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277、仲天皓PK墨上筠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不知怎么回事,隐隐能感觉到,学员中有种迫不及待的看戏心情。

    仲天皓第一时间发现异样,顺着众人的视线抬眼看去。

    站在墨上筠身边的人,皆是默契地让开,仲天皓一眼就见到了立于人群中的墨上筠。

    曾看过墨上筠的照片,仲天皓也重点研究过墨上筠的带兵记录,自然,看到人,就顺利认出了她。

    很突出的气质,在人群中极为显眼的那种,浑身闲散慵懒,却不像个正经严肃的教官——最起码,不是仲天皓印象中应有的教官模样。

    墨上筠抬起眼,淡淡地朝这边看了看,随后懒懒地抬起腿,径直朝这边走了过来。

    所有还留在这里的人,都紧张地看着她。

    身为第一批教官中,众所周知最不敢招惹的教官,不少人还是很期待她跟新来的、面色不善的教官对抗上的。

    有好戏看了!

    “仲教官。”

    一直走至季若楠身后一米远处,墨上筠才朝仲天皓打了声招呼。

    话音落却,再往前走了几步,墨上筠站定在季若楠身侧,站姿闲散,一手放到裤兜里,站得没有一点兵样。

    一看她这模样,仲天皓的脸色,瞬间阴沉到极致。

    哪有教官这副模样的?!

    “墨教官,你身为教官,就该以身作则!”仲天皓气不打一处来,眉头一拧,语气冷不丁重了起来,“你看你站的,像什么样?!”

    “哦。”

    墨上筠嘴角微抽,将手从裤兜里放出来。

    斜斜向前的左腿收回,在仲天皓的注视下,站的笔直端正。

    还真的听了话。

    季若楠古怪地扫了她一眼。

    见到墨上筠还算是听话,仲天皓的神情才算稍稍有所转变,眉目间的愠怒渐渐淡了不少。

    “就过来认识一下。”

    拧着眉头,仲天皓冷着脸说明来意。

    “那感情好。”

    墨上筠微微眯起眼,非常利索地应下了仲天皓的话。

    她话音落却,仲天皓和季若楠意识到不对劲,可还没来得及作何反应,就见得墨上筠手指弯曲递到唇边,顿时吹出了一声口哨。

    一声哨,吸引了在场学员的注意力。

    下一刻,墨上筠转过身,朝后面的学员一招手,“集合!”

    学员们摸不着头脑,但听命行事是军人的职责,他们没有任何犹豫的,迅速朝墨上筠汇合!

    不到一分钟,所有学员就有条不紊地组织成列队,在墨上筠前方整齐排列。

    拍了拍手,墨上筠往前走了两步,朝他们离得近了些。

    “介绍一下。”墨上筠抬手,指了指身后站着的仲天皓,“仲天皓,仲教官,也就女兵的新教官,今后同我、季教官二人一起带领女兵。”

    简单地介绍完,墨上筠又适当地退开几步,免得挡住了仲天皓的身影。

    推开后,墨上筠打了个响指,不紧不慢道:“来,打声招呼。”

    “仲教官好!”

    在场所有人,异口同声地朝仲天皓喊道。

    声音嘹亮,几乎盖过了刚刚响起的熄灯哨。

    墨上筠默默地摸了摸自己的左耳。

    反应比想象中的有点大。

    再一抬眼,墨上筠看了看仲天皓的脸色。

    得。

    更黑了。

    仲天皓冷飕飕地朝墨上筠那边看了眼。

    墨上筠介绍他的行为,挑不出什么错,可由墨上筠代替对他进行介绍,加之这做作的举动和喊声……

    怎么看,都是在给仲天皓下马威。

    无一不是在告诉他——

    他是新教官,这些学员,是听老教官的!

    “仲教官,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墨上筠笑眼看着仲天皓,很是和气的样子。

    再一次被墨上筠抓住主动权,本来想好好教育教育这群不守规矩的小兔崽子的,但仲天皓此刻已经没了心情。

    “没有。”

    仲天皓青着脸吐出两个字。

    季若楠佩服地看着墨上筠。

    够厉害的。

    借着学员,不明面上跟仲天皓装上,但就这一番举动,实打实地将仲天皓处于“新来的”这一位置上,绝对够仲天皓喝一壶的。

    确定仲天皓没有话要说后,墨上筠满意地挑了挑眉。

    随后,朝所有学员看了眼,懒懒地抬高声音,“还愣着做什么,呱唧呱唧,欢迎一下新教官。”

    经过墨上筠的提醒,所有学员立即回过神来。

    呱唧呱唧,呱唧呱唧。

    整整齐齐的掌声,看着像是在对仲天皓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可实际上……

    呵。

    堪称嘲讽。

    季若楠同情地看着仲天皓。

    今晚,这位新来的女兵教官,怕是睡不了一个好觉了。

    还……

    季若楠收回视线。

    还蛮可怜他的。

    “解散。”

    不待仲天皓开口,墨上筠再抢先一步,朝所有学员发布了口令。

    当即,所有学员听令行事,一转眼化作鸟散,先前整齐的队伍瞬间消失无踪。

    该走的走了,不该走的继续留下来收拾垃圾。

    没有一人主动上前,“慰问”一下这位新来的教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