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297、阎爷:墨上筠,你不要脸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我只需要能活下来的。”

    斩钉截铁的声音,字字飘落于墨上筠耳中。

    墨上筠微顿,探究转变成趣味和试探,眼睛直直地盯着对面的阎天邢。

    眼角眉梢轻轻扬起,眉目间虽说有那么点慵懒闲散,可眼神却很认真,深沉的眸子愈发的琢磨不透。

    看得出,阎天邢并没有敷衍她的意思。

    片刻,墨上筠微微勾唇,“恭喜你,在某个方面说服了我。”

    阎天邢笑了,毫不意外地问:“所以,哪个方面没说服你?”

    “不是每个人都能进特种部队。”墨上筠耸了耸肩,“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当一辈子的兵。”

    对于任何事的观点,只要是合理的,她都能接受。

    如果在最初讨论的时候,墨上筠只局限于两个选择,可阎天邢一回答,就理所当然地将范围扩大化了。

    是的,他可以只需要能活下来的军人。

    因为他身处那样的位置,他在特种部队,也有出实战任务的机会,他会以他那个环境来衡量他所需要的人才。

    作战技能或指挥能力,只不过个门槛,不管他带的兵有那方面的才能,他都不会去在意,因为他只需要“活着回来”这个结果。

    当然,这是以阎天邢的身份和所处环境而定的标准。

    但墨上筠并没有接触过他那样的环境,她在侦察营,接触到的是比寻常军人稍稍厉害那么一点的,他们那些人都很平凡,一个连队上百人里,也就只有少数几个才能有进特种部队的机会,甚至也只是有那么一个机会。

    所以墨上筠考虑的跟阎天邢必须不一样。

    她接触的兵都很年轻,有些比她还要小三四岁,多数观念都是不成熟的,而军营也不过是他们大多数人的一场人生历程,有的不过两年便会结束。

    所以,她希望在那些人在部队里,学到的不仅仅是军事技能,享受的不是两年热血的军旅生涯,还能学到一些思考问题的方式,意识到他们想要什么,他们应当是自己设定目标而前进的,而非他人给他们一个目标,强行让他们冲着那个目标往前冲。

    毕竟,离开部队后,不会有人给他们定目标,他们的人生得由他们自己规划,生活事业都得由他们自己负责。

    “你不需要对他们的未来负责。”阎天邢明白她的意思,平静的语调里没有半分否定,只有些许提醒。

    墨上筠坦然道:“我不对任何人的未来负责。”

    她只是在可以的前提下,做自己能做到的事,并非给自己定了绝对要完成的目标。

    归根究底,一个人如何选择自己的未来,都是他们自己的事。

    只不过,如果能让他们去思考问题、确定目标、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墨上筠还是很乐意帮他们一把的。

    阎天邢勾了勾唇,“请你吃饭。”

    “行。”

    墨上筠爽快地应声。

    话题顺其自然地结束。

    因为身处环境不同,他们都有自己的想法,这想法在短期内是不可能统一的,所以他们只能对自己的观点进行表达、对对方的观点表示理解,但这并不能改变他们的行为和想法。

    所以,仅限于讨论的地步,无需得到最终的结果。

    浪费这么多时间跟阎天邢扯这些问题,墨上筠还真的饿了,跟着阎天邢去食堂开小灶的时候,毫不客气地讹诈了阎天邢一把。

    三荤两素一汤。

    当然,才上了一荤一素,墨上筠就已经将饭吃完了。

    “这么客气?”

    将炊事班班长刚做好的汤端上来时,阎天邢看到墨上筠刚刚放下的空碗,嘴角止不住地抽了抽。

    “好养活。”

    墨上筠随口应付一声,打算起身走人。

    然,阎天邢手一抬,便摁住了墨上筠的肩膀,制止了她起身的动作。

    与此同时,另一只手拿着汤碗,将汤放到了桌上。

    “还有事?”

    墨上筠坐回去,抬头朝阎天邢问道。

    阎天邢顺手将她的作训帽给拉歪了,随后将那一大碗汤推到墨上筠面前,“把汤喝了。”

    一看到那起码一公升的汤,墨上筠眉头一阵抽搐,也懒得理阎天邢弄歪她帽子的事儿,非常客气地道:“饱了。”

    “谁点的?”

