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292、这是属于她们的骄傲!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

    “怎么,1遍太少了?”

    收敛了平时的慵懒随意,墨上筠此刻神情冰冷,嘴角勾勒出似笑非笑的弧度,却让人觉得毛骨悚然,头皮寸寸炸开。章节更新最快

    这一刻,让b组学员想起集训之初被墨上筠支配的恐惧。

    不。

    就算是集训之初,墨上筠所带来的恐惧,也不如现在一般。

    她们能清楚地感觉到,这时候的墨上筠很危险,但你看不透她到底是失望、生气、不爽,还是故意做出这番模样。

    可,直觉告诉她们,墨上筠这一次,绝对是要动真格的了。

    冷不丁的,好些人都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墨上筠时,墨上筠放下的话。

    ——任何私下里跟组闹事的,不好意思,我都只会找你们算账。

    ——如果是组的人挑衅呢,我们也只能窝囊地受着吗?

    ——训练场之外,也请各位带上脑子,随时记得有我这个教官的存在。

    是的,在她最初,第一天,墨上筠就给了她们在闹事后的准确答案。

    因为没有私下里跟组起过冲突,就算有过口角,也是私下里解决,未曾告知墨上筠……

    所以,她们都忘了。

    忘了墨上筠第一天就给予她们的警告。

    同样,墨上筠这一个月对她们“太好”,虽然没跟季若楠一样明面上表现出来,可她们确实看得出来,墨上筠还是对她们好的。

    因为这种“好”,她们便有些肆无忌惮了。

    意识到这一点,她们心里多少有了些谨慎,连忙去拉身边那些还摸不着头脑、想要跟墨上筠讨价还价的人,开始听从墨上筠的指示,排列好队伍,面朝组道歉。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

    b组学员怀着满腔的委屈和不甘,强硬的一声声地喊出“对不起”三个字。

    一百遍,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嘹亮而清脆的声音,声响气冲云霄、震耳欲聋,夹杂着强硬的情绪,让在一边旁观的人皆是有些震撼。

    没有想到,墨上筠真让她们喊上一百声。

    而这些学员像是在跟什么较劲似的,一声比一声响亮,豪情万丈,虽然是道歉,可声响里充斥着绝不道歉的顽强和执着。

    声音越来越大,墨上筠面无表情地摸了摸左耳,随后走向远离b组的位置。

    吵得很。

    旁观者之中。

    教官和助教都一言不发,看着b组喊着,组学员尽量站的笔直,在沉默中保持着不服输的傲气,绝不被b组的气势所打倒。

    然,在男学员之中,却响起了低低的议论声。

    “你们墨副连太狠了,不会真让她们喊上一百遍吧?”

    侦察一连有人凑到向永明和黎凉等人旁边,伸长了脑袋,发表着他们自己的意见。

    向永明和黎凉对视一眼,神情皆是有些遗憾。

    “是这样的,”向永明想了想,颇为艰难地打破他们的幻想,“我们墨副连,一向说到做到。”

    “这么大的声音,一百遍,她们嗓子就哑了!”

    “傻啊你们,墨教官都发话了,这么多双眼睛都盯着,没有一百遍,她跟b组学员都下不了台好吗?”有人反驳道。

    “虽然是这个理,但墨教官最开始就不该定这么高啊……”有人弱弱地出声。

    向永明回过身,四处看了一眼,最终见到那个说“不该定这么高”的,一伸出手,就搂住了人家的脖子,强行把人给拉了过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向永明紧紧盯着那人的眼睛,褪去了平时嬉皮笑脸的表情,警告而威胁地出声,“人家组都被罚了,b组就不该意思意思?本来吧,我们墨副连已经给过她们机会了,但她们自己没好好抓住,这时候怪我们墨副连罚的太狠,是不是有些过分?她们平白无故给墨副连惹事,我们墨副连还得给她们收拾烂摊子,谁更吃亏?”

    “……”

    经过向永明那如同放炮一般的话语迎面砸落而下,那人顿时哑口无言。

    一句心疼b组的话,都不敢说出来。

    周围本想附和着说墨上筠几句“狠”的,听到向永明这一番话,也只得默默地闭上嘴。

    向永明说的,也确实是那么回事儿。

    见事情处理的差不多,黎凉递给了向永明一个赞赏的眼神。

    向永明欣然接受。

    虽说黎凉不是自己的排长,但反正是领导,被赞赏一下,还是只得欣喜一下的。

    同是侦察营出来的其他人,皆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也不知当初被墨上筠整的半死不活的人是谁,现在好了,二连的人,不准任何人说墨上筠一句不是。

    也是醉了。

    学员这边议论作罢,有好几个助教,以及澎于秋,都悄无声息地来到墨上筠身边,打算为b组学员说情。

    此时,天上电闪雷鸣,冷不丁下起雨来。

    豆大的雨珠,从天空倾盆而下,处于空地上的他们,压根躲闪不及,全然被淋得个湿透,可谓是狼狈不堪。

    然而,正在怒吼的b组学员,似乎跟老天爷较上了劲,声音有越来越嘹亮的趋势。

    “这都下雨了,喊完了就差不多了吧?”

