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295、想夺回教官的主权吗?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上筠和季若楠没有聊多久,注意力就全然被仲天皓给吸引过去。哦亲

    非常果断激进的训练手段,全程给学员营造紧张的训练气氛,仲天皓在这个过程中,监督到每一个学员,当然,基本上所有学员的耳朵都受到了摧残。

    神奇的是,仲天皓这种方法出奇地奏效。

    他的怒吼和警告,给了学员们最直接的压力,以至于平时靠着意志往前冲的学员们,此时此刻,只为了远离那声音而更拼命地向前。

    这种方式太纯粹,但带来的效果,显而易见。

    墨上筠和季若楠在军校时,都是这么走过来的,自然,看到仲天皓的所作所为,也毫不意外。

    对于很多人来说,仲天皓的训练方式,很常规。

    只是,让她们来做,做不来罢了。

    两人旁观了近二十分钟。

    季若楠偏了偏头,看着墨上筠,询问道:“我记得你们那一届军训结束后,有一个小姑娘,写了一篇《咆哮式训练法的利与弊》。”

    墨上筠微顿,拧眉想了片刻,随后似是想到有这么回事儿,才点了点头,“嗯。”

    军训教官,就是采用仲天皓这种传统式的训练方法,教官们的嗓门都大,动不动就训斥、怒骂,将人贬得一无是处。

    有些人完全服从,有些人直接反抗,也有一些人,跟写这篇章的人一样,表面上服从,实际上却留了个心眼,以理智的态度去分析教官的训练行为。

    值得一提的是,写这篇章的人,是她的同学,也是她的室友……墨上筠是全程看着写完的。

    “你的看法呢?”季若楠饶有兴致地问。

    墨上筠抬起眼睑,看了看上方夜空。

    雨不如昨晚那般大,此时变成了毛毛细雨,淅淅沥沥的,有雨水倾斜着飘过来,带着些许清凉落入眼底,丝丝凉意蔓延开来。

    脚下,有泥坑、水坑,随便一脚踩过去,便能溅起满裤腿的脏水。

    在这样恶劣的天气里,确实应该像仲天皓这样简单粗暴,冷不丁讨论一些比较深沉的问题……

    有点儿不合时宜。

    不过,也难得提到那个奇葩室友,墨上筠拍了拍手,倒也不介意多说几句。

    “不同的训练方式,都有利弊,但归根结底,目的是一样的。”墨上筠侧过头,看着季若楠,神情平静自若,“至于结果……等着看吧。”

    言外之意,就仲天皓和她们训练手段不一致这种事,等具体的结果出来了再说,墨上筠暂时还没有插手的想法。

    季若楠打量了墨上筠几眼。

    她还真没想到,墨上筠这么沉得住气。

    在训练这方面,墨上筠素来是遵循自己想法的,听到新教官要来的时候,也很明显表达出她的不爽。

    可没料到,新教官来了两天,一来就采取了不少的手段,可墨上筠到现在,都没有什么实际性的行动。

    “你什么想法?”

    过了片刻,墨上筠忽的朝季若楠问道。

    季若楠顿了顿,道:“暂时看来,他的手段有一定的效果。不可否认,有的人需要被逼迫,才会向前冲。”

    这一个月来,没有人跟仲天皓一样,对学员们采取如此简单粗暴的手段。

    这种手段,是学员们所熟悉的,她们不能向对季若楠或是墨上筠那样,对教官们产生质疑,脑海里只有往前冲的概念,在仲天皓营造的紧张气氛之中,她们甚至连思考的功夫都没有。

    可,无论是墨上筠还是季若楠,都选择让学员们思考、让她们自觉努力的方式,虽说她们的手段截然不同,但这一个月,足以跟学员们建立一定的感情。

    仲天皓这样的方式——

    她们很清楚,学员们跟仲天皓不会存在多深的羁绊,但学员们的自身能力会在短期内得到一定的成长。

    “以钟教官的方式,学员们会朝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方向发展,听从指挥,难以在战斗中有自己的想法,”季若楠道,“虽然我们的手段不同,但我们俩的目的才是真正一致的。”

    “那问题转向为,我们需要怎样的学员了。”墨上筠不紧不慢地做了总结。

    仲天皓的训练手段,可以训练出军事技能很强的兵,而她们的训练手段,可以训练出会活用战术的军人。

    但,其实都有利弊。

    “你有答案?”季若楠问。

    “暂时没有。”墨上筠耸了耸肩。

    她又没有参加过多少实战,现代部队能真正参与实战的部队,也少之又少。

    这种问题,她没有亲自经历过,也找不到答案。

    当然,她也不觉得自己的训练手段不足、需要从仲天皓身上做参考。

    就算b组学员是靠自觉进行的训练,可最终的成绩,她还是满意的。

    她想要看的是,仲天皓这种方式,到底比“学员自觉训练”要强上多少。

    “那阎教官呢?”季若楠继续挑眉问,“昨天的会议,他明显是站中立的。他没有什么想法?”

    “不知道。”墨上筠下意识回答,顿了顿后,意识到季若楠跟阎天邢的特殊关系,遂耸肩问,“你也不知道?”

