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19、看到墨教官,就特有安全感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在学员们闭上嘴巴后,墨上筠简单明了地介绍了一下这次的特殊训练……

    一、这只是训练,不是任务。训练是集训营决定的,而非军区给予的命令。也就是说,就算她们圆满完成了训练,也不会有人嘉奖她们。

    二、在明天早晨6点前,她们必须撤离。巩固好提防,每个人加5分;没有巩固好,每人扣2分,剩下巩固的任务会有其他部队来完成。不管是否巩固好,必须扣掉不参与训练的2分。

    三、每人都有口粮,也有齐全的装备。所以必须尽量避免跟附近村民接触,更不允许接受村民的东西,哪怕是村民赠与的。

    四、所有跟身份有关的东西全部摘除,脸上涂抹军用油彩,不能被人认出身份、容貌。

    五、她们没有退缩的权利。

    以上。

    墨上筠说完,没有给予她们发问的权利,便直接带她们去附近领取装备。

    所有的装备都是友军在两个小时前送达的。

    包括每个人的口粮、照明设备,以及在抗洪过程中所使用的工具等等。

    天色暗的越来越快了。

    “墨教官,只有我们参与这次抗洪吗?”

    梁之琼将自己脸上抹好军用油彩,黑不溜秋地凑到了墨上筠身边。

    “这是特训。”墨上筠直视前方,连个眼神都没给她。

    “只有我们有这次特训?”梁之琼改口问。

    “不然?”墨上筠反问。

    只有b组跑出来了,这一事还用得着问吗?

    这时,唐诗凑到墨上筠另一边,有点担忧地问她,“墨教官,那您冒了很大的风险吧?”

    墨上筠眉头微微一抽,直接放话:“再围着我转,扣分。”

    唐诗和梁之琼闻声,不约而同地往后退了一步,然后从墨上筠背后交换了下眼神。

    要是以前,她们肯定是觉得墨上筠这话百分百是真的,但现在,她们只觉得自己猜测的“墨上筠毛很大风险”才是真的……

    墨上筠不正面回答你的时候,要么就是她不想告诉你,要么就是你说的十有**是正确的。

    两人并不戳破墨上筠,以免让墨上筠真的盯上她们,两人就此默契地退开了。

    *

    当所有人都拿好自己装备时,墨上筠再次召集她们,询问了下这一批人里是否有抗洪经验的。

    结果是,一个没有。

    墨上筠只得认命,亲力亲为,教她们如何加固堤坝。

    砂、碎石、编织袋、挖抬工具等,都已准备就绪,墨上筠被人围了两圈,给她们演示将碎石装入编织袋的过程以及扎袋方式,最后将她们需要巩固堤坝的防线跟她们讲解清楚。

    这才算了事。

    “墨教官,您是不是有过经验啊?”

    看着墨上筠熟稔的动作,人群里的345忍不住出声询问。

    墨上筠回过身,在黑暗中准确无误地找到345的身影,最后以极其嚣张的方式挑了挑眉,“这需要经验?”

    345:“……”

    奶奶个熊,这种时候还得打击她们。

    拍了拍手,墨上筠直接道:“赶紧的,各自分工行动。”

    “是!”

    大雨中,所有学员齐声喊道。

    墨上筠摸着左耳,走出了人群的包围圈。

    她将所有照明灯都被打开,照亮她们的工作范围,然后走进人群里,对她们的行动开始进行纠正和指导。

    最开始行动,总有人不会第一时间上手,这需要墨上筠耗费心思去指正。

    不过,怎么着都是各部队选拔出来的尖兵,这点小事儿都学不会的话,也用不着继续待下去了,没多久,每个人都上了手,并且互相之间赔偿出一定默契,大大缩减了单人作战所费的时间。

    晚上八点到九点,一个小时内,所有人分成三批吃饭。

    墨上筠坐在一块石头上,手里拿着跟她们一样的干粮,将就解决。

    “诶。”

    身后,有人拎着干粮爬上来。

    话音一落,那人就来到墨上筠身边,大大方方坐下。

    墨上筠斜了自觉坐于一旁的梁之琼一眼。

    “有事?”墨上筠挑眉。

    梁之琼慢慢喝了口水,才道:“想采访你。”

    “拒绝。”墨上筠收回视线,继续咬了口军用压缩饼干。

    味道还行,就是太干了。

    她也喝了口水。

    “你这是拒绝跟我们交流。”梁之琼义正言辞道,“拒绝交流的教官,不是好教官。”

    “谁教你的?”墨上筠皱了皱眉。

    梁之琼眼珠子一转,肯定道:“您呐!”

