事找事的扣分理由,墨上筠很是无语。

    格斗训练交给阎天邢之初,什么可能性都想到了,偏偏没有想到扣分这茬儿。

    ——因为预料不到。

    墨上筠伸出手,下意识想去压帽檐,可手指碰了个空后,她才意识到自己没有戴作训帽。

    皱了下眉,墨上筠揉了揉凌乱的碎发,将成绩单往桌上一放,然后便起身去沙发上找作训帽。

    作训帽被她搁到茶几上,走过去,顺手将其拿起来,墨上筠刚戴在头上,就听到门口有动静了。

    阎天邢走了进来。

    并且,身后跟着两人。

    季若楠和仲天皓。

    两人一进门,就见到站在茶几旁的墨上筠,眼神顿时变得诡异起来。

    就算进门时浑身怒火的仲天皓,都因墨上筠的存在,导致怒火稍稍降低了些。

    墨上筠眼皮子一跳,下意识扫了阎天邢的办公桌和办公椅,确定没有留下什么引人遐想的破绽后,才不露痕迹地收回视线。

    “季教官,仲教官。”

    墨上筠眼神严峻地朝两人打了声招呼,丝毫没有先前打探八卦时的欠扁样。

    唔……毕竟能闹到阎天邢办公室来的事,绝非什么小事儿。

    “墨教官,你怎么在这儿?”仲天皓率先发问。

    除去最初那点惊讶,仲天皓的怒火又上来了,连带地殃及了墨上筠。

    墨上筠看了眼季若楠。

    季若楠琢磨了下,给了她一个颇为抱歉的眼神。

    没办法,新教官就是这么严谨一个人,心情不好了就喜欢挑人毛病……

    “她来找我。”阎天邢适时出声,将仲天皓的话接了过去。

    那嗓音里,带着震慑力量,气压倏地低下来。

    那感觉,似是在提醒仲天皓,墨上筠是来找他的,没有跟旁人解释的必要。

    仲天皓遂没说话。

    阎天邢走至办公桌后面,在自己的办公椅上坐下,他抬头,第一时间看向墨上筠。

    “你先坐,事情待会儿再说。”阎天邢别有深意道。

    “是。”

    墨上筠挺直腰杆,铿锵有力地应声。

    这是做给仲天皓看的。

    两人心知肚明,该说的事都说完了,墨上筠留在这里,只是为了听一听这两人之间的事而已。

    两手交叉,阎天邢看向对面二人,懒声道:“说你们的事。”

    ------题外话------

    此章标题=瓶子心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