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278、准备跟阎爷提点意见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

    学员们各忙各的,教官们也没有跟仲天皓久聊。

    墨上筠率先带着一帮助教撤离。

    可怜了季若楠,碍于礼貌,没法跟墨上筠一样离开得那么决绝,只能待在原地,一边等着组学员收拾垃圾,一边跟仲天皓寒暄。

    得亏了仲天皓心情很不爽,内心极其无比的愤怒,以至于没心思跟季若楠多聊,随便说了几句后,就离开了。

    虽然仲天皓挺没礼貌,可季若楠还是在心里松了口气。

    这位新来的女兵教官,绝对不是一善茬。

    还是让墨上筠跟他杠吧,她现在是有心无力……

    组连续输了两周了,想要再次让组振作起来,确实是需要花不少的功夫。

    *

    墨上筠回到宿办楼。

    到二楼的时候,见到最新的办公室里亮着灯,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

    在走廊站了三秒,墨上筠最后扫了一眼时间,估摸着再去打声招呼的话,将会耽搁不少的时间,于是她果断选择了上楼。

    就当什么都没有注意到。

    三楼的宿舍都熄了灯,但墨上筠估摸着,除了无事一身轻的段子慕,其他教官都不在。

    路过35和36宿舍时,墨上筠顿了顿。

    两扇门都没有关,视线往里面一扫,明显能见到还未进行整理的床铺。

    摸了摸下巴,墨上筠没有久留,直接来到31宿舍前面。

    但,刚用钥匙开了门,就听到楼梯处传来的脚步声。

    就一个人。

    闻声,墨上筠停顿了下,随后一偏头,朝楼梯方向看了眼。

    楼梯附近是感应灯,脚步声又没有刻意放轻,灯光很快就亮了起来。

    下一刻,映入眼帘的,是面如死灰的澎于秋。

    隔着一段距离,分明能感觉到澎于秋方向传递过来的阴森气息,一双桃花眼全然没有那勾魂撩人的味道,有的只是恨不能将人挫骨扬灰的抑郁。

    饶有兴致地停在原地,墨上筠朝澎于秋挑眉,“怎么了?”

    澎于秋转身的第一眼就看到了她,但听到她的声音,才正眼瞧她几眼。

    打量间,已然走近。

    澎于秋停在33,也就是他自己的宿舍前。

    “要改革了。”

    朝她递了个眼神,澎于秋声音阴森森的。

    “哦?”

    墨上筠扬眉,略带疑惑。

    与此同时——

    34宿舍的门,随着“嘎吱——”一声,开了。

    段子慕神情慵懒地从门内走了出来。

    模样将醒未醒,穿着一件迷彩短袖和长裤,似乎是睡到一半被吵醒,出来查看情况的。

    “什么情况?”

    倚靠在门边,段子慕睡眼惺忪地看向这边,声音懒懒地朝他们问。

    澎于秋站定,看了看左边,又看了看后边。

    心想这左右夹击的,就这么走了,也忒不厚道了。

    于是,澎于秋拍了拍手,直截了当道:“就刚刚,新教官在一楼和二楼转了一圈,发现了不少问题,他们决定加班加点地将这些问题汇总,然后跟阎爷提意见。”

    “提意见?”

    墨上筠眉头微抽。

    提意见也就罢了,还跟阎爷提?

    “他们见过阎教官了吗?”段子慕想了想,在一旁不紧不慢地问。

    “没有。”

    澎于秋耸肩。

    本以为阎爷在办公室呢,结果不知道去哪儿了。

    “不在办公室?”墨上筠狐疑地问。

    “不在。”澎于秋肯定道。

    墨上筠微微一顿,瞬间安静下来,随后朝澎于秋和段子慕使了个眼色,视线朝32的门口扫了扫。

    澎于秋和段子慕愣了愣,立即反应过来。

    顿时心一寒。

    “咳,”半响,还是澎于秋出声打破宁静,“还是先睡吧,明天还得早起呢。”

    “等等。”墨上筠出声叫住他,对上澎于秋疑惑的眼神,墨上筠也不啰嗦,直接问,“他们从你身上挑出了什么毛病?”

    刚刚澎于秋那模样,摆明了是被欺负惨了。

    “这个。”

    澎于秋停顿了一下。

    “嗯?”

