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293、给根烟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大雨磅礴,雷声轰鸣。@@@小@说

    墨上筠站在雨中,看着季若楠带领着自己的a组,开始朝操场的方向跑,正好b组学员排成长队从这边跑过,两条长龙在黑暗中的操场上相会,然后渐渐汇聚在一起。

    到最后,所有人的步伐整齐一致,不分彼此。

    夜色很暗,路灯昏黄,电闪雷鸣,本是很凄凉悲壮的夜晚,可这汇聚成长龙的两个队伍,却于无形中在这夜晚里增添着壮志豪情。

    静静地看着,墨上筠轻轻勾了勾唇。

    雨下的太大,有水滴在帽檐处敲打,噼里啪啦的,将操场上在喊“一二一”的声音所的遮掩。

    片刻后,墨上筠懒懒收回视线,不经意间朝仲天皓的方向扫了眼。

    于雨中站得笔直端正,站如青松,岿然不动,直视前方,浓眉紧缩,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但,足以肯定的是,仲天皓定然不会再追究这两批人的吵架。

    眉目微动,墨上筠唇畔笑意加深,随后转了身。

    雨声太大,墨上筠离开地悄无声息,以至于等人回过神来想要去寻她的身影时,才赫然发现她早已没了踪迹。

    本想跟墨上筠说几句的仲天皓,偏着头,看着墨上筠先前站的位置。

    心里,稍稍有些不爽。

    就处理矛盾纠纷这件事而言,从头到尾,仲天皓都没见到墨上筠有什么厉害之处。

    在季若楠的命令之下,a组能第一时间认错,可b组却办不到,并且油腔滑调的,很像是墨上筠教出来的。

    一百遍的“对不起”,墨上筠只负责下命令,b组俨然是怕了她才执行命令,毫无教官威严。

    到现在,自己的学员还在罚跑,就连a组教官和学员都在陪她的学员跑,可她却消失得不见踪影。

    此时此刻,在仲天皓心里,b组确实是可造之材,可墨上筠……

    太年轻,也太不会做事。

    也就是仗着导师的推荐才能在这地方当教官。

    不然,只能跟其他的同龄人一样,再厉害也不过是个学员。

    *

    等b组即将跑完的时候,仲天皓走了。

    既然墨上筠不在,b组跑完2圈即可自行解散,a组的惩罚也已经定下。

    没有再继续观察的必要。

    12点,还差1分。

    所有学员都跑完,陪跑的季若楠和a组学员,在稍作休息后,便陆续回去了。

    说是罚站三个小时,现在三个小时已经过去了,季若楠也没让她们继续折腾,直接领回宿舍做思想教育。

    “墨教官人呢?”

    “对啊,她人呢?”

    操场周边,或躺或坐或站的b组学员,在休息过后,渐渐意识到不对劲。

    “早走了。”游念语皱着眉头,冷冰冰地回了她们。

    她是亲眼看着墨上筠走的。

    不声不响的,一句话都没有,就那么潇洒地走了。

    之后,也没见她回来。

    “走了?”梁之琼立即从地上窜了起来,“我们都没跑完,她怎么能走?”

    游念语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她不是很清楚梁之琼这种不可思议从哪儿来的。

    毕竟,墨上筠这种丢下她们走了的行为,完全不是不能理解。类似的事情,发生了也不止一两次了。

    “她就这么走了,是不是证明我们可以回去了?”

    “谁知道呢。她罚我们的时候,从来都将话说的很明确。”

    “先别急着回去,等等吧,万一我们回去了,在宿舍楼碰到她,没准又被她给抓住小辫子了。”

