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287、墨上筠:我高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仲教官,要不要你这个当前辈的,来试一试我的能力?”

    墨上筠话音一出,会议室内的气氛,愈发的紧张凝重起来。++

    两个教官pk?

    俨然不可能。

    起内讧这种事,说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

    可,怕就怕仲天皓这暴脾气和墨上筠这倔脾气杠上,仲天皓一个答应,这事就很难解决了。

    在场所有人,阎天邢和段子慕是对墨上筠有一定了解的,墨上筠一开口,就知道是谁输谁赢。

    其他熟人有些摸不准。

    三个新教官,就更不用说了。

    除了涂生从自家营长那里听过墨上筠的名声,对墨上筠有个“很强悍、拿过全国武术冠军”的印象,仲天皓和石光启可谓是对墨上筠这人的真实情况一无所知。

    不过,石光启这个置身事外的,暂且能保持冷静,可被当面挑衅的仲天皓,却沉不住气了。

    都被这么当面下战书了,不上的那叫孬种!

    “试就——”

    “墨教官。”

    仲天皓刚提了口气出声,两个字刚说出来,就被阎天邢的声音给打断了。

    周围的教官和助教,一听到这声音,立即松了口气。

    总教官总算站出来救场了。

    “什么?”

    墨上筠斜眼看向阎天邢。

    “仲教官不是格斗教官,就算你赢了他,也不能证明什么。”阎天邢慢条斯理道。

    一句“不是格斗教官”,不仅是在为仲天皓找理由,还在背地里提醒了仲天皓,仲天皓既然不是格斗教官,在格斗训练上,顶多能提一提意见,没有权利干扰墨上筠身为格斗教官执行格斗训练方法的权利。

    墨上筠挑眉,刚想反驳一下阎天邢这并不算多合理的理由,却被阎天邢接下来的话给堵了回去——

    “解释一下这项规定有没有存在的意义。”

    “……”

    墨上筠暗自磨了磨牙。

    停顿片刻,墨上筠微微点头,将签字笔丢到了桌面。

    “得。”墨上筠往后一倒,靠在椅背上,双手抱臂,抬眼直视着仲天皓的眼睛,不紧不慢道,“一、考验学员的胆识,有没有胆子押上1分去拼;二、考验学员的分辨力,在2分的诱惑和99。99%会输的选项里,会做出什么选择;三、就每一次挑战的反应而言,更能让我了解他们的实力和性格;四、我……”

    “高兴”这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阎天邢便及时打断她。

    “行了。”

    懒懒地两个字,让墨上筠顺利闭上了嘴。

    墨上筠再次被打断,心里颇为不爽,略带凉意的视线盯了阎天邢一眼。

    阎天邢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

    就墨上筠这嘴皮子,想要多少理由,她都能轻而易举地说出来。

    从学员到教官,从现象到本质,粗粗那么一听,好像说的有模有样的,都有道理,也有那么点意思,其实用他们的话来总结——都是废话。

    毕竟是一个总结都能写的极其细致的,写东西的时候就喜欢从各方面进行分析,然后按照她喜欢的方式处处作总结。

    你说她列出“挑战”的规矩时,有想到那么多理由和作用么?

    扯的。

    就如她最后没说出来的那一点——

    她高兴。

    就喜欢逗人玩儿。

    而若说这项规矩没什么用,也不尽然。

    最起码,一次性失去1分,会让学员们更加谨慎小心,意识到集训的时候处处都是坑;一开始墨上筠这个女教官就以绝对的武力值将形象给树立起来,让谁也不可小瞧;之后的格斗训练里,敢于向墨上筠挑战的,墨上筠基本都会另眼相看,并且在交手的时候给他们指出没有意识到的缺陷……

    归根结底,这一项规定,跟其他的都没什么两样。

    只是因为有人没见过,所以才会就这种“不同常规”的规定产生质疑。

    “仲教官,我觉得这些解释,已经够了。”

