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253、你穿过开裆裤吗?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31宿舍,门内。

    墨上筠站了片刻,等到走廊恢复平静后,才摸了摸鼻子,将宿舍内的灯给开了。

    把作训帽扯下来,墨上筠将作训服的衣服拉链拉开,手指无意中碰到衣服口袋,触到什么东西,墨上筠微微一顿,手伸到衣兜里,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拿到物品,手掌一摊开,赫然发现两颗糖落到手心。

    墨上筠愣了愣。

    她自然不可能买糖,更不可能将糖随时带在身上。

    衣服是早上换的,之后一直没有换下来过,一直到晚上,她都可以确定,兜里没有其他的东西……

    再者,今个儿一天,近身的人,屈指可数。

    只能是……阎天邢。

    想到这个男人,墨上筠嘴角冷不丁抽了抽。

    直觉告诉她,这是,喝牛奶的犒赏……

    这混蛋。

    墨上筠将糖往书桌上一丢,阴着脸去衣柜旁拿衣服,准备洗澡。

    *

    第二天。

    一个晚上的时间,“b组胜利”的消息,已经顺利地传到了基地每个角落。

    墨上筠负责这一天的晨练,几乎是刚一集合,就感觉到b组学员高涨的激昂情绪,还有男兵中诸多庆贺和打量的视线。

    a组学员的气氛,相对而言,蜜汁尴尬。

    墨上筠没有多言,一声哨响过后,第一时间安排好今早的晨练,然后就拍了拍手,示意他们自觉地晨练。

    连续下了几日的雨,周围的山区有滑坡的危险,河水也暴涨起来,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也应当尽量减少在外的训练,墨上筠就勉为其难地将训练安排在露天的训练场和室内的健身房内。

    至于程度……一如即让地能让人呕血。

    但,习惯了墨上筠晨练的高强度,自然的,吐槽墨上筠的人也少了。

    早晨,七点。

    大部分学员按时完成训练,可一个个都气喘吁吁的,或趴或坐或弯腰,一眼看过去,很难见到几个站得笔直的。

    视线扫到了b组女兵区域,墨上筠见到好些个正在朝她摆手,而唯一站着的人——游念语,视线正好跟她的对上。

    一瞬间,一股凉意从那个方向直逼而来,墨上筠微微凝眉,眸色稍稍沉下来,但,也就几秒的功夫,游念语便转移了视线。

    墨上筠朝那边盯了两眼,随后收回视线。

    再次吹哨,将这一批完成训练的集合后,又集体解散去吃早餐。

    一帮累的筋疲力尽的人,借着早餐的吸引力,总算打起了点精神来,勾肩搭背互相搀扶着走向食堂。

    但——

    b组不少人,并没有往食堂跑,而是直接朝墨上筠围了过来。

    “墨教官!”

    “墨教官!”

    “嘿嘿,墨教官!”

    ……

    一行人兴高采烈地朝墨上筠喊道。

    眉头微动,墨上筠等到她们渐渐停下来,才问:“有事?”

    “她们想问问,a组有什么惩罚啊?”唯恐天下不乱的梁之琼第一个探出头,直截了当地问,“听说教官跟学员一起惩罚,是不是真的?”

    淡淡扫了她一眼,墨上筠微微点头,“真的。”

    “那惩罚呢?”

    “也是罚站军姿吗?”

    “墨教官,我们这一次履行承诺赢了,有没有什么奖赏啊?”

    ……

    墨上筠眉头一挑,手一抬,手指把玩着那枚众人都很熟悉的黑色哨子。

    于是,声音渐渐地平息下来,所有人都自觉地闭上嘴,等待着墨上筠的回答。

    然,不待墨上筠说话,一道熟悉的声音就从墨上筠后方传来——

    “我知道我知道,a组的惩罚是五分钟内,四百米五人六足,不合格的会罚苦瓜汁。”

    燕归兴致勃勃地朝她们讲述道。

    说完,待到她们的注意力转移过来,又呵呵地继续道:“还有,一个非常劲爆的小道消息,今天晚上八点,季教官会请b组所有人吃烧烤,a组负责打杂。”

    “我擦,烧烤!你从哪儿听来的?!”