    ……

    正当b组学员纷纷发表各自意见的时候,突如其来的“哔——”地一声哨响,冷不丁将她们给惊住了。

    听到这哨声,她们几乎是下意识的,哗啦啦从地上站起来,尔后汇聚在一起进行列队整合。

    第一排对着哨声传来的方向。

    哨声离得不远,可有雨幕的阻隔,加之周边的视野太暗,等她们排好队后,才见到从雨中黑暗处走出来的身影。

    墨上筠换了身干净的作训服,外面穿着一件黑色的雨衣,将她的身形遮掩的严严实实的,就连脚下的军靴,都换上了一双黑色的及膝雨靴。

    这架势,加之浑身黑色,看得人浑身一颤。

    一股寒意,忽的从身后袭来。

    墨上筠缓步走近。

    她们渐渐看清了墨上筠的模样,精致好看的脸庞,不过巴掌大小,却隐匿于作训帽和雨帽之下,增添了神秘莫测的气息。

    有人注意到她的手,左手把玩着一枚常用的哨子,右手拿着一个扩音喇叭。

    然,那根根纤长的手指,此刻却套上了一双皮手套。

    有雨水打在了她的皮手套上、雨衣上,溅在她的雨靴上,偏偏,没有湿她身上一寸。

    走近,距离第一排两米远处,墨上筠停了下来。

    右手慢慢举起来,墨上筠将喇叭递到唇边,偌大的喇叭遮住了她大半张脸,清凉的声音顺着喇叭扩散出来。

    “恭喜啊,都在,没让我再抓住什么把柄。”

    “……”

    b组学员心里倏地一惊。

    还好,有人提议让她们留在这儿,不然还真被强行扣上“逃兵”罪名了。

    她们沉默,等待墨上筠再次出声。

    “3!”

    墨上筠抬高声音喊道。

    “到!”

    冷不丁被点名,唐诗立即紧张回应道。

    “说说,你们第一天集训的时候,对跟a组私下闹事一事,我是怎么说的?”墨上筠冷冷出声,一字一顿的,字字伴随着雨声砸落下来,带着无形的威严和压力。

    众人一顿,皆是提心吊胆的。

    唐诗咬着唇犹豫了下,才朗声回答:“您说,一旦跟a组发生冲突,您只会找我们算账!您让我们冷静地等您出现,找您来解决问题!”

    “那现在呢?”墨上筠很快质问道。

    透过喇叭,她们可以见到墨上筠的眼睛。

    黑亮,压抑,阴沉,亮光在眸底深处闪烁,可那抹亮没有任何温度,是冰冷刺骨的。她们哪怕只看一眼,就浑身寒意,不知所措。

    “报告,是我们冲动了,我们承认错误!”唐诗大声喊道。

    下一刻,所有b组学员,都随着唐诗一起喊——

    “报告,我们承认错误!”

    墨上筠微微眯眼。

    尔后,沉声道:“挑事的,向前一步。”

    列队里,沉默片刻。

    但,也没有让墨上筠等多久。

    沈芊芊第一个站出来,紧接着是梁之琼、江汀芷、娄兰甜。随后,站出来的人越来越多,接连不断。

    渐渐的,愈发增多,愈发加快。

    她们沉默、迟疑,却在跨出向前的那一步时,绝不迟疑,坚定有力。

    直至最后一刻,剩下的所有人在经过思想斗争后,齐齐的向前一步。

    四十人的列队,在上前一步后,没有任何一个人掉队。

    所有列队,整整齐齐,如同先前一般,不见丝毫改变。

    这里面,分明有一批人,在组员争吵的时候,还在训练场上训练,压根没有参与的机会。而,也存在一部分人,连一句话都没说过。

    这么多人全部站出来,如同串通起来跟墨上筠作对。

    气氛,一瞬间陷入死寂。

    雨声依旧噼啪响着,雷声安静了,她们安静地站在原地,就连呼吸声都被隐藏,站得如同木桩一般。

    可是,每一双眼睛,都是坚定不移的。

    她们看着墨上筠,以最为坚定的神情,表明她们此刻的决心。

    视线从她们每一张脸上扫过,墨上筠将喇叭放了下来。

    “行,每人扣3分,明天中午之前,三千字检讨。由3交给我。没写的、字数不够的,再扣2分。”

    墨上筠声音不大不小,却极具穿透力。

    每一个字,都沉沉的砸下来,穿透这嘈杂的雨声,落到她们耳里。

    “报告!”

