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21、为什么没参加我爸的葬礼?【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游念语……

    墨上筠没有偏头去看她,可那极有标志性的声音,却让她脑海里直接浮现出这三个字。

    “有事?”

    墨上筠没有去看她,神情淡淡地看着前方。

    游念语站在一侧,看着闲闲坐在石块上的墨上筠。

    她坐姿很懒散,右腿弯曲,左腿垂落下来,宽大的雨衣将她浑身包裹其中,清晨的风很冷,从身后袭来,雨衣被吹得晃动,可坐于石块上的墨上筠却岿然不动。

    雨衣连带的帽子遮掩了墨上筠的脸,看不清她的容貌、神情,甚至感知不到她的任何情绪。

    只是,不知为何能感觉到她浑身的清冷和悲凉,只看一眼,胸腔就被一种不明意味的情绪充斥着。

    天地茫茫,她远离了人群的喧嚣,风雨从她周身刮过,将其笼罩,却出奇的平静。

    游念语微微抿唇。

    片刻,她道:“问你个事。”

    “问。”

    墨上筠直接应声。

    轻轻拧眉,游念语看着墨上筠的侧影,后面微弱的灯光斜射过来,她看到墨上筠身影轮廓笼的那层淡淡光晕。

    莫名其妙的,如针锋利的怨恨没有化作言语,游念语眉头渐渐放松下来。

    游念语转过身,背后依靠着那块石头,她抬眼,看向那群跟打了鸡血似的咬着牙做最后努力的学员们。

    热闹得很,跟这里截然相反。

    “为什么没来参加我爸的葬礼?”游念语一字一顿地问,声音压得很低,字字染着这清晨的寒意。

    墨上筠一怔。

    眉头一皱,下一刻,似是明白过来。

    眯眼看向前方,墨上筠听到自己的声音,夹杂着连她都未曾察觉的释然,“我不知道。”

    哦,不知道。

    顿了顿,游念语问:“当时你在哪儿?”

    “医院。”

    墨上筠简洁回答。

    她其实也没有那么多秘密。

    那些可以知道的人,一问,她就说了。

    气氛忽然陷入沉默中。

    游念语很久都没有开口说话。

    远处有人喊她们,谁也没有回答,甚至都没动弹一下。

    风吹过,雨水刮到脸上,冷得很。

    一整晚都没有好好休息,非铁打的身体,哪哪儿都觉得不对劲、不舒服。

    过了好一会儿,游念语想,就算墨上筠有充分的理由,她还是很难喜欢上墨上筠的。

    因为……墨上筠没有情绪。

    身处其中,没有情绪的人,要么是生性凉薄,对人对物没什么感情,要么是人早已想得透透的了,站在高处俯视你,觉得你所有的言语行为都是个笑话。

    不管是哪一种,游念语都不喜欢。

    “你说我爸不希望我当兵。”游念语倏地道。

    “嗯。”墨上筠淡淡应声。

    眉头紧紧皱起,游念语眼底浮现出复杂情绪,她垂落的双手握成拳头,“为什么?”

    “唔。”墨上筠终于偏过头,看了眼游念语的后脑袋,眉头微动,她仔细想了想,最后道,“忘了。”

    “你——”

    游念语怒从心起,一转身,略微恼火地盯着墨上筠。

    忘了?!

    话题是墨上筠最初挑起来的,也是她主动转告的,现在问及,她竟然会给忘了?!

    然,在她怒火中烧之际,墨上筠却扬了扬眉,笑了。

    她微微低下头,看着游念语的眼睛,饶有兴致地问:“你喜欢部队吗?”

    “……”游念语沉默了。

    喜欢吗?

    暂且不提。

    光是墨上筠那眉眼染得笑意,以及那似有若无的……疑虑,都让游念语不想回应。

    等了片刻,墨上筠拍了拍手,语调淡淡的,“喜欢就继续走下去吧,没感觉也没必要背负什么必须走下去,早点儿脱身也好。”

    游念语蹙眉,“你这说教的语气,让人挺反感的。”

    论军衔,她跟墨上筠一样;轮年龄,她比墨上筠大一岁。

    可墨上筠说话的时候,却一派老成模样,着实不讨人喜。

    “是么?”

    墨上筠挑眉,眼底笑意更甚。

    在微弱光线的折射下,幽深眸底闪烁着摄人光芒,如浩瀚星辰。

    笑的那样软,不见丝毫锋芒。

    游念语愣住了。

    “论辈分,我是得叫你一声姐。”墨上筠耸了耸肩,手掌往石块上一撑,她倏地从上面一跃而下。

    游念语眼皮子一跳,随后,就见墨上筠稳稳地落到她跟前。

    很快,她听到墨上筠用十分张扬欠扁的口吻道:“不过,想听这一声姐,等集训结束吧。”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和话语,让游念语有点懵,凝眉间,墨上筠已然转过身。

    “等一下。”游念语叫住她。

    墨上筠步伐一顿,侧身看她。

    “为什么把b组带来抗洪?”游念语沉声问。

    她不是新兵,也是做过副连长、带过兵的人。

    她知道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将手下一批人带来抗洪需要承担多大的风险。

    尤其,还是在集训期间。

    这绝不是总教官的命令,不然所有学员都会来参与抗洪行动。

    单独拎一支队伍来,墨上筠得费多少功夫,才能让总教官答应,然后还得费不少心思将这些人带出来、带回去。

    下雨导致的洪灾,是大范围的,墨上筠带的这一支队伍,也只保护了这一片的庄稼……就算她们没有来,一样会有别的部队行动,最终达到一样的效果。

    可以说,墨上筠的这番举动,是得不偿失的。

    墨上筠只手放到裤兜里,另一只手抬起,将帽檐抬了抬,眉目在光线下显得无比柔软,她肆意勾唇,不紧不慢道:“我的兵,不该只在训练场训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