    “真的假的,a组负责打杂?”

    “不是吧,我们输了就只是罚站,她们怎么牺牲这么大?”

    ……

    面对诸多的疑惑,燕归朝她们挤眉弄眼的,眼神直往墨上筠身上瞥。

    于是,这一帮子人,又期期艾艾地看着墨上筠,准备等着墨上筠的回答。

    “嗯。”

    墨上筠停顿了下,给了个准确的回答。

    “墨教官,你简直太厉害了!”

    “墨教官你真能耐!”

    “我去,竟然能奴役一下a组,我们这不是在做梦吧?”

    “墨教官,您这惊喜给的太大了点儿吧?”

    面前一行人说着,便愈发朝墨上筠靠近,那眨着星星眼,充斥着不可思议的崇拜情绪的表情里,简直恨不得能直接冲上去将墨上筠给扑倒。

    好在墨上筠的气场够强,在这么一大批人面前,依旧能将她们压制住,加之以往的霸道残酷的形象过于深入人心,她们虽然心痒痒地想扑过去表达一下兴奋之情,可最终还是没有付诸于行动。

    a组给她们打杂,肯定不是资源的,就像她们,宁愿花时间去训练场,也不会想着在a组面前服软来激励自己。

    同样的,a组给她们打杂,也绝对不会是惩罚项目之一。

    毕竟第一周的时候,她们输了,可当初的惩罚只是站军姿,想必a组的惩罚也不会太过残忍。

    也就是说,季教官能请她们吃夜宵,a组能给她们打杂,肯定是墨上筠从中作梗……

    自然,也只有墨上筠这样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才会给她们弄到如此大的福利。

    “哔——”

    墨上筠一吹哨子,将b组嘈杂的声音给压制下去。

    抬手,将帽檐往上抬了抬,墨上筠坦然地看着她们,“鉴于a组连续两周领先,为了照顾a组的情绪,劳烦大家给a组学员留点面子,低调点儿,不要声张。”

    “……”众人一愣,随后回过神来,异口同声地喊道,“是!”

    按照墨上筠这意思,说是“留点面子”,实际上……怕是红果果的打人脸吧。

    “散了。”墨上筠扬了扬眉。

    “是!”

    众人喜不胜收,结伴离开的时候,几乎每个人都在议论a组的事儿。

    a组的学员,走过路过,面色青得不像话。

    尼玛!

    这还叫留点面子呢?!

    生怕别人不知道a组输给她们b组似的!

    简直能气死人!

    “墨墨,高!”还留在原地的燕归,非常积极地给墨上筠竖起了大拇指,“实在是高!”

    “燕万事通。”

    “欸!”燕归受宠若惊地应下了这个称呼。

    并且,非常识趣地朝墨上筠靠近了两步,嬉皮笑脸地看着墨上筠。

    手肘一抬,搭在燕归的肩膀上,墨上筠朝他挑眉,“消息从哪儿打探来的?”

    “a组!”燕归斩钉截铁道,“这真不是我故意打探的,完全是我路过的时候,人家主动说的。”

    墨上筠:“……”

    瞧这意思,怕是偷听到的。

    顿了顿,墨上筠也没有追究,直接问:“a组什么情况?”

    闻声,燕归左右看了一眼,确定没有人靠近周围五米后,才放心地朝墨上筠道:“她们昨晚就开了紧急会议,季教官把惩罚的情况跟她们说了,夜宵的事也跟她们说了,并且非常成功地处理了她们的暴躁情绪……不过嘛,把愤怒和失望也转化成斗志,a组现在正激情昂扬的想要超过你们b组呢。”

    说到这儿,燕归故意一顿,轻咳一声后,眼珠子转了转,盯着墨上筠道:“那什么,墨墨啊,看在我们是从小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的份上……”

    “嗯?”

    墨上筠威胁地盯了他一眼。

    “不不不,”燕归立即否定自己,随后笑嘻嘻道,“那什么,我其实挺好奇的,你穿过开裆裤吗?”

    ------题外话------

    (*╲*)今个儿又有人跟在下说,以前一篇完结被抄袭了……虽然时间有点远,但瓶子很懵啊……不知道近日撞到了什么鬼……哭唧唧,求顺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