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09、你的兵被欺负的有些惨【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牧程没有推开门,就这么被墨上筠一句话给骗走了。

    阎天邢也非常合作,虽然听出来牧程那边有急事,但还是一声不吭地等着牧程离开。

    等牧程的脚步声远了后,阎天邢才偏过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墨上筠。

    那一瞬间,墨上筠忽然被他盯得浑身发毛。

    果不其然,下一刻,就听到阎天邢贱兮兮的调侃,“怎么,留住我还要用这种谎话吗?”

    墨上筠眯起眼,赏了他一个阴森森的笑容,“没办法,事情还没办完。”

    阎天邢眼睑一抬,泰然自若道:“不准打脸。”

    这欠扁的回应,让墨上筠嘴角一抽,还真想在他那张妖孽脸上狠狠来上一拳。

    不过,为了她的计划,忍了。

    收了手,墨上筠端正地往自己椅子上一坐,随后道:“这一周持续降雨,附近有条河,肯定涨水。”

    说到这儿,墨上筠故意停顿了下,观察着阎天邢的表情。

    很遗憾,阎天邢这只狐狸脸上,看不到任何别的表情。

    倒是像在认真聆听的样子。

    “然后?”阎天邢适时丢给她两个字。

    “有一项临时的训练,希望你能签个字。”

    墨上筠伸出手指,敲了敲桌上的文件夹。

    “行。”阎天邢不假思索地应声。

    “不看看?”

    墨上筠挑眉。

    阎天邢一脸傲娇,“用不着。”

    墨上筠:“……”

    好家伙,这混蛋当总教官当的,真是越来越不着调了。

    不被审查就被同意计划的墨上筠,颇为不爽的将文件夹丢给了阎天邢。

    阎天邢非常麻利地在她所指的地方签了字。

    *

    晚上,九点。

    墨上筠踩着点,穿着雨衣去训练场逛了一圈。

    如她所想,这一圈,顺利见到了b组学员被折磨得惨不忍睹的身影。

    仲天皓训人确实一点儿都不留情面,而且讲究“团结”二字,就算她们部分人训练结束了,也得站在一旁站军姿,等着其他人训练完才准离开。

    这小雨飘着,冷风吹着,墨上筠优哉游哉地走过去,看着那群狼狈不堪的学员,不知有多拉仇恨值。

    偏偏,这仇恨值拉到一定的程度,b组学员便开始进行自我反省。

    她们怎么就跟墨上筠作对了呢?

    人家a组都跟季教官串通在一起,训练时一条心,坚定不移地跟仲天皓作对。怎么她们到这个时候,就跟墨上筠结仇了?

    这不是傻吗?!

    只要墨上筠一出手,绝对能将仲天皓毙得满地找牙!

    结果——

    她们就这么将如此彪悍的墨上筠给逼走了。

    光是想想,她们就肝疼,她们就泪牛满面,她们就悔不当初。

    奶奶个熊的,当时怎么就一时冲动,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做出这么不符合常理的脑残事出来呢?

    b组学员开始在内心深处进行自我反省。

    同时,对在一旁拉仇恨值的墨上筠,投去求助的视线。

    然,对于那可怜巴巴的求助目光,墨上筠非常满意地选择忽略。

    训练什么的……呵,等她的腰伤好了再说。

    “墨教官!”

    第二次绕圈的时候,季若楠叫住了墨上筠。

    墨上筠抬眼看去,见到刻意离仲天皓稍远地方站着的季若楠,想了想,朝季若楠走了过去。

    刚一走近,左右环顾一圈、查看清楚情况的季若楠,就朝墨上筠发问:“墨教官,你怎么不管训练了?”

    “腰疼。”墨上筠耸肩。

    “闪到腰了?”季若楠垂眼,去看墨上筠的腰。

    唔……作训服加雨衣,什么都看不出来。

    唯一能看出来的是,墨上筠的腰真挺细的。

    “蹭破点皮。”

    墨上筠不痛不痒地回答。

    季若楠:“……”

    这样的理由,她真不知该如何去接话。

    “训练怎么样?”墨上筠主动询问。

    “就那样。”季若楠说着,朝正在站军姿的b组学员扫了眼,尔后压低声音朝墨上筠道,“你不在,你的兵被欺负的有些惨。”

    “哦。”

    墨上筠漫不经意地点头。

    她不在,b组学员还能过得潇洒愉快的话,她岂不是什么作用都没有了?

