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08、墨上筠,哭一下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如果这是褒奖的话,我接受。-”

    墨上筠说的云淡风轻,显然不想就此事跟阎天邢多做解释。

    听得墨上筠那近乎淡漠的回答,阎天邢眼底阴沉怒意更甚。

    褒奖?

    她倒是看得起自己!

    “想多了。”

    阎天邢没好气地吐出三个字,然后拿着红花油的盖子将其盖好。

    明明是很简单的动作,可阎天邢手下的力道很大,手背青筋都爆了出来。

    墨上筠无意间瞥了一眼,那一刻,有种瓶子都会被阎天邢捏碎的错觉。

    想了想,墨上筠转移话题,“我有个事想征求下你的意见。”

    “不同意。”

    阎天邢皱着眉头,连听都不想听一句,直截了当地否决。

    墨上筠无语地看着他,“您这……小气了啊。”

    “我高兴。”

    阎天邢凉飕飕地剜了她一眼。

    话音落却,红花油的瓶子被狠狠地砸在了办公桌桌面。

    扫了眼那可怜的瓶子,墨上筠摸了摸鼻子。

    稍作停顿,墨上筠试探性地问:“要不,给您讲个故事?”

    “说。”

    阎天邢斜眼看她。

    墨上筠指了指靠窗的饮水机,“去倒杯水。”

    阎天邢:“……”

    三秒后,阎天邢站起身,认命地拿走了墨上筠的水杯,去饮水机那边接了杯水。

    回来的时候,虽然颇为暴躁地将其放到墨上筠跟前,可放下的动作却很轻,滴水都未曾洒落出来。

    墨上筠朝一侧的办公椅看了眼。

    阎天邢阴着脸坐下来,余怒未消。

    “喏。”

    墨上筠拾起手机,点开保存的图片,将其丢给了阎天邢。

    阎天邢抬手接过,狐疑地扫了墨上筠一眼后,低头浏览着那12张拼凑在一起的图片。

    “这是司笙画的,怎么样?”

    墨上筠拿起水杯,不紧不慢的喝了口,朝阎天邢抛出个问题。

    阎天邢眉头微动,直白道:“我对她的故事不感兴趣。”

    如果墨上筠只是想以他人的趣事来转移话题,他非得让墨上筠接下来两个月碰不到手机不可。

    墨上筠懒得理他,耸了耸肩,将司笙画图的原因简明扼要地跟阎天邢说了一遍。

    在阎天邢耐着性子听完后,她紧接着问:“知道为什么是五一吗?”

    直觉意识到有猫腻,阎天邢微微眯起眼,“说说。”

    “差不多10年前的五一,我外公给了司笙十块钱,一封信,让她在一周之内将信送到千里之外的朋友那里。”墨上筠说着,喝了口水。

    “结果呢?”阎天邢皱眉。

    一周,十块钱,千里之外。

    司笙跟墨上筠同龄,八年前,也就12、3岁。

    这么小的年龄,让其独自一人走那么远的路,这显然不是一般的长辈能让人做出来的事儿。

    “结果,她一周后回来了。一天内抵达,送了信,玩了五天后,回来。”

    “哪来的钱?”

    阎天邢从善如流地问。

    “去的时候搭了便车,在那边用她的身手赚了点小钱。”墨上筠耸肩,“外公的目的,是为了锻炼她的生存能力。”

    阎天邢似是懂了些什么。

    这是司笙经历过的。

    但是,墨上筠可以说是跟司笙一起长大的。有没有可能,墨上筠也……

    甚至于,更狠?

    顿了顿,阎天邢稍有疑虑地问:“你也经历过?”

    “没有。”墨上筠抬起左手,将作训帽取了下来,随手丢到桌面,随后偏头看向阎天邢,分外坦然,“外公确实想让我一起,但被我师父……也就是游念语的父亲、游熠拒绝了。”

    “为什么?”

    阎天邢有种不祥的预感。

    按照墨上筠现在的能力,这个游熠拒绝,绝对不是觉得危险,而是处于某种不屑和小儿科。

    墨上筠耸肩,如实道:“他看不上。”

    阎天邢的手在不知不觉间收紧,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很沉重,“所以那个五一你是怎么度过的?”

