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285、对格斗训练存在一定质疑【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面对诸多的视线打量,墨上筠冷静地走进了会议室。—

    泰然自若地来到自己的座位上——也就是阎天邢左手边的位置,平静得没有半点心虚与慌乱。

    见她坐下,周边的视线,才慢慢地收了回去。

    “开会。”

    阎天邢拿着刚打印出来的“意见”,宣布这一次会议的开始。

    在开会的时候,阎天邢素来会保持自己惜字如金的风格,一般而言,相对于自己来说,他更喜欢看到别人发表意见。

    不过,这一次,阎天邢选择按部就班的来,一开口就介绍了他们这次会议的目的与内容,说话很官方,用最精简的言语,将会议全然介绍了一遍。

    熟悉以前开会流程的教官们,皆是不约而同地保持了沉默。

    连阎天邢改变了以往的作风,看样子,他们的靠山算是保持中立了。

    接下来,是两批教官的对抗。

    会议分成两个部分,第一是有关五月训练的意见,第二是新教官对他们提的意见。

    阎天邢一介绍完,就照着他打印好的纸张,一项一项地开始说出来,让他们进行自由讨论。

    好好的一场会议,一眨眼的功夫,就成了硝烟弥漫的战场。

    第一项,有关五月的训练量,新教官建议每个项目都适时地提升难度和强度。

    就这一点,季若楠第一时间反对,出来跟仲天皓足足讨论了十分钟。

    季若楠的观点是循序渐进,五月的训练量相对四月而言,本就大幅度地提升了,倘若再加强训练量,很大一批学员都跟不上。

    仲天皓的观点就一点——跟不上就淘汰!这么多人他看着烦。

    最开始,还有几人插话,可到最后,就只有两人进行辩论。

    墨上筠听着听着,都快要打哈欠了。

    眼见着她就要光明正大地闭上眼,阎天邢眉头微抽,在会议桌下面推了一下墨上筠的手臂。

    墨上筠冷不丁清醒过来。

    一偏头,见到阎天邢那略带警告和无奈的神情,自己也甚是无奈地耸了耸肩。

    就五月训练而言,墨上筠完全没有参与其中的想法。

    训练量、训练方式如何,最终还是由阎天邢拍板,而身为总教官,阎天邢定然是心里有数的。

    也就是说——

    这混蛋逗人玩呢。

    墨上筠可没有掺和的意思。

    但,实在是太无聊了,困意理所当然地席卷而上。

    阎天邢朝一旁的助教看了眼,示意人过来,附耳说了两句话。

    不一会儿,就在季若楠跟仲天皓的讨论陷入僵持的时候,几个助教端上了泡好的浓茶,每个教官有一份。

    墨上筠看着摆在跟前的浓茶,颇有深意地朝阎天邢看了一眼。

    阎天邢就当她是感激,坦然地接受她的视线。

    墨上筠无语得很。

    “叩。”

    墨上筠坐得端正,抬起手指,敲了敲桌面。

    适时打断了季若楠跟仲天皓的争论。

    “墨教官有什么意见?”

    仲天皓第一时间看向墨上筠,刚刚窝了一团怒火,此刻面对墨上筠,态度和口吻都不是很好。

    墨上筠也没有在意,直接道:“我们都是女兵教官,能管的也只是女兵的事儿。我的看法是,男兵的训练由他们的教官做决定,女兵的训练,看她们的训练情况再留进行临时增减。”

    “这怎么行?”仲天皓反应顿时大了起来,“训练怎么能儿戏?!”

    墨上筠眉头微动。

    得。

    现在所有注意力都转移到她身上来了。

    墨上筠也不气,平静地将锅给甩了出去,“既然这样,就让阎教官来做决定吧。”

    话音一落,落到她身上的视线,忽然变得诡异起来。

    阎天邢哑然失笑。

    这丫头,动不动就给他找事儿。

    不过,第一件事就讨论了这么久,他也觉得有些无聊,也没有再继续听他们争辩的意思。

    所有的注意力,一下转移到阎天邢身上。

    阎天邢也没有多做考虑,直接道:“训练量暂时不做改变。不过,在今后的训练里,教官可根据训练情况,对量进行适量的增减。”

    这回答,倒是跟墨上筠的意思,如出一辙。

    只是,由他出声的话,便没人再敢说一声“儿戏”。

    扫了眼悻悻然的仲天皓,墨上筠摸了摸鼻子。

    凭兵龄、经验、军衔、职位,仲天皓都比阎天邢要差一截,就算仲天皓有意见,但他是将“绝对服从”贯彻落实的那种人,不可能跟阎天邢杠起来。

    “继续。”

    阎天邢开始进行第二项的讨论。

    有关训练的问题,谁也不敢放松,所有的教官还没从上一个问题中抽出身来,很快就要进入下一个问题的讨论。

    基本上,新教官们提出来的所有问题,季若楠等一批教官,都有很大的意见。

    而,往往到最后,由阎天邢拍板之际,都是采用折中的处理办法。

    谁的意见都听。

    换句话说,也是谁的意见都不听。

    光是训练问题,足足讨论了近两个小时。

    一个个都说的口干舌燥。

    墨上筠这个基本不说话的,都喝光了两杯茶。

    等到第三杯茶添上之际,阎天邢终于提及到最后一个问题——

    “最后,新来的教官对格斗训练存在一定质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