    b组的惨境她也能预料到。

    季若楠维护着a组,经过下午的一番竞争,仲天皓晚上对a组的关注度肯定会减少,同时基本上会将所有注意力都转移到b组。

    被仲天皓盯上,b组当然得受到点身体和心灵上的冲击。

    季若楠仔细打量了墨上筠一会儿,确定墨上筠没有流露出半点对b组的关心,反而还很乐意看到b组在仲天皓手里吃瘪的模样……

    季若楠嘴角狠狠一抽。

    这下,她是非常肯定,墨上筠爱记仇,并且绝对会抓住机会反击,给人一教训。

    完全不是那种自己默默将恩怨消化掉的那种人。

    “你真打算将b组交给仲教官了?”季若楠不死心地问了最后一次。

    “看情况。”

    墨上筠拍了拍手,无比洒脱地走了。

    季若楠看着墨上筠的背影,不知怎的,觉得头疼得很。

    她怎么就……死心塌地地跟墨上筠统一战线了呢?

    *

    墨上筠没有在训练场待多久。

    男学员的训练没有拖多久,先一步结束解散,墨上筠就跟牧程、澎于秋,以及段子慕三人一起回了。

    石光启和涂生这两个新教官跟他们分开走。

    路上,顺带打听了下,牧程晚上找阎天邢的原因。

    “也没什么,”溜一圈都没找到阎天邢的牧程,在一个多小时候也算是冷静下来,悻悻然道,“本来是想找他告状的,但刚见到阎爷,他已经明确说过了,教官之间的矛盾都由我们处理,他不插手。”

    墨上筠挑了挑眉。

    啧。

    阎天邢这甩手掌柜当的,怕是越来越顺手了。

    “新教官怎么样?”墨上筠顺势问了一句。

    “别提了,”牧程哭丧着脸,摆了摆手,“你是不知道,那个涂生忒狡猾了,私下里接触还觉得人不错,一到训练的时候就占主场,谁的面子都不给,手段也太特么狠了。还有那个石光启,话忒少,行动力比谁都强,训练手段又霸道。要不是阎爷事先发话了,在训练场教官们不准出现矛盾,我这一天非得跟他们吵个十架八架不可。”

    一提到那俩新教官,牧程就止不住的发牢骚。

    一口气列举俩教官特立独行的训练手段,足足有十来条。

    相较于那两个颇有带兵经验的新教官,他们三个简直堪称菜鸟。

    哦,不对,段子慕只是个滥竽充数的,并不跟新教官起冲突,只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儿。

    “听说你们下午跟仲教官对抗了一下?”

    等牧程发完牢骚,澎于秋忽的插口朝墨上筠问道。

    “有吗?”

    墨上筠装作不明所以的样子。

    此人装傻的行为,让牧程和澎于秋互相对视了一眼。

    最后,一致没有就此事多加过问。

    “对了,”牧程露出好奇八卦的喜爱,幸灾乐祸地打探道,“还听说你阴沟翻船,被b组的人给坑了一把?”

    墨上筠笑眯眯的,“那叫受欢迎。”

    牧程:“……”

    澎于秋:“……”

    呕。

    她把人耍了一整个下午,还好意思说自己受欢迎?!

    此人脸皮之厚,他们简直佩服!

    就在空气陷入蜜汁尴尬的时候,毫无存在感的段子慕适时开口,“你没受伤吧?”

    “没有。”

    墨上筠耸了耸肩。

    段子慕仔细打量了墨上筠一番。

    作训服和雨衣将她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就算磕着碰着,也看不出丝毫。

    倏地,墨上筠顿住脚步,偏头看向段子慕,“段教官,明天是不是有射击训练?”

    段子慕一顿,点头,“嗯。”

    当即,墨上筠绕过中间的牧程和澎于秋,径直走至段子慕跟前。

    “有个事想找你商量一下。”墨上筠道。

    牧程和澎于秋狐疑地看着那边。

    而,墨上筠完全没有让他们偷听的意思,跟段子慕低声说了几句,两人就提前一步走了。

    牧程和澎于秋站在原地,互相对视着,神情颇为古怪。

    与此同时——

    宿办楼上。

    二楼某办公室外的走廊上,两道视线朝这边扫了过来,略带审视和不爽地从墨上筠和段子慕身上扫过。

    ------题外话------

    前面一个月不敢求票,既然勤奋起来了,瓶砸就要打劫票票啦。

    有木有票?

    昂~有木有票?

    (~ ̄▽ ̄)~来来来,票票快进墨墨碗里来。

    说爱我,送票票,今天六更必须妥妥的!\(^o^)/~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