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22、阎爷这任劳任怨的小媳妇样儿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上筠放下一句极其嚣张的话,然后以极其嚣张的姿态,走了。就爱上网……

    游念语站定在原地,看着墨上筠远去的背影。

    那一刻,她忽然想起墨上筠刚刚的询问和劝说。

    ——你喜欢部队吗?

    ——喜欢就继续走下去吧,没感觉也没必要背负什么必须走下去,早点儿脱身也好。

    她想,墨上筠说出这一番话,这并不是没有缘由的。

    有关她,游熠会跟墨上筠说什么?

    一个比她年龄小、却少年老成的家伙。

    游念语凝眉沉思。

    *

    特训提前十分钟结束。

    墨上筠整理了下队伍后,宣布她们集体加5分,再因耽误训练扣2分后,就交代唐诗领着队伍回去。

    她留在这里,负责跟友军联系。

    还剩下一些装备,都需要友军负责带回。

    忽略掉友军在对讲机那边的惊愕表现,墨上筠将要说的事情都交代完,然后才往基地走。

    她比b组学员晚半个小时出发,但走了一条比较危险的捷径,所以比b组学员还要提前半个小时抵达基地。

    她回到基地时,正是早上七点半,食堂的学员基本都散光了,见不到什么人,墨上筠就套着一件雨衣来到炊事班的操作间,顺了俩馒头、一杯豆浆后,直接从后门离开,回到宿办楼。

    因为有新教官的命令在,墨上筠直接在路上将馒头和豆浆解决,最后两手空空出现在二楼。

    走到二楼楼梯口时,墨上筠停了一下,犹豫着是去洗澡休息,还是跟阎天邢汇报情况。

    正值犹豫之际,墨上筠忽的听到开门声。

    墨上筠循声看去,一眼就见到从办公室内走出来的阎天邢。

    阎天邢出门,刚打算关门,朝这边扫了一眼,顺利看到墨上筠后,稍作停顿,略带疑惑,“这么早?”

    按照计划的时间,墨上筠最起码八点以后才能抵达。

    墨上筠摸了摸鼻子,“脚程快。”

    顺手将钥匙放到裤兜里,阎天邢打量了眼浑身都是泥泞的墨上筠,猜到了什么,简直又好气又好笑。

    “赶紧回去洗个澡,休息会儿。”阎天邢迎面走过来,朝墨上筠交代道。

    墨上筠眉头微动,一想,便耸肩道:“要不,先汇报一下情况。”

    阎天邢仔细打量了墨上筠一圈,最后果断道,“你去洗澡,我吃早餐。”

    秉着“领导吃饭重要”的原则,墨上筠挑了挑眉,还真踩着军靴上了三楼。

    一直盯着墨上筠身影消失在上面的楼梯,阎天邢确定她没有耍什么花样后,才放心地离开。

    为了跟上头和其他教官解释“b组单独特训的可行性”,阎天邢也没有闲着,花了不少的功夫才将两者说服。

    好歹是结束了,阎天邢总算有功夫吃口饭。

    他去食堂吃了早餐回来,时间刚过九点。

    刚到办公室门口,就见到已经洗完澡、换上一套干净作训服的墨上筠坐在沙发上,她翘着二郎腿,手里端着一杯热茶,正慢条斯理地喝着。

    看着有模有样的,其实刚洗好的短发并未擦干,还有细细的水珠顺着发梢垂落下来,打湿了她的脖颈和衣领。

    阎天邢看着就头大。

    进门,阎天邢顺手关了门,继而走向右侧的柜子,拿出一条干净的毛巾来。

    他径直走到墨上筠跟前。

    正在喝茶暖身子的墨上筠,眼瞅着他停在前面,一动不动的,有些莫名其妙地蹙起眉头。

    一抬眼,赫然发现阎天邢的眉头皱的比她还紧,一张俊美无双的脸上,满是阴沉意味。

    墨上筠眼皮子跳了一下。

    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阎天邢无奈的声音,“墨上筠同志,咱们能不能让人省点心?”

