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24、是你自己滚,还是我帮你?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我是封帆。|”

    话语简单明了,一字一顿,声音染着清冷淡漠。

    还有,些许应付。

    听到声音,已经将对方身份猜的有七八分的墨上筠倒是不觉得意外,抬眼扫向外面的走廊,天色依旧阴沉。

    没有关门,墨上筠大步走向办公桌。

    “我是墨上筠。”

    墨上筠坐回先前的位置,顺手拿了个新的笔记本,然后在笔筒里随便挑了一支签字笔。

    “你能做主吗?”对面直截了当地问,全然没有半分客气。

    签字笔在手里转了一圈,墨上筠如实相告:“……我能转告。”

    封帆沉默了下,然后,他勉强道:“那讲究着讨论吧。”

    “……”

    墨上筠莫名其妙地挑眉。

    刚刚夜千筱做了什么,能让这位勉强同意跟她讨论?

    摸了摸鼻子,墨上筠就当是给封玄华和夜千筱面子,点头道:“行。”

    说话间,墨上筠已经将笔记本打开,笔帽也飞到了一边。

    实话,就演习这事而言,封帆倒真没有应付、勉强。

    两人就非核心内容进行了一番互相确认。

    演习的详细时间、地点等,都能由墨上筠负责商讨、确定。

    这不是一场大型演习,上面安排这一场演习,主要是为了测验一下这三个月的集训成果,他们也只需要看到结果。

    所以,演习完全可以由阎天邢跟蓝军的负责人一起负责。

    而墨上筠身为教官,对集训各项事宜都有所了解,足够将信息跟封帆进行传达,最后确定基本事宜。

    至于具体的规模、蓝军的人数等等,最终还是由阎天邢跟他们沟通。

    毕竟到时候还有带学员的教官参与演习,真正参与其中的教官,是不允许知道具体的演习方案的。

    墨上筠是否参与其中,暂时还没有准确答案,自然只能跟封帆进行一些浅显的沟通。

    说了十来分钟,墨上筠写满了笔记本的一页。

    也讨论的差不多了,墨上筠看了眼墙上钟表上的指针,打算跟封帆结束通话。

    过12点了,再晚些去食堂,怕是吃不到热的饭菜了。

    最近因持续降雨,气温也逐渐降低,刚出锅的饭菜,不一会儿就凉了。

    放下笔,墨上筠刚想出声,但这时却听到那边的动静——

    “砰砰砰——”

    随着一阵敲门声,很快就是一道语速极快的声音,“夜队,封队,你们都在呢。”

    “什么事?”封帆问。

    “队长不是去找大队说要回阮砚的事吗?正好呼延队长带着阮砚过来开会,刚好撞上了。听顾霜说,现场比较惨烈,气氛剑拔弩张,再折腾下去他们估计得打起来,你们要不要去看看?”

    “不去。”

    夜千筱和阮砚几乎是异口同声回答的。

    那人:“……”

    墨上筠摸了摸下巴。

    人,她基本都知道。

    她没记错的话,阮砚跟夜千筱并非一个特战队的,

    夜千筱是煞剑女队的队长,阮砚来自于刚成立两年的飞鹰特战队,不过在飞鹰特战队成立之前,阮砚是煞剑的。甚至连飞鹰特战队的队长呼延翊,都是原煞剑特战队的副队长。

    这些信息是从阎天邢那里打听到的。

    不过墨上筠还从夜千筱那里了解到,阮砚是煞剑男队队长赫连长葑“借”给飞鹰特战队队长呼延翊的,据说过一年,等飞鹰特战队初具规模后,就让阮砚回到原部队——煞剑。似乎是呼延翊耍赖,不肯还,所以阮砚才一直待下去。

    阮砚这人随遇而安,由前任队长和现任队长互相争执,自己这个当事人倒是一点儿都不插手。

    没想,这些原本不过是“听说”的事情,通过这么一通电话,却忽然拉近了不少距离,有点儿真实感。

    想到这儿,先前那个冒失前来汇报的,不死心地再次询问——

    “这都火烧眉毛了,两位真不管一管?”

    “没空。”封帆简单回答。

    “我也忙。”夜千筱不紧不慢道。

    “得了吧,这批新兵都快到尾声了,什么事都有顾霜和易粒粒帮你们做,你们昨个儿不是还闲的打算来一番加练吗?”