    阎天邢看着面色铁青的仲天皓,字字顿顿地出声,缓慢沉重的语调,清晰落入他人耳中。

    看似在打圆场,其实是在威胁和警告,这件事没有再追究的必要。

    摆明了,阎天邢就是偏向墨上筠的。

    仲天皓冷哼一声,没有再说话。

    总教官已经表态,此事没有继续争辩的必要。

    会议桌上,每个人都对这件事不发一言,默契地保持了沉默。

    阎天邢作为一个民主的总教官,询问了下这些教官要不要休息,这新的老的都在较劲,谁也不意先说去休息,于是阎天邢一摆手,便继续了这场会议。

    第二个部分,是新教官们重点对于他们这一批老教官的建议。

    阎天邢找了个人,一条一条的念。

    第一项,就是规定手机的使用时间和使用范围。禁止在办公室内使用手机,禁止在办公时间使用手机,最好在休息时间于宿舍,并且在次数上也有限制,最好一周一次。

    第二项,建议所有教官的作息时间统一,晚上加班暂且不论,但如晨练时间、吃饭时间,最好统一。

    第三项,杜绝在需要时找不到教官的现象,教官如若有事需提前报备。

    第四项,吃饭必须在食堂,在办公室内禁止吃零食。

    第五项,每天开一次小会,对一天的工作进行总结。

    第六项……

    ……

    共计18项。

    一一听到,季若楠、牧程、澎于秋以及诸位助教,基本都是懵的。

    他们自认为表现得很好,怎么到这些新教官的眼里,就那么多不满?

    虽然这些建议都比较合理,也不算太过分……但是,就算按照他们自己的方式来,也对训练没有任何影响啊。

    墨上筠在心里默数了三个数。

    三、二、一。

    刚刚数完,会议室就炸开了锅。

    墨上筠眯起眼,开始观看这两拨人马的“辩论”。

    助教不敢出声,萧初云没想出声,段子慕觉得没意思,只剩季若楠、澎于秋、牧程三人出马,同仲天皓、石光启、涂生三位新教官进行口舌之战。

    虽然是在“辩论”,但这几位教官都比较和气,一条一条地商量,你来我往,我觉得咱们可以稍微放松一点,你觉得这项规矩必须严格执行不能退让……

    墨上筠的耳朵嗡嗡嗡的响。

    好在是特地吃了饭过来的,墨上筠也不觉得饿,只是两杯浓茶压根不管用,一下就又困了。

    不过——

    按照新教官的规矩,她是连午睡一下的资格,都被取消了。

    墨上筠抬眼看向天花板,干脆将下个月的格斗训练在心里过了一遍。

    莫约过了十分钟。

    “你不说话?”

    坐在墨上筠左边的段子慕,忽的问了她一句。

    “说什么?”墨上筠侧了下头,莫名地看向段子慕。

    段子慕朝新教官那边扫了眼,沉声道:“他们剥夺了你自由的权利。”

    “这是什么话?”墨上筠眯眼笑了,笑的让人毛骨悚然的,开口站边,“人家说的有道理。”

    听得她说出如此违心且不合理的话,段子慕没来由一哽,有些哭笑不得。

    装吧!

    “话说回来,”墨上筠理了理衣袖,慢悠悠地出声,“您这么逍遥散漫一人,怎么不为自己的权利说道说道?”

    闻声,段子慕轻笑,在两道有意无意的注视下,稍稍靠近墨上筠。

    “跟你一样,会钻空子。”段子慕唇角勾勒出弧度,刻意压低的声音,多了几分神秘和性感。

    这两人靠近,低声交流的模样,清楚地落到阎天邢眼里。

    阎天邢冷冷地盯着,然,段子慕和墨上筠,都没有将其当回事儿。

    阎天邢神情愈发的阴郁。

    好在,墨上筠并没有跟段子慕多加交流。

    有些事情,看破不说破,不宜交流过深,反正对谁都好。

    墨上筠离得段子慕远了些,端正地坐着,抬眼看着对面的辩论。

    正如段子慕所说的,钻空子。

    任何条例,都有空子可钻。

    一般的死规矩,他们都可以达成,而影响到他们平时生活的……

    归根结底,避开新教官的耳目就行。

    毕竟,作为新来的,在这里可没拉拢到什么人心,再者说,骄傲如他们,肯定也不屑于去做那些收揽人心、埋下眼线的工作。

    规定就规定呗,都是教官,除了阎天邢,他们谁还能管谁不成?

    ------题外话------

    不出意外,今天就二更了!

    啊啊啊,真的在追剧啊,都不想更新了!

    推荐《我的团长我的团》!今天刚看!看完了再去看《生死线》,据说也超级好看!安利安利!

    虽然瓶砸更新少,但瓶砸蛮兴奋的,(*╲*)能看到这么棒的作品,感觉太美好了。你们不要打击在下崇拜经典、补充知识的积极性哇。

    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