    “负重行军。”

    墨上筠近乎轻描淡写地回答。

    具体的细节,她没有同阎天邢讲,可光是“负重行军”四个字,都足以让阎天邢对其危险程度做出大致的猜测。

    一个人的行军,一个13岁的女生的行军。

    而且,负重。

    光是最简单的行军,每个小时都需走4~5公里,日行程30~40公里。

    那时候的墨上筠,顶多算是个青少年,身体各方面都没有发育完善,体能更不用说。

    阎天邢光是想象一下,就觉得头大。

    她的师父都是神经病!

    能将墨上筠交给那样的师父……墨上筠的长辈,不是一根筋就是缺根筋,简直脑子有问题。

    “故事讲完了。”

    墨上筠拍了拍手,尔后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

    因十年前的五一,两人同病相怜,于是一致认为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后来司笙就选了这一天给墨上筠交差。

    墨上筠很是爽快,对自己曾经所经历的一笔带过,好像在诉说他人的故事一般,不为此带有任何的情绪。

    可,她越是这么淡漠,阎天邢就越是压抑、愤怒。

    一种控制不住的暴躁情绪,在胸腔席卷,然后一点点的吞噬着他引以为豪的自制力。

    “墨上筠。”

    阎天邢低声喊她,声音很轻。

    “嗯?”

    墨上筠疑惑偏头。

    一眼,对上了阎天邢的视线,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和暴躁,她遂顿了顿,象征性地将眉目间那抹随意淡然给收了回来。

    阎天邢盯着她的眼睛,瞳孔幽深不见底,隐匿着难以捉摸的情绪,他一字一顿地出声,“你活成现在这样,简直是个奇迹。”

    墨上筠稍顿,感觉心稍稍往下一沉,似是被戳中了什么,可很快的,那抹异样的情绪又荡然无存。

    她勾了勾唇,眉眼染笑,笑得如同以往般随意而张扬,那淡淡地笑意里还适当地流露出几分受宠若惊。

    她扬眉,“是么?”

    见她这糊弄人的伪装,阎天邢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他咬了咬牙,抬手捏住了墨上筠的下巴,猛地一俯身,两人的距离倏地靠近。

    不到十公分的距离。

    两人的眼睛对视着,那黝黑的瞳孔里,近乎能看到各自的容颜,谁也不容服输的神态。

    半响,阎天邢捏住她下巴的力道稍稍加重,话语里带着几许刻意的调侃,“来,哭一下。”

    “滚。”

    墨上筠扬眉,没好气地将他的手给拍开。

    手刚松开她的下巴,阎天邢就将其放到墨上筠头发上,柔软的发丝,手感非常好,阎天邢不由得揉了揉她的短发,将其揉的乱糟糟的。

    墨上筠眉头微微一动,极力压制住自己的愤怒。

    平常心。

    不跟他计较。

    就当被狗咬了口……

    正在自我催眠的时候,阎天邢又得寸进尺地问:“真不哭?”

    ——擦!

    墨上筠忍无可忍,手肘直接往上一抬,袭向阎天邢摸她头的那只手,狠狠撞击了下后,一个勾拳便朝阎天邢的下巴袭去!

    阎天邢侧过头,险险地避开,那拳头在空中收回,带起阵阵寒风,显然是不遗余力的。

    被那一拳头砸中,没准连下巴都得脱臼。

    墨上筠被惹恼了,连番朝阎天邢发动攻击,招招带着狠厉,虽不至于到十分力,可真中了她的招数,估计也得躺个几天。

    然,两人都坐在椅子上,空间很小,阎天邢只得堪堪躲开。

    就在这时——

    “叩。叩。叩。”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紧随着,是牧程的声音,“队长在吗?”

    趁着墨上筠的注意力被门外的动静转移,阎天邢顺势抓住了墨上筠的右手拳头。

    “用左手,”阎天邢朝墨上筠并未受伤的左手看了眼,分外体贴道,“给你打一拳,消消气。”

    “……”

    墨上筠嘴角微抽。

    妈的,这架势,搞得像她无理取闹一样。

    强忍着怒气,墨上筠将拳头给收回来,随后朝门口方向扫了眼,冷飕飕地出声:“不在。”

    “……哦。”

    牧程不无遗憾地应了一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