    唐诗咬咬唇,喊道。

    淡淡地看她一眼,墨上筠张口吐出两个字,“解散。”

    一句解散,没再让唐诗有任何说话的机会,墨上筠就这么转身走了。

    雨幕中,墨上筠渐行渐远,黑色的雨衣披在身上,让他人甚至看不清她的身形。

    列队安安静静的,谁也没有出声,可莫名的一股情绪,却席卷着每个人的胸腔,她们目送着墨上筠离开。

    不少人的神情里,都夹带着几分急切。

    就这么走了?

    一直等墨上筠消失在视野里,列队里才响起了疑惑的声音——

    “墨教官,是不是生气了?”

    “……”

    没有人出声回答这个问题。

    也,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生气?

    她们记忆中,墨上筠生气时,素来是明着表现出来的,她越不高兴,就越会针对她们,绝不可能轻易离开。

    可刚刚,她们见到的墨上筠,情绪淡漠到极致,几乎看不到任何怒意、失望,连最初的冷意,都淡去不少。

    但,墨上筠罚了她们三分,又是实事。加之3字的检讨,的确不是小的惩罚。

    相较于a组,她们被罚的太狠了。

    “解散了,打架都回吧。”

    良久,有人清了清嗓子,朝她们喊了一声。

    于是,列队这才渐渐散开,各自往回走。

    *

    墨上筠回到了宿办楼。

    所有房间的灯都熄灭了,走廊没有任何光线,就连楼梯间的声控灯都是暗着的。

    墨上筠没有拿手电筒,可借助着宿办楼外的路灯,便能看清楚宿办楼的所有情况。

    她来到一楼走廊。

    刚走近楼梯,就见到了站在三个台阶上的澎于秋。

    光线昏暗,澎于秋斜斜地靠着栏杆,手肘搭在其上,手里抓着先前使用的望远镜,把玩着,一抛一接,玩得很是利索。

    墨上筠停了下来,轻轻抬眼,打量了澎于秋几眼。

    “你怎么罚她们的?”澎于秋扬眉,直入主题。

    墨上筠耸肩,“扣三分,三千字检讨。”

    “全部?”澎于秋的手顿住了,有些惊讶地问道。

    “嗯。”

    墨上筠淡淡应声。

    澎于秋一顿,冷不丁想起通过望远镜偷窥的时候,所有人皆是上前一步的场景。

    陆陆续续的,一个接着一个,场面好不壮观。

    澎于秋隐隐明白了什么。

    没有犯错的,都站出来了,显然不够诚实。

    她们讲义气、团结、一条心,确实是一件好事,可情谊让她们忘了根本,去承担子虚乌有的罪名。

    做到这种程度,有可能是被a组给感染了,也有可能是觉得法不责众,甚至有可能是这一个月下来,确实存在结下了很深的羁绊。

    但是,这样的行为,终归是错了。

    精神可嘉,但,做法不可取。

    想必墨上筠也是纠结的。

    一方面罚的那么重,是因为她不欣赏这种做法;一方面没有追根究底,是因为她们的精神值得肯定。

    想了想,澎于秋为表安慰之情,劝道:“她们跟a组吵起来,也有维护你的意思。”

    墨上筠倏地笑了,“我想维护你,把梁之琼踢出去,你意吗?”

    澎于秋:“……”

    虽然很清楚的知道这不是一码事,墨上筠这比喻有点过分了,可澎于秋却一时间挑不出毛病,只觉得哑口无言。

    “再过俩小时就要紧急集合了,”澎于秋假模假样地道,“要不,您还是去睡一觉吧。”

    墨上筠收敛了笑意,却扫了他一冷眼。

    “给根烟。”凉飕飕地看着他,墨上筠挑眉道。

    “……”澎于秋一愣,连忙摇头道,“我没有。”

    “嗯?”墨上筠眯了眯眼,眼底寒光闪烁。

    “……”

    没来由的,澎于秋响起先前偷窥时听到的脚步声,只觉得背后寒风阵阵。

    僵持了三秒,澎于秋无奈地妥协,“行行行,给你。”

    将望远镜往脖子上一挂,澎于秋慢吞吞地从兜里掏出一包烟来。

    他不常抽,也没有烟瘾,但偶尔还是会来一根。

    好死不死的,竟然被墨上筠给发现了。

    “你会抽吗?”