    澎于秋站在墨上筠身边,压低声音朝墨上筠说道。

    雨声、雷声交杂着,澎于秋声音不算轻,但也只有墨上筠一人能听得清晰。

    “不着急,”墨上筠丢了他一个清冷的眼神,“我时间多得很。”

    澎于秋颇为无语。

    墨上筠当然有时间,每周两次的格斗训练,被改成每周一次;每天八点检查内务的工作交给了助教,今后两个月都没她什么事;每周的晨练都由仲天皓进行,她跟季若楠辅助旁观;所有统计类的训练,都由助教们负责,大大减轻了教官们的工作量……

    就算是每天陪女学员训练,都有仲天皓这个认真负责的帮她们分担。

    墨上筠这种有效率的人,当然是最闲的了。

    可以说,比这个月开始四处跑腿的段子慕,还要清闲。

    想了会儿,澎于秋道:“今晚有紧急集合。”

    “我知道。”墨上筠淡淡说着,顿了顿,扫了眼凝眉思索的澎于秋,她耸肩道,“不用白费心思,就算天要塌了,我也得让她们罚完再准天塌。”

    “……”

    轻描淡写,又无比霸气的话,着实让澎于秋哑口无言。

    无从下手再劝。

    有种感觉,这一次,墨上筠绝对会来真的。

    不仅是墨上筠不喜这种现象,还因为不能让b组学员在仲天皓眼里小瞧。

    她不在乎自己的形象,但,会尽量让仲天皓将b两组的学员一视同仁。

    倘若这一次放了水,仲天皓不仅会对墨上筠找茬,还会在接下来的训练里,对b组学员各种找茬。

    “那透露一下,你想罚点什么?”澎于秋挑了挑眉,非常明智的选择退后一步。

    墨上筠眯起眼,“想一起来?”

    “……算了。”

    澎于秋嘴角微抽,扫了眼嘴硬到一句有用的话都撬不出的墨上筠,转身走了。

    不说?

    那他等着看就是了。

    “去哪儿?”

    眼见着澎于秋往宿办楼走,牧程连忙出声问了一句。

    随后,小步跟上澎于秋。

    “回去睡觉。”澎于秋回答。

    “真的?”牧程不可置信地询问道。

    最起码,也得看个结果啊,澎于秋就这么走了?

    澎于秋没有答他,一把扯住他的肩膀,直接把他也给带走了。

    墨上筠注意到两人前后离开,挑了挑眉,尔后收回了视线。

    b组学员声音喊到嘶哑的时候,1遍总算是完成了。

    不知何时起,仲天皓神情稍稍舒缓,似乎也没有最初那般的愤怒。

    b组所有学员,一个不落,全部喊了。

    其中,虽然是她们心甘情愿的,可毕竟有一部分人,并没有参与其中。也就是说,她们受到了牵连。

    1遍,一遍不漏,毫不弄虚作假。

    那时候,很多人都觉得,就算墨上筠不再进行后续的惩罚,新教官等人,都不会再继续追究。

    可是,墨上筠再一次站在了列队前面。

    并且,完全没有结束这一次惩罚的意思。

    她手上,拿着从助教那边拿来的喇叭。

    “全体都有,”清冷的声音扩散出去,情绪毫无波动的落入每个人耳里,“目标操场,2圈。”

    b组学员连说话都为难,却用一个“是”字,肯定地回答了墨上筠的命令。

    她们应了。

    在1遍“对不起”之后,又毫无怨言地接受了操场2圈的惩罚。

    有人看了眼时间。

    即将十点。

    在再一次雷声轰隆的时候,他们听到了准时响起的熄灯哨。

    有不少的助教和男学员,都接连不断地回去了。

    学员宿舍那边,每天晚上都有两次查夜,女兵被罚,没有办法,但男兵若是没有准时熄灯睡觉,一旦被查出来,是要扣分的。

    他们不敢久留。

    十点十分。

    训练场上,只剩下所有的女学员,以及墨上筠、季若楠、仲天皓。

    还有……远处的宿办楼上,有意无意朝这边观察的望远镜。

    从头到尾,仲天皓都静静的站着,没有求情。

    倒是季若楠,有些看不下去了。

    “墨教官,罚完了就差不多了吧?”季若楠走至墨上筠身边,有些迟疑地朝墨上筠问道。

    组站军姿还算好,可b组跑了2圈,再参加晚上的紧急集合,怕是会影响到她们的成绩。

    虽然季若楠很想让自己的组赢,但,她也希望自己的组能光明正大的赢。

    不是通过这种不公平的途径。

    墨上筠想了想,尔后点头:“差不多。”

    季若楠沉思地看了她几眼,最后,一转身,拿着哨子来到组学员的列队前面。

    “哔——”

    季若楠吹响了哨子。

    “立正,稍——息!”

    季若楠喊出声。

    她的这一声喊,被夜空中滚滚的雷声所遮掩,可,带着一定的穿透力,依旧落到组学员的耳里。

    她们根据季若楠的指示,立正、稍息。

    “跨立!”

    她们跨立站好。

    季若楠凝眉,视线从集体学员身上扫过,抬高声音继续喊道:“b组比你们罚的狠,你们就这么罚站,是不是不好意思?!”

    “是!”

    所有人,不遗余力的喊道。

    看着b组学员们罚跑,只是被罚站的她们,早已忍不住了!

    要罚就一起罚!

    b组罚的那么狠,打得是她们的脸!

    b组每增加一圈,都是在讽刺她们!

    “那好,”季若楠深吸一口气,继续道,“那就一起跑,我陪着你们,跑到b组最后一个学员跑完为止!”

    一字一顿的说完,季若楠再一次抬高声音朝她们喊道:“你们愿不愿意?!”

    “愿意!”

    掷地有声的两个字,从组所有人的口腔里喊出来。

    非常响亮的两个字,一如先前b组喊“对不起”时的力道,甚至更甚。

    墨上筠不自觉抬手,摸了摸耳朵。

    偏头,朝组学员和季若楠看去。

    再一次的电闪雷鸣,闪电在一瞬间,照亮了季若楠和组学员的身形,看着不堪一击的、柔弱纤细的身形,却满是坚定和倔强,一双双黑的发亮的眼睛,充斥着属于她们的骄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