    “……”

    墨上筠甩了她一冷眼。

    近来,梁之琼这么张扬跋扈的人,老是跟燕归、唐诗、沈芊芊等人混在一起,嘴皮子都利索了不少。

    “我觉得挺苦的。”梁之琼往嘴里塞了口压缩饼干,皱着眉头嚼了嚼,过了好一会儿才咽下去,她朝墨上筠晃了下压缩饼干,“这吃的是什么?我们做这些事,又没人看到,一句感谢都得不到,顶多拿几个积分,有意义吗?”

    墨上筠顿了顿,“你觉得没意义?”

    “哪来的意义?”梁之琼眉头拧的紧紧的。

    她是真想不通。

    在家好端端的大小姐日子不过,在原部队那轻松的训练日子不过,自己非得跑到集训营来受这种苦。

    在集训营特训,其实还可以接受。

    但墨上筠执意让她们这一个小组跑到这儿来,做一些无名英雄才会做的事,她就真的想不通了。

    凭什么啊?

    在家里爹疼娘爱,啥活儿都不让她干,凭啥她要来挖土做苦力啊?

    而且,这种光明正大的好事儿,她还得藏着掖着做。

    亏的她现在心态好,这事儿要是搁在一俩个月前,她非得跟墨上筠打一架然后拿包袱走人不可。

    奉献也不是这么回事儿吧?

    “就眼下,帮村民保护庄稼。”墨上筠晃了晃手中的半瓶水,视线透过那晃悠的水,落到远处翻滚的洪水上,她一字一顿,“不说一年,半年的心血,不是意义吗?”

    梁之琼愣了一下,“但是,这不对。我们没有接到上头的命令是吧,这不是任务,也不是我们的义务。我们做了好事,这些被保护的村民接受了这份从天而降的好意,我们得到了什么?”

    “所以,你不甘心?”墨上筠偏头看她。

    梁之琼避开她黑亮地让人心慌的眼睛,直视前方,嘴里嘟囔道:“不止是我,很多人都不甘心。”

    微顿,她又道:“你可以说这是特训,我们完成了得到积分。但我们没有完成,一样会被扣分。一旦完成不了,我们不仅白白辛苦一场,还要被扣分。我不知道怎么说,反正我觉得这样不行,对我们不公平,你也没办法让我们心服口服。”

    墨上筠总结了下,“你们觉得不甘心,是因为这事对你们不公平?”

    仔细想了想,梁之琼觉得是这个意思,便点了点头,“差不多。”

    “你觉得这个世界公平吗?”墨上筠问。

    “不。”梁之琼摇了摇头,强调道,“但我觉得部队最起码是公平的,这个环境相对单纯,付出和回报也成正比。”

    墨上筠手里依旧拿着那瓶水,手一偏,那瓶水随之倾斜,有水滑向瓶盖方向。

    墨上筠将帽檐往下拉了拉,她侧过头,看着一侧坐着、神情难得正经严肃的梁之琼。

    那一刻,梁之琼看到了她的眼睛。

    她们后方亮着一盏灯,有明亮的光线投射过来,染在墨上筠眸底深处、细长睫毛、眼角眉梢,那光线淡淡的染着光晕,她的眼睛幽深而明亮,却带着深不见底的深邃。

    梁之琼确定那双眼睛里泛着一些她不能理解的情绪。

    但她看不透,她无法理解,那双坚定的眼睛里,究竟是何情绪。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她浑身脏兮兮的藏在草丛里,吃着干巴巴的干粮奢望一点点解渴的水的时候,她再也不去追究那环境很苦很累的时候,她心里只想着如何熬下去的时候,忽然想到这一刻墨上筠的眼神。

