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11、这算不算,教官失职?【四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第一轮的射击训练很快开始。

    墨上筠倒也不止观察沈芊芊,所有女学员以及眼熟的男学员,她都观察了下成绩。

    如她所想,观看的过程很无聊,也没人突飞猛进、表现惊人,基本都是普通的表现。

    第一轮,沈芊芊成绩居低。

    跟其他发挥失常的学员站在一起,被仲天皓骂得个狗血喷头。

    第二轮,沈芊芊成绩依旧。

    仲天皓骂的更狠了些。

    第三轮,沈芊芊保持平稳,成绩比前两次好了点儿,但依旧没有达到真实水平。

    仲天皓骂的嗓子都哑了。

    墨上筠全程观看,最后看到沈芊芊沮丧地走进队伍时,慢条斯理地摸了摸鼻子。

    三轮射击全部结束后,段子慕整理了下队伍,再对这次训练做了下总结后,便功成身退,将队伍交给了仲天皓。

    见到这一幕,季若楠和澎于秋对视一眼,皆是有些疑惑。

    不对劲啊。

    以前都是直接解散的,从未有过段子慕将队伍交给他人的先例。

    “又来了。”

    澎于秋耸了耸肩,神情甚是无奈。

    段子慕径直朝他们这边走来。

    “段教官,怎么回事儿?”季若楠第一时间朝段子慕发问。

    段子慕看向这边,平静解释道:“不合格的打扫卫生。”

    “……哦。”季若楠松了口气。

    还好只是打扫卫生,如果新教官真的又来什么花样,那就头疼了。

    墨上筠眉头微动。

    与此同时,室内所有人都听到仲天皓的声音——

    “三轮射击,只要有一轮不及格的,全部留下来。其他人解散。”

    学员内顿时一阵骚乱。

    墨上筠看到段子慕从身前走过,一挑眉,不由得出声,“段教官,你去哪儿?”

    闻声,段子慕在步伐停下,偏头朝墨上筠看了眼,简洁地回答:“食堂。”

    墨上筠眯眼轻笑,“这是你的主场,就这么走了,不太好吧?”

    “我的任务结束了,现在是吃饭时间。”段子慕不紧不慢地回答,一说完,又往后退了一步,侧面正对着墨上筠,他轻轻扬起眉头,笑道,“当然,如果你有事想留我的话,可以直说。”

    “站一边去。”墨上筠朝他丢了个冷眼。

    “行。”

    段子慕麻利儿应声,还真就从墨上筠身前走过,站到了一边。

    两侧,季若楠和澎于秋皆是疑惑地看着两人。

    这两人……感觉关系怪怪的。

    室内,仲天皓举着扩音喇叭,将所有不合格的学员都批评了一通。

    那种很熟悉的批评,就连站在一侧的墨上筠等人,都不自觉地挺直了腰杆,有种自己当新兵时被教育的错觉。

    仲天皓足足批评了十分钟,才让学员们去整理器材、收拾卫生。

    学员们灰头土脸地去做事。

    这边的学员一散开,就剩下几个没事做的教官了。

    “四位,怎么还没走啊?”

    涂生朝墨上筠四人走了过来,笑嘻嘻地朝他们摆手。

    “想学习一下你们的带兵方式。”墨上筠悠悠然地接过话。

    涂生一顿,听出了墨上筠话语里的讽刺,面上却笑眯眯地接过话,“客气,太客气了。”

    “应该的。”墨上筠似笑非笑地道。

    “那学到什么没有?”涂生呵呵一笑。

    墨上筠装模作样的想了想,继而问:“学会怎么骂人,算吗?”

    涂生:“……”

    就知道墨上筠没安好心,顺着她的话一讲下去,就搞得他们这仨新教官除了骂人,别的什么都不会似的。

    澎于秋和季若楠都忍不住笑,偏偏还得强忍着,实在是憋得很。

    “那什么,我就先走了。”澎于秋赶紧说了声,提前撤离。

    “我也得走了。”

    季若楠紧接着说道,跟着澎于秋一起撤离。

    一转眼的功夫,就剩下神情懒散的墨上筠、面上带笑的段子慕,以及皮笑肉不笑的涂生。

    三人在原地僵持了片刻。

    最后,还是涂生主动开口朝他们问道:“二位……还有什么事吗?”

    墨上筠眼睑一掀,“看看。”

    得!

    看看,就看看。

    反正也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由得他们看呗!

    涂生心里嘀咕着,转身撤离。

    也不知怎么的,牧程和澎于秋这二人好应付,其他教官也不觉得应对有问题,只有在墨上筠面前,两人反正心知肚明的作对,倒是半点儿客气都没有。

    涂生一走,段子慕也不干站着,直接朝墨上筠问:“说吧,什么事?”

    “嗯?”偏了偏头,墨上筠稍作沉思后,才道,“找你帮个忙。”

    “说。”

    段子慕倒是极其爽快。

    “花点时间,克服一下沈芊芊的问题。”墨上筠道。

    微微一顿,段子慕蹙眉,“这不归我管。”

    谁知道沈芊芊的问题根源在哪儿,他只负责射击训练,这种个人问题他不可能一一管过来……反正他一贯不负责。

    墨上筠眯了眯眼,慢条斯理地将沈芊芊的问题跟段子慕说了一遍。

    最后,她笑问:“这算不算,教官失职?”

    段子慕看着她,将那番坑人的神态清晰地映入眼帘。

    墨上筠的隐藏含义是:这事若告知阎天邢,阎天邢会不会判他个失职?

    ……呵呵。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