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299、墨教官,你这样是不是忒缺德了?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下午,三点。

    雨水渐渐停了,但气温持续降低。

    墨上筠坐在办公室里,看着外面阴沉的天色,慢悠悠地喝着热茶。

    茶是刚泡好的,袅袅水雾从茶杯中升起,窗外有雨后清风徐徐吹拂进来,刚往上空腾起的水雾,被轻易吹散,转眼消失无踪。

    墨上筠喝了口茶。

    这时,门被敲响了两声。

    墨上筠懒洋洋地抬眼,用眼角余光去看站在门外的阎天邢。

    视线刚一跟阎天邢的对上,墨上筠就听到阎天邢调侃的声音,“墨教官,你这样是不是忒缺德了点儿?”

    “跟您比,不是差得远吗?”墨上筠朝阎天邢笑了一下,毫不客气地反驳道。

    阎天邢无奈地耸了耸肩,不可置否。

    “喝吗?”墨上筠举起手中的茶杯,朝阎天邢的方向晃了下,挑眉道,“陈叔找人捎进来的。”

    阎天邢欣然接受邀请。

    进门。

    陈路不喜欢喝茶,据说是在安城偶遇了个老战友,对方强行塞给他的,没有办法只得收下来。前两天,新教官还没来的时候,墨上筠就接到了陈路的电话,说是找人把茶叶捎进来,能喝就喝,不能喝就找个他不知道的方式处理掉。

    正好,今天到了。

    墨上筠自己泡了杯茶,见得阎天邢进来后,将所有的茶叶都抛给了阎天邢。

    自知她不爱喝茶,阎天邢就顺其自然地将茶叶收下了。

    他自觉去泡了杯茶,尔后在墨上筠对面坐了下来。

    “三千字检讨,都写完了?”

    扫了眼墨上筠的桌面,阎天邢饶有兴致地问道。

    有关处罚,墨上筠就算不跟他说,也会有人跟他汇报。

    对于需要训练的学员来说——

    尤其是在昨晚连续不断夜间紧急集合的学员们来说,大部分都难以完成三千字检讨的任务。

    偏偏,摆在墨上筠面前的检讨,整整一摞,应该是都写完了。

    “嗯。”墨上筠轻描淡写道,“你抄我的,我抄你的,糊弄过去了。”

    因为那些人的异样反应,墨上筠回来后闲的没事,就顺手翻了翻。

    不翻还好,一翻,赫然发现所有的检讨都是一个模式。

    包括面对她时问心无愧的唐诗的检讨。

    这小姑娘绝对是一优秀间谍。

    “要罚吗?”阎天邢眯起眼,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不了。”

    反正她跟她们,都是半斤八两,没差的。

    阎天邢笑了。

    果然什么样的教官,带出什么样的兵。

    墨上筠当时00的检讨,估计也是这么糊弄出来的,用词造句的手法虽然很相似,但还是存在一定的差距。

    若不仔细看,绝对发现不出来。

    只能说,墨上筠的手段要比她带的兵要高很多。

    墨上筠跟阎天邢有一茬没一茬地聊了会儿。

    基本都是跟女学员有关的公事。

    不多时,墨上筠手中的茶喝完,她低头看了眼时间,便将茶杯放了下来。

    “该走了。”墨上筠站起身,随手拿起搁置在一边的雨衣,毫不客气地朝阎天邢这个总教官吩咐道,“记得把茶杯洗一下。”

    阎天邢:“”

    “还有。”

    墨上筠走至门口,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停了下来。

    转过身,墨上筠看向阎天邢,带着些许幸灾乐祸地劝慰道:“为了你的人身安全着想,今晚还是找个理由消失吧。”

    阎天邢:“为了我这把老骨头着想,请少闹点事儿。”

    墨上筠摸了摸鼻子,“这您得去跟季教官说。”

    阎天邢嘴角微抽。

    季若楠耍滑头,还不是她带的?

    没理会阎天邢那隐隐带着哀怨的视线,墨上筠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从训练场出发,抵达先前b组所在的集合点,其实有很多路线。

    因为在附近晨练居多,墨上筠对地形很熟,最近的、最便捷的、最远的、最省事的、最艰难的所有路线,她都能找到。

    不到二点半,她就再一次出现于丛林。

    刚走了几分钟,她就发现这帮幼稚的丫头,在短时间内制作了很多显而易见的陷阱。

    她非常好心的,将她们的陷阱改良了一下,希望这些小玩意儿能有点用。

    *

    “靠,一直没发现墨教官的踪迹啊,难不成凭空消失了不成?”

    在一支三人队伍里,有人没好气地嘟囔道。

    “没准藏哪儿呢。”

    “是啊,这里那么大,她随便找个地儿藏起来,我们都很难找到。”

    “不可能,她就比我们提前十分钟,就算她走得再快,也不可能走多远,我们都快把地给翻了,还是没看到她。”

    “再找找吧。”有人劝道。

    最先埋怨的那人沉默了下,最后,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我真怀疑她在耍我们,没准早就离开了。”

    旁边两人对视一眼,直觉意识到这个可能几率为零,于是都默契地没有接过这无厘头的猜想。

    然而,那人也是无意中说出这个想法,打心底觉得这么无耻的行为,墨上筠不可能做出来,于是压根没有在意。

    就在这时——

    “你们就是这么隐蔽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