    墨上筠顺势接过声,有种势必要听到结果的意思。

    “那什么,不出错的话,接下来这段时间,我们的手机怕是要被没收了。”

    澎于秋近乎无奈地说完,然后直接推开门,没等墨上筠再次发问,就已然进了门。

    一转眼的功夫,走廊之上,就只有墨上筠和段子慕二人。

    站在中间的澎于秋一消失,他们的视野里就只剩下对方,皆是在原地顿了顿。

    三秒没说话。

    段子慕忽然想出声的时候,冷不丁听到楼梯间传来的脚步声。

    两人这一次神奇的默契,一言不发的,直接进了门,连关门声响几乎都是同一时间响起的。

    门一关,墨上筠就将新教官的事抛于脑后,拿了衣服去洗了个冷水澡,然后回来直接睡觉。

    *

    翌日,四点。

    墨上筠提前醒来。

    然而,决定取消晨练的墨上筠,赖了会儿床,一直等到四点半,才慢吞吞地从床上翻身起来。

    简单的洗漱、整理被褥。

    在这期间,隐隐听到走廊上有开门关门的声音,墨上筠静静听了几秒,但没有放在心上,继续做自己的事儿。

    她睡眠很浅,昨晚这些教官接连不断地回来,开门关门的声音更是猝不及防地响起,墨上筠整晚都没有进入过深度睡眠。

    此刻,正暴躁着呢。

    谁早起了这种事,她可懒得管。

    整理好后,墨上筠直接出门。

    马上五月了,天亮的越来越早,但眼下时间太早,外面还是黑漆漆的一片。

    扫了眼外面寂静的基地,墨上筠懒洋洋地整理了下帽子,放轻脚步,悄无声息地离开三楼。

    很快,来到二楼。

    本就想去办公室眯个二十来分钟的墨上筠,刚一拐弯,就见到最新的那间办公室,里面亮着灯。

    门开着,白炽灯明亮的光线从门口、窗户处投射出来,照亮寂静黑暗的走廊。

    这夜实在是太静,墨上筠能清楚听到门内的声响。

    很轻,是翻资料的声音。

    暂时对新教官避而远之的墨上筠,在原地想了想,最后摸了摸鼻子,转身顺着楼梯朝一楼走去。

    一楼到底,墨上筠顿住脚步,抬眼朝可见范围内的基地扫了一眼。

    本想计划着去哪儿的,可在抬眼的瞬间,就见到站在宿办楼外的空地上,手里拿着一枚哨子,正来回踱步的……仲天皓。

    那阴郁的脸色,跟昨晚所见的,如出一辙。

    就在墨上筠见到他的那一瞬,他也感觉到有人的视线,立即停下脚步,敏锐地朝墨上筠的方向看了过来。

    还在纳闷是谁的仲天皓,一见到是墨上筠,没来由地愣了愣。

    很快,想到了昨晚在墨上筠那里受到的怒火,仲天皓神情一下就垮了。

    黑着一张脸,强忍着没有跟墨上筠发飙。

    “仲教官,早啊。”

    坦然地离开楼梯,墨上筠慵懒地朝仲天皓打着招呼,随后慢悠悠地朝他走过去。

    墨上筠声音清冷,随着清晨里微凉的清风,总给人一种漫不经心、混不在意的调调。

    仲天皓朝她身后看了几眼,确定就只有她一个人后,眉头拧了拧。

    “就你一个人,其他人呢?”

    仲天皓冷声朝墨上筠问道,语气中夹杂着一定的质问。

    墨上筠眉头微动。

    大概摸清了仲天皓的意图,墨上筠直接提醒道:“晨练五点半。”

    “五点半晨练,一定要五点才能起来?!”仲天皓一下就恼火了,语气很冲地道,“做教官的,不比学员提前准备,像什么话!”

    “……”

    墨上筠沉默片刻。

    抬眼,打量了下仲天皓。

    国字脸,五官端正,是那种就算是站在那里,也是看着很严肃的人,寻常人对这样的人,基本都是避而远之。

    此时此刻,一生气,浓眉紧紧皱起,无形中一股压力扑面而来。

    ------题外话------

    仲天皓是女兵教官,而非女教官!他是大老爷们儿!27岁的大!老!爷!们!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