    哦……

    有可能,墨上筠这时候是悲伤的。

    为她们之中,某些人那些常人无法想象的将来。

    为她们之中,某些人面对艰难困苦时的坦然。

    以及,她们之中,某些人……必须承受的命运。

    很长一段时间以后,梁之琼才忽然意识到,在很久以前,墨上筠就看到了她们必须经历的蜕变过程。

    那些当初自认为深沉的、难解的问题,于将来的她们,其实是最无关紧要的东西。

    “有时候,回报这种东西……”墨上筠不紧不慢地出声,手中的矿泉水瓶一抬,直接放到了梁之琼的头顶,她盯着梁之琼的眼睛,勾了勾唇,继续道,“得看你觉得值不值。”

    “我觉得做好事不图回报就是一傻子。”梁之琼带着点恶毒心理问,“墨教官,您是吗?”

    墨上筠手一松,看着那个笔直树立在梁之琼头顶的矿泉水瓶,耸肩:“我觉得我不是,但你怎么觉得……”

    墨上筠拍了拍手,站起身。

    她居高临下地丢出两个字,“都行。”

    话音落,她从石块上跳了下去。

    反正她不在乎。

    没得到准确答案的梁之琼,气急,头一动,头顶的矿泉水瓶便砸了下来,她赶忙从空中接住。

    这一接,梁之琼就愣了。

    下意识接住这一瓶水的时候,她在想什么呢?

    好像——

    在想,现在水那么珍贵,绝对不能浪费。

    梁之琼苦恼地皱起眉,抬眼看着墨上筠潇洒离去的方向。

    她怎么会觉得……墨上筠喝过的半瓶水都这么珍贵呢?

    搁在以前,任何人碰过的水,她连看都懒得看一眼,更不用想着喝了。

    想至此,她低下头,仔仔细细看了看自己。

    浑身湿漉漉、脏兮兮的,衣袖、裤脚、军靴,以及雨衣全部沾上了泥泞,自己这模样肯定狼狈不堪。

    梁之琼心一动,有点儿揪起来,但渐渐的,又平静下去。

    如果不静下来去想的话,她甚至都想不起自己在家时是怎样的娇生惯养了……

    *

    跟梁之琼的聊天,丝毫没有影响到墨上筠。

    依旧是监督学员们干活。

    错的地方,她会一一指出来。

    她其实不太骂人,换句话说,她其实压根不会骂人。她不像那几个新教官一样,用羞辱性的词语对她们进行人身攻击、人格攻击,但她总有非常欠扁的方式和言语,顺理成章地激发她们的热血激情。

    很多时候,只要她站在那里,所有目光都会不自觉向她聚集。

    她们会担心她盯着自己而努力完成训练,她们也会担心她不盯着自己而更努力完成训练。

    墨上筠总是让她们矛盾万分,一方面想要接近这个神秘莫测的教官,一方面又恨不得让这个欠扁的教官好瞧。

    在浑身被雨水和汗水打湿的时候,梁之琼累的气喘吁吁之际,抽空张望了一圈,顺利找到了游离于人群的墨上筠。

    “之琼。”身边的唐诗忽然喊了梁之琼一声,然后低声询问,“你有没有发现,我们随时能看到墨教官。而且,有个很奇怪的事。我啊,只要一看到她,就特安心,特有安全感。”

    ------题外话------

    瓶子回来了。

    1、隔壁《军门暖婚之封少拐妻》今日更新了番外,昨天数了数,番外十多个,计划每周一个,年底撸完。番外不是连载一起的,是单章的小故事,各位可以挑感兴趣的故事看。

    2、先前承诺群内番外也在进行中,撸完会一次性上传到群里的。

    3、会加油更新的,妹纸们姐姐们不要催哦,么么扎。对有什么意见可以提,不过最好不要抱怨啦,不然瓶子会有点不高兴。瓶子的不高兴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沮丧,然后去思考人生……这是一个很艰难很复杂的过程……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