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263、不不不,心狠手辣的是我【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

    “其实很简单,上一周也有人质疑阎爷,不过……最高的被扣了2分,傻子才会跟他争。”

    墨上筠挑眉,稍有恍然。

    难怪……她看过那一天的扣分记录,有两个直接被扣到当天走人。

    但是没有一一记录因怎样的理由扣分,更没有人跟她解释,一直到现在也没有摸清楚原因。

    现在倒是有点能理解了。

    想了片刻,墨上筠问:“没人有意见?”

    轻咳一声,牧程眼角余光朝阎天邢方向扫了眼,低声道:“没那胆子。”

    阎爷可没有墨上筠这样好说话,更没有跟他们一样会按规矩办事。

    他所定的,就是规矩;他所说的,就是命令。

    在上周阎天邢带兵之前,墨上筠就是这批学员心目中的‘恶魔’,但墨上筠就算再霸道,也会给学员们解释的机会,允许学员在她面前提出反驳意见,虽然会被她一一反驳回去,但她好歹也给了人家公平质疑的权利。

    可是——

    在阎天邢这里,想都别想。

    任何的质疑和反驳,只会让学员流失更多的积分。再无畏无惧的兵,到阎天邢跟前,也只有规规矩矩向积分低头的份。

    这是阎爷的一贯作风。

    有点脑子的,就不会拿积分来冒险,而没脑子的,尽早淘汰为好,他也不需要只有狠劲、没有脑子的兵。

    “这样。”

    墨上筠眉头微动,似是恍然地点头。

    随即,抬起眼睑,扫了前面的阎天邢几眼。

    啧。

    这人哪,不比较一下,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多和善。

    自认为手段颇为残忍的墨上筠,此时此刻,对阎天邢甘拜下风。

    斜眼看着墨上筠,牧程暗自洋洋得意。

    就这,对阎爷来说,只能说是小手段。

    真狠的时候,在集训营,估计是见不到了。

    *

    又一个扣五分,三个人出局。

    没人敢叫嚣。

    三个人老老实实离开队伍。

    有的人,是否好说话、能说话,一眼就能看出来。

    经过上一周见识过阎天邢带兵,他们俨然清楚意识到,跟阎天邢发表任何意见,都是没有用的。

    这人就是独裁!

    他做的决定,没有商量的余地!

    三个人抑郁地走了。

    剩下的学员,处于高度紧张状态。

    阎天邢手一挥,将这一批学员交给萧初云、澎于秋、牧程三人。

    接下来的晨练,由他们仨分批带领进行训练。

    墨上筠、段子慕、季若楠三位新手,基本就是给他们三人打下手的,监督在他们三人手里前几个项目不合格的兵。

    至于在紧急集合中那一批合格的兵,全然由阎天邢来接手,进行其他的训练。

    墨上筠跟牧程领着一批在紧急集合中用时最久的学员离开时,特地看了眼腕表。

    4点5分。

    距离7点的晨练结束,还剩下将近三个小时。

    而,这只是这一天的开始。

    临走前,墨上筠看了阎天邢一眼,神情若有所思。

    接下来三个小时,墨上筠基本上全程客串。

    同时,也见识到牧程的长进。

    三月见牧程时,带兵并没有什么突出的地方,而到现在,牧程明显得心应手,任何突发的意外情况,也能轻轻松松处理。

    墨上筠闲的没事,特地去拿了助教控制的水枪,精准无误地朝落后的学员身上冲,玩得不亦乎。

    一个晨练的时间,学员们有没有长进墨上筠不知道,但墨上筠学会开水车这一事儿,牧程是完全看在眼里的。

    晨练结束,墨上筠特地看了看。

    走了12个人。

    昨天晚上,所剩积分岌岌可危的学员,基本上一次性淘汰得个干净。

    对于落后这一批人的淘汰手段,真是一点儿都不拖泥带水。

    于是,墨上筠愈发觉得自己的训练手段过于温和。

    早上吃过饭,墨上筠回办公室看完今天的全部训练安排后,就拿了内务登记表,提前十分钟抵达了宿办楼。

    “墨墨——阿——阿秋!”

