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262、阎爷,注孤身啊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

    暗自琢磨了下,墨上筠将手中的积分表给翻开。

    啧。

    今天指不定得走多少人。

    “放心吧,”看穿了她的心思,牧程一拍胸口,直接道,“阎爷早就准备好了,一辆大巴,装个二三十人不在话下。”

    说到这儿,牧程还止不住为阎天邢说好话,“怎么样,阎爷够贴心吧?”

    墨上筠打量他一眼,“是贴心,可惜了,看不到你的好。”

    牧程愣了愣。

    看不到他的好?

    什么意思?

    不对啊……这话怎么就这么暧昧呢?!

    “我……”猛地意识到什么,牧程顿时结巴起来,“我是有对象的,我对阎爷,绝对没有非分之想!”

    “知道。”

    抬手,沉重地拍了拍他的肩,墨上筠认可地点了点头。

    牧程一个哆嗦。

    她……知道啥了?

    眼看着不合格的学员俯卧撑快做完了,墨上筠也没跟牧程继续耽搁,先一步转身回到教官行列。

    牧程不明所以地跟在后面,只觉得怪怪的,本想凑到阎天邢跟前好好解释解释,可还未近身,就被一脸无奈的澎于秋给强行拖过去了。

    “干嘛啊?”

    牧程毫不领情地瞪了澎于秋一眼。

    澎于秋揽住他的脖子,狠狠盯了他一眼,“找死啊你?老实点儿,人家的事,你瞎掺和什么?!”

    “……”

    牧程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

    尔后,意识到自己死里逃生,于是回应了澎于秋一个感激的神情。

    澎于秋丢了他一白眼,懒得管他。

    *

    在阎天邢的注视下,墨上筠走至阎天邢的身边。

    刚站定,阎天邢就将训练计划塞到她手上。

    “知道错了吗?”阎天邢一偏头,低声在她耳边道。

    “阎教官,你知道你现在的行为,叫什么吗?”

    墨上筠心安理得地将训练计划翻开。

    “哦?”阎天邢眉头微挑。

    墨上筠快速地看着晨练的训练计划,但口吻却是一本正经地道:“这叫对同志的不宽容。”

    阎天邢一哽,被她气的神情愈发阴沉。

    感情她没有看训练计划,他委婉地警告一下,还是他的错了?

    “注孤身啊。”

    迅速将晨练安排看完,墨上筠声音低低的,语气故意而强调,还优哉游哉地加了点威胁成分。

    阎天邢一掌拍她脑袋上。

    始终下不了重手,力道很轻。

    “墨上筠同志,得寸进尺了啊。”阎天邢语调阴森森地威胁道。

    墨上筠挑眉轻笑,用卷成筒的纸张将阎天邢的手拍开,不紧不慢道:“俯卧撑快结束了,我去看看我的兵。”

    说完,还真的没有任何停留地走了。

    除了阎天邢,其余几个听不清他们谈话却能看到他们动作的教官,眼角余光纷纷飞了起来,忍不住打量着墨上筠和阎天邢二人。

    妈的。

    这大清早的,还给他们喂狗粮。

    尤其是段子慕和季若楠,神情古怪地看着两人嘀嘀咕咕后,又来个摸头杀的场景……好家伙,一点儿都不顾及旁人感受的。

    这世上最不要脸的事,就是一个明知道身边有暗恋之人,一个明知道前任也站在身边,偏要不管不顾地秀、恩、爱!

    这样的人,就该浸猪笼。

    两人极其阴暗的想着,殊不知竟然想到一块去了。

    *

    就那批不合格的学员而言,五百个俯卧撑,仅仅只是个开始。

    俯卧撑做完,他们眼睛刚刚恢复点视线,就被阎天邢一声哨响,全部整整齐齐地集合。

    墨上筠特地看了眼时间,3点5。

    接下来1分钟,阎天邢对他们进行了惨无人道的人身攻击。

    挑了几个比较典型的例子,对他们给予单独扣分、单独讽刺的双重心理惩罚,墨上筠借着夜色,都能清楚看到那几个学员委屈又愤怒的神情。

    心理素质差点儿的,险些没有直接哭出来。

    墨上筠摸了摸鼻子,忙里偷闲地反思了一下,自己损人的功夫也就阎天邢的九牛一毛。

    “刚点名的几个,站出来。”

    在列队里转了一圈,阎天邢走至列队前面,声线慵懒而随意。

    当即,一帮被损得怀疑人生的学员们,没敢有任何停顿,全部从列队里站了出来。

    整齐划一的,全部站成一排,腰杆笔直,直视前方,不敢有丝毫抗议。

    阎天邢朝一旁的助教看了眼,漫不经心道:“记下,全部扣五分,扣光的走人。”

    负责记分的助教点了点头,一边去看学员们的数字代号,一边迅速给他们将分数划掉。

    出奇的,没有给任何理由,直接被扣分的学员们,虽然表情很恐怖,可却一个“不”字都没敢说出来。

    墨上筠见此,有些好奇地朝阎天邢看了眼,随后,不动声色地后退一步,来到牧程旁边。

    牧程现在一看到她就想跑,当即移动脚步想走人,可没来得及脱身,就被墨上筠似笑非笑的眼神给盯住了。

    牧程头皮冷不丁炸开,犹豫片刻,最终还是妥协地站在了原地。

    偷偷瞥了前方的阎天邢一眼,牧程壮起胆子,紧张地朝墨上筠解释道:“其实很简单,上一周也有人质疑阎爷,不过……最高的被扣了2分,傻子才会跟他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