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275、一群找死的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你们这里有个墨上筠墨教官吧,她人呢?”

    冷不丁听到“墨上筠”这个名字,牧程愣了愣,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这人跟墨上筠有什么渊源,而是担忧对方是因墨上筠第一周的带兵成绩,所以故意来找墨上筠的茬。

    顿了顿,牧程过了片刻后,才颇为警惕地反问:“找她做什么?”

    “没什么,”涂生笑眯眯的,“久仰大名,想见识见识。”

    久仰大名?

    久仰哪个大名啊?

    牧程在心里过了一遍,只觉得墨上筠的“大名”实在是太多了,好的坏的全部都有,还真不好说。

    再看涂生这深不可测的表情,牧程心里一时没有个肯定的想法。

    “这样啊,她”

    一张口,牧程便顿了顿,心想是否要将墨上筠现在的情况如实告知。

    然,正在迟疑间,牧程还没有思考出个结果来,就见先前进了305宿舍的仲天皓走了出来。

    门外的三人,冷不丁感觉到阵阵寒意与杀气,皆是一顿,狐疑地朝房间内看了过去。

    一眼,便见到仲天皓那张阴沉至极的脸。

    “牧教官,食堂那边的事,希望你能给个合理的解释。”

    抬起眼,仲天皓紧紧盯着牧程,一字一顿地出声,低沉而刻板的声音里,增添了让旁人毛骨悚然的危险。

    食堂那边的事?

    牧程稍有疑惑,顺着仲天皓身后看了眼,正好,见到了打开的、通往阳台的门。

    脑海里顿时闪现出一抹信息——

    顺着阳台往下看,虽然相隔着一定的距离,但看到食堂后门空地上的场景,还是不成问题的。

    牧程脸色微微一变,一张口,差点儿没咬到舌头。

    好在,这个时候,隔壁304的门被打开。

    段子慕从门内走了出来。

    顿时,所有人的视线都朝隔壁看了过去。

    “你们应该都知道,女兵ab两组每周进行pk,外面那是b组pk赢了后的奖励。”

    段子慕不紧不慢地走过来,似是将他们的话全然听到了,直截了当地解释道。

    “不像话!”

    仲天皓没好气地道。

    “什么情况?”

    一无所知的涂生,嘟囔了一声,然后直接朝305宿舍走了进去。

    很快,石光启也紧随而上,跟在了涂生后面。

    两人在走廊上转悠一圈,远远看到了某一幅和乐融融、欢乐庆祝的场面后,又匆匆往门口走了过来。

    “两位教官,这是挺不像话的啊,”涂生站在仲天皓身边,也站定了一方的阵线,“这是什么地方?集训营啊!就这场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节日晚会呢!不是,你们怎么能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呢?”

    “两个女兵教官呢?”

    另一旁的石光启紧随着也发问。

    “为了防止她们庆祝的时候出乱子,教官陪同。”段子慕慢条斯理地回答着,在牧程旁边站定,“纠正一下,这种奖惩并非我们允许的,而是得到总教官批准、允许的。三位新教官若是有什么意见,大可不必跟我们叫嚣,二楼左拐,最尽头的便是总教官的办公室,你们可以直接找他。”

    一口一个总教官,全然将这烂摊子丢到了阎天邢身上。

    牧程嘴角直抽搐。

    这年头,敢出卖、坑害阎爷的,真是越来越常见了。

    牧程开始琢磨着,是不是要先一步撤离,免得阎爷把“坑他”一事归咎于自己。

    “阎教官那边我们会去提意见。”仲天皓冷声道,“你是谁?”

    “段子慕,射击教官。”段子慕道。

    仲天皓眉头皱了皱,凌厉的视线打量了段子慕几眼,最后哼了一声,收回视线,朝牧程道:“牧教官,我们的办公室在哪儿。”

    牧程摸了摸鼻子,心里还在纳闷这事到底有没有就此过去,可面上却道:“办公室收拾好了,我这就带你们过去。”

    “我放一下行李。”涂生连忙说着,随后朝石光启和仲天皓道,“你们俩住一个宿舍吧,我去隔壁住。”

    一说完,就跑了出去,来到隔壁的306宿舍。

    不多时,三个教官都将行李丢下,跟着牧程回到二楼的新办公室。

    段子慕站在走廊上,看着这四人离开的身影,眉头不自觉地动了动。

    才刚来,新教官和先前的教官,俨然自动划分成两拨人。

    这架势——

    接下来有得玩了。

    不过,身为射击教官,段子慕还真没有掺和这种事的意思,坦然地进了自己宿舍的门。

    *

    九点五十。

    早已从特地过来报信的助教那里得到消息的墨上筠,特地在看清楚时间后,朝四周围扫了几眼。

    还没有见到新教官到来。

    看样子,要么是没有发现,要么是不来追究了。

    十点熄灯,夜宵也差不多该结束了,墨上筠直接朝唐诗打了声招呼,示意她通知b组学员在十点前撤离。

    唐诗立即领命而去。

    很快,b组的学员自觉组织起来撤离。

    至于a组,还得准备后续的收场,眼看着b组学员纷纷起身离开,她们也算是松了口气,开始收拾。

    不过,过来蹭吃蹭喝的男兵们,也很自觉地帮a组收拾摊子和垃圾。

    身为军人,最起码的素养还是有的,b组虽然将垃圾交给a组处理,但在她们离开之前,垃圾都被整齐分类,收拾垃圾的只需要去捡即可。

    这是墨上筠在上一周b组学员夜宵之前留下的规矩。

    所有规矩共计三条:制造垃圾不可避免,但不能随意乱丢;娱乐的时候可以尽情娱乐,但时间一到,必须准时撤离;a组同志已经够憋屈的了,b组都是有素质的学员,尽量理解一下a组同志在做苦力时产生的负面情绪。

    这些夜宵是墨上筠争取到的,自然,b组也对墨上筠的这三条规矩很是遵守。

    ab两组的第二次夜宵活动,也就此顺利地结束。

    “哔——哔——哔——”

    在和乐融融的气氛里,刺耳的哨声,极不协调地响了起来。

    一群人下意识朝墨上筠所站的方向看去。

    可,迅速意识到情况不对劲,他们立即转移视线,顺着声源而去。

    迎面走来,一个身着军装常服的男人。

    气场很强,让他们下意识升起疑惑,心里多少有了些许防备之意。

    很快,那男人越走越近。

    然后——

    “啊——”的一声,正在收拾垃圾的b组女学员,冷不丁被凳子绊倒,下意识地往前一步给稳住了,可手中的垃圾袋却正好丢了出去。

    哗啦啦。

    袋子里吃剩的竹签,全部散开,如天女散花一般。

    男人站定。

    躲过了迎面而来的垃圾袋,却没有躲过那分散砸过来的竹签。

    “”

    那一瞬,万籁俱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