    阎天邢好笑地将手放到她头顶,揉了揉。

    墨上筠伸手打开他的手,继而微微眯眼,打量了阎天邢片刻。

    半响,她指了指右手边的座位,“坐。”

    阎天邢微愣,继而坐下。

    这时,墨上筠慢条斯理地拿起勺子,舀了一勺汤,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

    然后,将勺子放下。

    她偏头,一本正经地朝阎天邢道:“喝了。”

    阎天邢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她,确定这无耻不要脸的连半点心虚愧疚感都没有,低头扫了眼自己亲手做的汤。

    最后,阎天邢阴森森地吐出三个字,“赶紧滚。”

    “再会。”

    墨上筠勾唇站起身,两手一抬,将连接着雨衣的雨帽给戴在头上。

    敲得她那坦然自若的模样,连个起身的动作都毫无留恋之意,阎天邢神情愈发地阴沉。

    “对了——”

    走出两步,墨上筠特地停了下来,转过身看向阎天邢,左手抬起来扶正帽檐,“手艺退步,汤太咸了。”

    阎天邢:“”

    *

    下午,一点还差五分钟。

    仲天皓提前抵达训练场。

    然而,迎接他的——

    却让他颇感意外。

    所有女学员,全部整齐划一地排列站好,四个助教,外加墨上筠和季若楠,都已经事先抵达队伍前面。

    淅沥的雨水中,这一群人笔直而立,狂风大作之际,也未曾见分毫的动摇。

    见此架势,仲天皓特地低头看了眼腕表,确定时间还没到一点的集合时间后,心里不仅没有半分欣喜,反倒是忧心忡忡。

    早上和上午,墨上筠和季若楠都没怎么插手他的训练——这情况本来就不对劲。毕竟昨天这两人没少跟他起过冲突。

    按理来说,应该会跟他大闹一场才对。

    对此,他也事先做好了准备,打起精神准备迎接墨上筠和季若楠的反击。

    看样子,反击是要来了。

    轻轻拧眉,仲天皓沉着脸走过去。

    他倒是想看看,这两个女人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仲天皓走近,距离季若楠和墨上筠大概五米左右距离时,两人似乎是发现了他的靠近,皆是默契地回过头来。

    “仲教官,b组的人我就先带走了。”

    停顿几秒,等仲天皓走得更近了些,墨上筠直截了当地开了口。

    冷不丁听到墨上筠的话,仲天皓竟是一时没有回过神来,稍有错愕地看着墨上筠,疑惑问:“带去哪儿?”

    “阎教官没跟你说吗,”墨上筠似是讶然地感慨一声,不遗余力地将阎天邢推上火坑,随后慢悠悠解释道,“下午训练计划有变,b组学员有特殊训练。”

    “什么特殊训练?”仲天皓紧紧皱眉,语气倏地加重,“我什么都不知道!”

    训练计划临时修改?

    一个中午的时间,竟然没有通知到位?

    这总教官也忒不靠谱了!

    “阎教官应该会有详细的解释。”

    墨上筠打着太极,继续将黑锅丢给阎天邢。

    仲天皓顿了顿,口吻强硬道:“我需要知道b组详细的训练——”

    “哔——哔——哔——”

    仲天皓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墨上筠连续吹响的哨声给打断。

    那声音,震耳欲聋,仲天皓被声响震得一愣,片刻后,才算是勉强回过神来。

    而,这个时候,墨上筠已经拎着哨子走至队伍前面,开始发布口令,让b组学员迅速集合。

    妈的!

    故意装聋子,忽略他的话!

    心里止不住的恼火,仲天皓脚步微动,想要绕过去,面对面跟墨上筠讨论个清楚,可是,刚走了一步,前方忽然多出一个人,阻拦了他的去路。

    “仲教官,a组下午的训练也做了调整,如果你想的话,可以跟我一起。”季若楠笑容可掬地看着仲天皓,“墨教官那边,她自己一个人就能解决,也就不劳您费心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