    “……”

    两人默契地没有回答他。

    空气顿时陷入诡异的沉默中。

    那人哑言片刻,想着话题扯远了,于是近乎无语地劝说,“那什么,夜队,赫连队长可是您唯一的老公……”

    “唔。是你自己滚,还是我帮你?”

    充斥着威胁的声音里,伴随着纸张在空中呼呼刮起的动静,那人的说话声立即安静下来。

    但,不一会儿,又分外欠扁道:“夜队,这一批新兵就算成绩不好,你也不能把他们的成绩单随便乱丢啊。队长还没回来看一眼呢,是吧?”

    封帆凉飕飕地提醒他,“陆哥,收起你那张幸灾乐祸的脸,说的话比较容易让人信服。”

    那人怕是理亏,没找到合适反击的话语,最后默默地将夜千筱丢的纸张一一捡了起来。

    他朝封帆走近了些,压低了声音,可话语还是通过免提的电话清楚地传来——

    “封帆,你不是跟小阮关系不错吗,要不你出马去劝一劝,我估摸着他那傲娇的性子,你就低个头、服个软,他准保答应你。”

    墨上筠不自觉地摸了摸耳朵。

    非礼勿……听。

    怎么感觉,哪儿怪怪的。

    冷不丁生出了点八卦之心,墨上筠本想继续一声不吭地听下去,电话那边倏地传来一些比较暴力血腥的动静。

    墨上筠眉头挑了挑。

    看样子,是没法儿“偷”听下去了。

    墨上筠微微叹了口气。

    签字笔被她丢回笔筒里,尔后,她将笔记本合了起来。

    这时,只见门口有影子一晃,墨上筠下意识抬眼看去,赫然见到阎天邢出现于门口的身影。

    墨上筠一顿,刚想着跟他说这一通电话,可就在这个时候,电话那边安静下来,随后就是封帆的声音——

    “还有别的问题吗?”

    闻声,墨上筠沉默下来,眼睑一抬,果不其然对上阎天邢颇具杀伤力的眼神。

    墨上筠摸了摸鼻子,随后道:“我们阎教官回来了。”

    “哦,有时间再说。”

    咔擦一声,电话被挂了。

    这下,轮到墨上筠所在的办公室,陷入了相对而言诡异的沉默之中。

    墨上筠抬眼,直视着阎天邢的视线,神情坦然。

    “烧退了?”阎天邢走至对面,问。

    本想跟他叙述电话一事的墨上筠,忽然听到这样的问话,不由得愣了愣。

    随后,她点头,“嗯。”

    “先吃午餐。”

    阎天邢手一抬,将打包带回来的午餐放到桌面。

    “哦。”

    墨上筠一伸手,毫不客气地将那份午餐给拿过来。

    将袋子打开,饭菜一一拿出来,再将饭盒给掀开,两菜一汤,一份汤单独装着,还有一份热乎乎的米饭。

    在她拿出饭盒的时候,阎天邢将办公桌整理了一下,替她腾出大半个书桌。

    “煞剑的电话,讨论演习事项。”

    吃饭之前,墨上筠将刚用的笔记本拿起来,随手丢给了阎天邢。

    阎天邢抬手,于空中接过。

    他垂下眼帘,扫了墨上筠两眼,然后才打开笔记本,将她刚做的记录大致扫了一眼。

    演习一事,事先收到过煞剑队长赫连长葑的通知,说是会找负责人跟他进行沟通。

    没想到,会是墨上筠接了电话。

    不过,墨上筠做的很完美,以总教官的思维跟对方讨论,笔记标注重点,最后确定的结果都是所有选项中最佳的。

    “谁跟你讨论的?”阎天邢大致浏览完,朝墨上筠问了一句。

    “封帆。”

    墨上筠低头吃着饭,没有遮掩地回答。

    阎天邢眉头一拧,拿笔记本的力道稍稍一重。

    封帆?

    又是他……

    低头,看着埋头吃饭的墨上筠,阎天邢再次问道:“讨论得怎么样?”

    “挺好。”

    墨上筠草草回应,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

    阎天邢脸色微微阴沉,笔记本一放,两只手撑在办公桌桌面。

    “我的教官,看着我。”俯下身,阎天邢靠近墨上筠,不紧不慢地说着,在墨上筠抬眼地瞬间,他对上了墨上筠尤为莫名的眼神,随后,字字顿顿地重复,“讨论得怎么样?”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