    说话间,阎天邢两只手一抬,将毛巾往墨上筠脑袋上一盖,几乎是将她整张脸都遮掩起来,然后一顿揉搓。

    阎天邢带着点火气,下手不算重,但绝对不轻,隔着毛巾擦拭着墨上筠的短发,一截毛巾刮在墨上筠脸上,连眼睛都睁不开。

    “妈的,你轻点儿。”

    墨上筠抓着茶杯的力道一紧,心想他再来三秒,茶水就全赏他得了。

    不过,也就两秒,阎天邢就将那一截毛巾提了起来,随后继续给她擦头发,力道明显轻了不少。

    一个月前刚剪的头发,这时竟然也长长不少,阎天邢笔直地站着,一点点的擦拭,从头顶到发梢、耳后根、脖颈,毛巾擦过的皮肤,眨眼就红了。

    墨上筠头重的很,忍着没有将茶水泼出去,而是趁着阎天邢伺候的功夫,将茶水慢慢喝完了。

    茶水见底之际,阎天邢这边也擦得差不多了,总算将毛巾收回。

    扫了眼那凌乱的短发,阎天邢一想,又有点儿不忍心,用手指将那还有点湿的短发一点点的理顺。

    手指触碰到头皮、额头,比意料中要高一点儿的温度,阎天邢顿时一愣。

    低头,仔细打量着墨上筠。

    漆黑柔顺的短发衬托下,墨上筠那张小脸尤为白皙、漂亮,可白嫩的皮肤却透露出些许异常的红色,秀眉不经然间蹙起,眼帘半垂着,神情摆明了心不在焉,未曾发现阎天邢的异样。

    “小能耐,还精神吧?”阎天邢试探性地问。

    “嗯?”

    闻声,墨上筠不明所以,疑惑地抬眼。

    阎天邢当即气的咬牙,手一抬,没好气地在她脑门上拍了下。

    力道很轻,却险些被灼伤。

    阎天邢气得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下巴一抬,低头直视着她的眼睛,话语里夹杂着明显可见的怒火,“您发烧了,您自个儿知道吗?”

    被这么一质问,墨上筠颇为不爽的皱起眉,手一抬,将他捏着下巴的手给拍开,继而往后一倒,靠在了沙发上,同时也跟阎天邢拉开一定距离。

    “睡一觉就行。”墨上筠闲闲地说着。

    外面光线太暗,办公室内亮着灯光,可阎天邢站在她跟前,阴影一洒落下来,将她的身形全然遮挡住。

    她抬起眼,凌乱的发丝有些许洒落于额头,甚至遮掩了眉目。

    “坐吧。”墨上筠朝一侧的单人沙发看了眼,在阎天邢愈发暴躁之际,又慢悠悠地补充道,“我挺累的,就不请你坐了。”

    阎天邢身形顿时一僵。

    这女人,到死都是倔死的,天塌了都不给你露出半点软弱。

    可是,那不经然间的示弱,就能让你一颗心,一瞬间软的一塌糊涂。

    丁点儿怒火都提不起来,因她对自己毫不在乎的怒火,莫名转化为满腔的担忧和心疼。

    也是奇了怪了。

    停顿了下,阎天邢抬起右手,微微俯身,放到了墨上筠头顶,轻轻揉了揉。

    墨上筠嫌弃的视线全程盯着他。

    诡异地觉得她那转悠的眼珠子有点萌,阎天邢不自觉地勾了勾唇,“行了。事情晚点儿再说,先好好休息。”

    说着,阎天邢转过身。

    “阎天邢。”

    墨上筠叫住他。

    阎天邢回头之际,见到墨上筠撇嘴的小动作,皱着眉头抬手去理自己的头发。

    见他回过身,墨上筠抬了抬眼睑,黝黑的眼眸里露出几许警告:“以后别碰我头发。”

    “……”

    看了她片刻,阎天邢一言不发地转过身。

    没忍住,笑了。

    她要是平常时候,那眼神确实有点儿杀伤力,可搁到现在……怎么看怎么可爱。

    为了不伤她自尊心,阎天邢只得背过身了。

    然而,就算他没有在墨上筠跟前笑,墨上筠只看到他的背影,就能猜到什么。

    墨上筠脾气再好,这时候也很恼火了。

    好在阎天邢并没有招惹她,很快走向了办公桌,从一侧的柜子里找到医药箱,拿了两粒感冒药出来,又去给墨上筠倒了一杯热水,然后再次走至墨上筠跟前。

    “吃了。”

    阎天邢将感冒药和水都递到墨上筠面前。

    墨上筠盯了他两眼。

    这任劳任怨的小媳妇样,总归是让人很难生气的……

    于是,墨上筠坦然结果水和药,并且象征性地道谢:“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