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234、墨上筠:我挺强的【1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沈惜安全回家。

    墨上筠在小区里溜达,直至差不多到饭点后,才回到陈路的租房。

    中午做的菜有点多,陈路还在厨房忙活。

    门是沈惜开的。

    “回来了?”

    墨上筠走进客厅后,在厨房的陈路招呼了一声。

    “嗯。”

    随口应了一声,墨上筠慢悠悠地走至厨房门口,站定,倚靠在门边看着正在炒菜的陈路。

    已经做好了几样菜,粉蒸肉、红烧鱼、糖醋排骨。

    正在炒土豆丝。

    墨上筠懒懒道:“就七个。”

    “吃完饭再讨论。”

    忙着炒菜的陈路头也不抬地回道。

    墨上筠耸了耸肩,走进厨房,去洗了个手。

    “去公园跑步了?”

    洗好手,墨上筠关了水龙头,随口问了一句。

    “怎么了?”陈路反问了一句,有点明知故问的意思。

    墨上筠勾了勾唇,好笑地看着他,“跟一群年轻人较劲,不怕闪着腰啊?”

    “现在的年轻人呐,”陈路熄了火,慢条斯理地将土豆丝给盛出来,“体能连我这种老人家都干不过,谈什么保家卫国?”

    “……”

    墨上筠脸色微微一变,甚是无语。

    说的谁到四十出头,都有特种部队兵王的水平似的。

    看着满满一盘的土豆丝,墨上筠不紧不慢道:“我回去好好给他们拉体能。”

    为了一盘土豆丝,将三百多人给出卖了。

    墨上筠和陈路都心知肚明,但闭口不谈,心照不宣地端着菜出去。

    没有开吃,陈路又回厨房弄了个海带汤,然后又把事先弄好的叫花鸡从泥土里挖出来,放到盘里。

    很快,两道热气腾腾的菜端了上来。

    墨上筠、陈路、沈惜三人在餐桌旁坐好。

    沈惜见到这些菜,两眼放光。

    平时除了下馆子和周远在家的时候,沈惜压根吃不到这样丰盛的菜。

    就算是在沈家,父母都没有这样的手艺。

    周远一直说她的厨艺是遗传,沈惜也心安理得地接受了。

    “吃吧。”

    陈路说了一声,拿起了筷子。

    话音一落,墨上筠的筷子已经夹了一块叫花鸡的肉。

    陈路眼神凉飕飕地扫了墨上筠一眼。

    刚将肉夹起来的墨上筠,微微一顿,随后扬了扬眉,将那块肌肉放到了陈路的饭碗里,“陈叔,你吃。”

    见到墨上筠一本正经地给他夹了小块肉,然后给自己夹了一只鸡腿,原本还觉得这丫头孝敬的陈路,将那丁点的小感动给收了回来。

    这小家伙,还是一样的阴。

    墨上筠笑眯眯地吃着自己的。

    相比之下,炊事班的大锅菜……已经丝毫勾不起她的食欲了。

    食不言寝不语,三人安安静静地吃完这顿饭。

    由于菜太好吃,沈惜吃了三碗饭,墨上筠解决掉两碗,顺带吃完近半的菜。

    到最后,五六人的饭菜,被他们三个吃的精光。

    陈路很欣慰,心想早知道就多给她们准备点饭了。

    “我来收拾吧。”

    吃完饭后,沈惜积极主动地站起来。

    “谢了。”

    墨上筠非常不客气地应了一声。

    陈路盯了墨上筠一眼。

    墨上筠无奈地耸肩,违心道:“我帮你。”

    “走走走,一边待着去。”

    刚说完,陈路就嫌弃地朝她摆手。

    又没有做过家务,碗能被洗干净才奇怪呢。

    墨上筠摸了摸鼻子,慢条斯理道:“洗碗我还是会的。”

    这中年人……

    她实诚点儿吧,他不满意。

    她违心点儿吧,更不满意。

    陈路瞧了她一眼,最后,神情里是满满的嫌弃。

    感觉到那点鄙视的墨上筠:“……”

    有点伤自尊,墨上筠一声不吭的去了沙发,将洗碗的任务丢给他们,自己自顾自地削着陈路上午买回来的苹果。

    不过,苹果削到一半,她就收到了阎天邢的信息。

    [阎美人:把重新制定好的计划给我。]

    [墨上筠:还没开始,待会儿给你。]

    [阎美人:……这半天去玩滑梯了?]