    一到二楼,就见到浑身湿漉漉的燕归,刚跟墨上筠打了声招呼,燕归就打了个喷嚏。

    再一抬眼,眼泪都要留下来了。

    墨上筠同情地给他递了一包纸巾。

    “谢谢啊。”燕归将纸巾接过来,却没有抽出纸巾,而是可怜巴巴地瞅着墨上筠,“墨墨,早上你是不是针对我?”

    “什么?”

    墨上筠似是不明所以地问。

    燕归险些被她气得再打一个喷嚏。

    “水枪的中心一直都是我,你就是控制水枪的其中之一,我说墨墨啊……”燕归眼睛通红的,眼泪汪汪,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被墨上筠气哭了,“古人说了,做人要厚道。阎教官已经够心狠手辣了,你不能被他给带坏了吧?”

    燕归也是够委屈的。

    这才一个月,就被扣了五十来分,其中有近半都是被墨上筠给扣的。

    今天就一个晨练,燕归生生在墨上筠的水枪加持下,被扣掉七分。

    加上紧急集合不合格被扣的两分,已经是九分了。

    这才只是个晨练,接下来还有上午、下午、晚上的训练。燕归估摸着,倘若再这么被扣分下去,就见不到下个月的墨墨了。

    墨上筠挑眉,“谁心狠手辣?”

    “阎教官啊!”燕归理所当然道。

    “嗯?”

    墨上筠威胁地扬声,眼眸微微眯起。

    “……”燕归分外惊讶地睁大眼,紧随着,连忙出声挽回局面,“不不不,心狠手辣的是我。”

    “走吧。”

    墨上筠摆了摆手,表示不会追究。

    “墨墨……”

    往前走了一步,燕归依依不舍地看着墨上筠。

    无奈地斜了他一眼,墨上筠直白道:“放心,你白天扣不了几分。”

    “真的?”燕归眼睛顿时一亮。

    “嗯。”

    墨上筠肯定地点头。

    白天的训练,基本都是燕归擅长的项目,只要燕归不作死,保证自己的积分,应该没什么问题。

    晨练的水枪目标,她确实是故意对准燕归的……

    不过,主要原因还是因为燕归体能落后,不扣他几分,他意识不到自己体能方面有多差劲。

    想了想,燕归又后退一步,凑到了墨上筠跟前,抬手指了指自己通红的眼睛,可怜巴巴道:“墨墨,你看我眼睛……”

    眉头微抽,墨上筠丢了他一白眼,“滚。”

    伴随着那一个字的,还有一小瓶眼药水。

    燕归伸手接过,手掌一摊开,见到那瓶眼药水,立即喜笑颜开,“墨墨,你怎么这么好呢?话说,第四周的pk成绩也快出来了吧,听说你们还会吃夜宵……”

    冷飕飕扫了眼别有居心的燕归,墨上筠一脚就朝他飞了过去。

    “别别别,我马上走,马上走。”

    燕归麻利儿地躲过她这一脚,一喊完,就飞速朝楼下跑去。

    燕归的身影,从眼角余光处一闪而过。

    墨上筠无奈地收回视线。

    一转身,墨上筠继续顺着楼梯往上走。

    然,右脚刚刚踏上第一个台阶,墨上筠就停了下来。

    抬眼往上一眼,赫然见到站在最上一个台阶的身影,对方居高临下地站在那个台阶上,微微垂下眼睑看着下方,眸色一派清冷,没有露出一丝的情绪。

    是游念语。

    两人的视线对上,两秒后,游念语从楼梯上方,一步步地走下来。

    一直走到距离墨上筠三个台阶的地方,游念语再一次停下,挡住了墨上筠的去路。

    “身为教官,偏袒学员,可以吗?”

    直视着墨上筠的眼睛,游念语一字一顿地质问,声音冰冷,夹杂着明显的敌意。

    “身为教官,我没有在训练场上留情。”墨上筠眯起眼,不紧不慢地反问,“身为朋友,关心一下,有什么问题?”

    公与私,墨上筠一向分得很清。

    游念语眼底淡出讥讽笑意,“以教官之便,跟学员透露训练项目,也没有问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