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267、这就想无法无天了?【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九点。

    阎天邢从办公室出来,回到临时的演习部。

    演习部设在一楼,他刚来到门口,就见到刚从食堂方向一起走过来的墨上筠、澎于秋、牧程三人。

    天色很暗,灯光昏黄,他们手里,还拿着馒头,一边优哉游哉的吃,一边慢悠悠散步,好不悠闲自在。

    根本不像是还要观察学员的教官,压根是过来度假逍遥过日子的游客。

    再看墨上筠站在中间,澎于秋和牧程分别站在两侧,一左一右就跟护花使者似的,阎天邢脸都青了。

    而——

    似乎感觉到阵阵冷气的三人,也适时地偏了下头,无比默契地朝这边看了过来。

    正好,一眼就见到站在门口、正阴森森看向这边的阎天邢。

    三人顿时一顿。

    尔后,眼珠子动了动,三人进行隐晦的视线交流。

    “今天天气真好。”

    静默间,牧程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

    澎于秋口中的馒头,险些没全部喷出去。

    尼玛!

    能不能来点有营养的话题来转移话题?

    这时,墨上筠仿佛没看到阎天邢似的,悄无声息地转过身,只留下一个背影。

    “墨教官,你去哪儿?”牧程一偏头,纳闷地问了一声。

    “反思。”

    墨上筠冷静地吐出两个字。

    尔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牧程愣怔地眨了眨眼,随后跟澎于秋面面相觑。

    他们是跟着墨上筠一起去反思,还是直接找阎爷主动承认错误?

    这这这

    不好办呐!

    “选阎爷吧。”

    沉思半响,澎于秋建议道。

    就现在的墨上筠,还不足以跟阎天邢抗衡。虽说墨上筠能保证自己的安全,但决不能保证他们俩的。

    索性跟阎爷主动承认错误,比跟着墨上筠一起要保险得多。

    “行吧。”

    牧程欲哭无泪地点了点头。

    下次绝对不能跟着墨上筠胡来。

    人家是有免死金牌的,他们可是只有一个脑袋,分分钟挂了就没了。

    *

    为了躲避阎天邢的威胁,墨上筠以“反思”的名义,继续坐在操场的小板凳上数星星,顺带将从炊事班顺来的馒头给吃完了。

    刚吃完,就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

    墨上筠眉头微微一动。

    最后,脚步声听了,而人正好停在她身后。

    “吃完了?”

    头顶,飘来阎天邢阴森森的声音。

    “谢阎教官关心。”

    墨上筠腰杆笔直、直视前方、面不改色地回答。

    如此理直气壮地回答,险些把阎天邢直接给气笑了。

    伸出腿,将右边的一条小板凳勾过来,离得墨上筠近了点,随后,阎天邢在墨上筠身边坐了下来。

    “知道你们组牺牲多少了吗?”

    将皮手套取下来,阎天邢懒懒地问。

    “不知道。”墨上筠一板一眼地回答。

    明明知道,从食堂回来后,连导演部的门都没踏进去过,自然不可能知道牺牲的人数。

    偏了偏头,阎天邢饶有兴致地看着她,“墨上筠同志,这算不算你的失职?”

    眼睑掀了掀,墨上筠义正言辞道:“不算,这叫适当的冷静。”

    不然把你导演部都给砸了。

    站在这里,什么都不做,什么也做不了,连适当地指导都无法传递给学员,就只能眼睁睁等着惩罚一点一点的增加,窝火不窝火?

    特么的太窝火了!

    一直以来,墨上筠习惯以自己的能力掌控局势,偶尔会有失控的地方,但她都有及时的补救方法,因为意外偏离圆轨道的发展,也能被她生生给扭转回来。

    只要参与其中,她就能有所把握。

    眼下——

    当然了,从某个角度来说,也算是‘参与其中’。

    只是,她参与的只有惩罚,完全不存在过程。

    也就是说,空有一番本事,却没有用武之地。

    整体来看,性质倒是没有那么严重,只是看到他人出错,一点点地见着自己惩罚的增加怎么说,也是个难熬的过程。

    墨上筠干脆就不去关注了。

    更何况,在她眼里,b组所有学员的牺牲,虽然在情理之中,但若仔细去了解的话,b组学员估计今后没好日子过了。

    越认识到她们的缺点,墨上筠越有挑剔的资本。

    但这时候过于挑剔,b组学员承担不了这种压力。

    “有想过理由吗?”阎天邢无奈地问道。

    “唔,”墨上筠仔细想了想,随后挑眉,笑问,“其实内心本质是‘变态’?”

    “”阎天邢被她一哽,没好气地拍了下她的脑袋,随后嗓音低沉地威胁道,“因为擅离职守,澎于秋和牧程罚了五千字的检讨。作为始作俑者,你翻个倍怎么样?”

    墨上筠拍开他的手,沉默片刻,随后微微蹙眉,摇了摇头,一本正经道:“出卖队友,他们就罚五千字?”

    “你再贫?”阎天邢气得直挑眉。

    墨上筠摸了摸鼻子。

    随后,斜眼看他,墨上筠狐疑地问:“锻炼一下我们的定力?”

    阎天邢盯着她看了几眼,只觉得怒火消散不少。

    墨上筠一旦正经起来,还是挺顺眼的。

    顿了顿,阎天邢道:“差点儿。”

    “哦,”墨上筠耸肩,“那还是你的心态问题。”

    “我什么心态问题?”阎天邢无语地问。

    “变态?”墨上筠挑了挑眉。

    阎天邢脸色黑了黑,“那是你。”

    也就墨上筠这种恶趣味,才能在自己能做主的情况下,看人无故受罚。

    “行,是我。”

    墨上筠微微点头,似是无奈地应了阎天邢这‘无理取闹’的‘污蔑’。

    阎天邢停顿了下,才意识到不对劲——被墨上筠给耍了。

    当即,手臂一抬,将墨上筠的肩膀给压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