    看出了满满讥讽的墨上筠,嘴角微抽,看在阎天邢是领导的份上,收了手机,懒得跟他计较。

    不多时,将剩下的碗筷交给沈惜来洗的陈路,回到了客厅。

    他在单人沙发上坐下来,开始跟墨上筠重新讨论计划。

    原本让沈惜出去逛那么一圈,也没有陈路跟着,是为了让他们放心,以为沈惜并没有发现他们的存在,最大限度地让他们放松警惕,等着晚上墨上筠假扮沈惜出去的时候,他们可以放心大胆地找准机会下手。

    不过,他们没有想到,这一番试探,竟然会发现还有五个人在附近潜伏。

    也就是说,人数从两个增加到七个,随之增加的是墨上筠需要面临的危险,所以,他们必须再好好商量一下,以此降低晚上的风险。

    “我觉得先前的计划挺好的,”墨上筠摸了摸鼻子,坦然地说道,“做太多的修改,应该没什么必要。”

    “丫头,你哪儿来的把握?”陈路差点儿被她给气笑了。

    “先前的计划,已经最大限度地利用了我们的资源、信息,”墨上筠道,“再怎么安排,这些都不会变。”

    也就是说,无论敌人的条件再如何改变,墨上筠都必须晚上一个人假扮沈惜出门——这一方案是绝对不会改变的。

    毕竟,放过了今晚这个机会,以后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机会不说,陈路和沈惜也会被盯得越来越紧。

    他们必须抓住这个机会反击。

    但对于墨上筠来说,只有从两个人增加到七个人。

    这是个持枪犯法的国家,他们很难弄到类似于枪支的武器,加之墨上筠上午特地观察过,墨上筠可以肯定,当时他们身上是没有枪的。

    如果是光靠拳脚的话,墨上筠可以对付三四个人,另外的有尾随在后的陈路来解决,基本上也不成问题。

    墨上筠将自己的想法跟陈路一一说了清楚。

    “不行,风险太大。”陈路不赞同地摇了摇头。

    如果被他们发现是墨上筠假扮的,那估计就不可能只是绑架了,没准连直接撕票都有可能。

    墨上筠若是落到他们手上……

    墨上筠摸了摸鼻子,无奈地强调道:“我挺强的。”

    “万一你失手了呢?”陈路非常不相信这个毫无实战经验的墨上筠。

    墨上筠是很强,他完全承认。

    就算是他,都不一定是墨上筠的对手。

    可是——

    一手带大的,让她去冒这么大的风险,陈路怎么说还是很难过这个坎的。

    “照您这么说,我训练都存在风险,岂不是要直接退伍?”墨上筠挑了挑眉。

    “……”陈路哑言片刻,最后哼了一声,直接伸手从墨上筠手里抢过刚刚削好的苹果,直接放下话,“你嘴皮子溜,我说不赢你,但我不同意你这种冒险的办法,除非你能够找到合适的计划来说服我。”

    墨上筠眉头微微一抽。

    没见过这么脸皮厚的,说不赢就直接耍赖。

    “你等着。”

    墨上筠放下水果刀,直接站起身。

    “去哪儿?”陈路咬了口苹果,看她。

    拿起茶几上的笔和纸,又拿了一幅安城的路线地图,墨上筠走向餐桌,慢条斯理道:“想办法说服你。”

    陈路:“……”

    *

    没有电脑,墨上筠的效率有点慢。

    一直花了两个小时,她才将实战需要面临的可能性一一进行分析。

    虽说阎天邢建议她不要习惯这种作战方式,她也承认晚上的行动会存在很多可能性,但这个时候想要说服陈路,也只有这种办法了。

    顺带,借此机会理一理思路。

    “好了。”

    写到手指酸痛的时候,墨上筠放下了笔。

    一直心不在焉坐在沙发上,偶尔瞄上墨上筠几眼的陈路,当即面不改色地站了起来。

    虽然很是急切,但为了保持自己长辈的形象,陈路还是走的很是稳重。

    倒是沈惜,一听到“好了”,就直接跑了过去。

    “这么多字?”

    一听到墨上筠身边,沈惜扫了一眼,顿时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这时,陈路也走到墨上筠身后,随意看了眼桌上的笔记本,神情渐渐凝重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