    “……”

    季若楠隐隐意识到什么,抿了抿唇,颇为古怪地看了墨上筠几眼,最后收回了视线。

    虽然交往过,可阎天邢是怎么想的……她确实不知道。

    平时的想法都一无所知,更不用说是在训练上面了。

    在成为这次集训教官之前,季若楠甚至从来没有跟阎天邢讨论过带兵的手段和方法。仔细想想,唯一跟阎天邢说过的,就是她当军训教官时,跟阎天邢抱怨过几句那些娇生惯养的大学生难管。

    但,也仅仅是抱怨而已。

    墨上筠差不多能明白季若楠的意思,颇为淡定地结束了这个话题。

    她抬起腿,朝斜侧走去。

    “你去哪儿?”季若楠叫住她。

    “躲雨。”

    季若楠:“……”

    *

    晨练的时间,墨上筠就这么偷懒过去了。

    仲天皓一门心思都在学员身上,认真得很,竟然没有发现毫无存在感的墨上筠。

    早餐时间,几个得空了的年轻教官,凑在一起,互相打听了一下。

    其中包括被牧程强行拉过去八卦的墨上筠。

    墨上筠便边啃馒头,边听着牧程和澎于秋的讲述。

    据说,涂生和石光启都很彪悍,几乎全程接手了男兵训练,以至于本来就不需要做什么事的他们,压根没什么插手的余地。

    在牧程和澎于秋的描述下,墨上筠诡异的发现,三个新教官的训练手段估计都是商量好的,做法完全一致。

    女兵这边,是由季若楠来讲的。

    墨上筠吃完了两个馒头,看他们讨论得正热烈,于是又去要了一碗汤粉,等她将汤粉吃完的时候,这些人的话题已经转移到“如何捍卫自己身为老教官的权利”这种毫无营养的问题上了。

    “墨教官,你有什么想法?”

    墨上筠落下筷子,刚想脱身,就被一直一言不发的段子慕给盯上了。

    他这么一出声,本来毫不被人关注的墨上筠,瞬间感觉到三双热烈的视线。

    “对,你馊主意……”张口就损人的牧程,意识到周围气氛有些怪,立即改口道,“不不不你想法最多了,你有啥法子?”

    墨上筠斜了他一眼。

    片刻后,她一字一顿地出声,“我的想法是,阎教官为什么让我们试雨具?”

    众人:“……”

    原本热闹的气氛,被墨上筠彻底泼了盆冷水,冰凉冰凉的。

    空气有些僵硬。

    过了足足半秒,澎于秋、牧程、季若楠三人,格外默契地拿起了筷子,低头开始吃着他们的早餐。

    墨上筠摸了摸鼻子。

    是他们问的……

    她疑惑的,就只有这一件事。

    段子慕看着她,道:“这几天会持续降雨。”

    “所以?”墨上筠扬眉。

    笑眼看她,片刻后,段子慕老神在在地道:“只可意会。”

    墨上筠给了他一冷眼。

    懒得同他瞎扯,墨上筠直接起身走人。

    她一走,段子慕身边的牧程就凑了过去,朝段子慕八卦着“阎天邢的意图”,可是,段子慕一句话都没丢给他。

    *

    上午,雨又一次大了起来。

    墨上筠穿着雨衣,雨水还是无孔不入。

    只是,她不要做什么事,情况还算好,还要冒着大雨训练、连雨衣都没有的学员们,情况就比较惨了。

    不仅有恶劣天气的折磨,还遇到仲天皓这样一个丧心病狂的教官。

    踩在泥坑里摔倒了,被强行踢起来继续奔跑;

    体力不支落在后面,刚想喘一口气,仲天皓举着喇叭就凑了过来;

    就算学员想放弃这个项目,甘愿扣掉几个积分,以恢复状态进行下一个项目,可仲天皓不仅扣了分,还赶着人加倍完成训练……

    墨上筠估摸着,仲天皓遇到是女学员,所以还算是手下留情,不然就不仅仅是严格要求和嗓门咆哮了,没准见到落后于人的,后面直接一脚踢了上去。

    那场面,没准更壮观。

    墨上筠还算沉得住气,一直在旁边观看,对仲天皓的训练方式不做评价。

    可,季若楠坚持了一个晨练,上午就很难坚持下去了。

    在休息时间里,季若楠跟仲天皓吵了三次。

    第一次,季若楠只是跟仲天皓争辩,仲天皓不听;第二次,季若楠指出仲天皓的不是,仲天皓依旧不听;第三次,季若楠抑制不住地发火,结果仲天皓脾气比她要大多了,直接朝她吼了几句,季若楠完败。

    好在,他们俩争吵的地方离学员比较远,要不然,可就让学员们看了场大戏了。

    休息时间结束的时候,仲天皓阴沉着脸,带着学员们进行下一轮的训练。

    鉴于临走之前,学员们朝墨上筠投来的“求救目光”,墨上筠想了想,走至了季若楠身边。

    刚在季若楠身边停下,墨上筠还未来得及说话,就见到季若楠转过头来。

    “他蛮不讲理!”

    季若楠紧紧握住拳头,眉目紧锁,难掩神情中的愤怒情绪。

    墨上筠淡淡地看着她,“冷静点。”

    “学员都被折腾成那样了,怎么冷静?”季若楠声音压得很低,尽量没有让自己愤怒的地吼出来。

    但,神情愈发的焦躁。

    在开会的时候,她还以为仲天皓是讲道理的,只是观点不同而已。可刚刚连番尝试跟仲天皓沟通,才发现仲天皓压根不想跟她沟通,也不愿意了解她对训练的想法。

    更不用说将意见听进去了!

    “你不冷静,就能帮她们了?”墨上筠轻描淡写地反问一声。

    墨上筠超出常规的冷静,倒是让季若楠一愣。

    随后,季若楠蹙着眉头,“你不在意?”

    墨上筠微微眯眼,勾唇笑问:“想夺回主权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