    将手中的烟丢给墨上筠,澎于秋毫不信任地问道。

    墨上筠这种人,虽然带着浑身的匪气、痞气,可做人做事都有底线,一看就受过良好的教育。

    当然,看着也是跟烟酒不搭边的。

    墨上筠抬起手,从空中接过那包烟,手一动,一根烟便弹了出来。

    “打火机。”

    “……”

    澎于秋不情不愿地将打火机给掏出来。

    墨上筠伸手捞过。

    看着墨上筠手法熟稔地叼着烟,点燃,随后将打火机同烟全然丢回来,澎于秋多少有些傻眼。

    这场面……

    澎于秋冷不丁响起了自家队长——阎天邢。

    如果被阎爷知道,自己给了墨上筠一根烟,怕是会打断他的腿吧。

    澎于秋止不住的心虚。

    墨上筠靠在楼梯另一侧的墙上,两根的手指夹着一根烟,手上带着黑色皮手套,暗夜中,衬得手指愈发的纤长。间或的,手指轻弹烟灰的动作,竟是有那么几分优雅,甚至,别有韵味。

    有烟雾袅袅升起,朦胧了她黑亮的眼眸。

    光线太暗,加上墨上筠穿着一身黑,整张脸被笼罩于阴影里,澎于秋愈发看不清墨上筠的脸庞神情。

    或者说,也越来越看不懂这人。

    澎于秋看了会儿,也给自己点了根烟。

    “从哪儿学的?”澎于秋没话找话。

    墨上筠忽的反问,“你真有女朋友了?”

    “……”澎于秋被她噎了一下,最后,肯定地点头,“真有了。”

    “哦。”

    墨上筠懒懒应声。

    澎于秋顿了顿,随后才反应过来——就这么被墨上筠给岔开了话题。

    过了片刻,澎于秋还是不死心,再一次问道:“问你呢,哪儿学的?”

    若是第一次见到墨上筠,就这熟稔地手法——

    非得当她是老烟鬼不可。

    墨上筠抬起眼睑,烟雾朦胧时,淡淡斜了他一眼。

    下一刻,她伸出手指,将烟给掐了。

    手指一弹,刚抽到一半的烟,被丢到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

    哪儿学的?

    一帮老烟鬼教的。

    在这部队,尤其是男兵,不抽烟的少之又少。

    “走了。”

    墨上筠拍了拍手,一侧过身,就径直往楼上走。

    “等等。”

    澎于秋喊住她。

    随后,仔细打量了她几眼,颇为好奇地问:“怎么把自己包裹的这么严实?”

    微顿,墨上筠甩了他一个冷眼。

    “问你队长去。”

    ------题外话------

    一章字数多的时候——

    1、妈的,作者抢钱呢,怎么这么贵?

    2、这是我看过最贵的!

    3、怎么又一章啊?

    一章字数少的时候——

    1、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下去。

    2、这么少,看着没劲。

    字数少,章节多的时候——

    1、希望爆更。

    2、四更还没有人家一章更的多。

    你们看,无论怎样,都有人不满意。

    8月18,瓶子来三年,也毕业了,或许要改一下心态。

    最后做一次解释:谁都喜欢钱,更新多就赚得多。我很缺钱,也明白这个理,可我不多更新,是我在坚持质量比字数重要,心态和对的激情比钱重要。以后我尽量多写,因为我确实很缺钱。如果有一天,的质量不如你所想,希望埋怨过字数少的你,离别赠言不要太伤人。

    *

    通知:八月下旬,由朋友帮忙传,由颜颜打理评论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