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216、墨教官,多吃点【6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我跟他交往过。”

    季若楠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心态。

    她就想跟墨上筠说出这一事情。

    至于理由,或许很复杂,连她都找不到准确的解释。

    许是为了试探,许是想看她反应,许是出于不痛快的心理

    只是在说完之后,季若楠对自己冲动的问话,有些许懊恼。

    “嗯,我知道。”

    墨上筠平静的点头,连半点差异的反应都没有。

    早先听林说过了,并且早已接受了这件事,不然也不会真的毫无反应。

    近乎应付地回应完,早就困了的墨上筠,踩着拖鞋走至自己床铺旁,枕头一丢,朝床上一躺,被子一掀,就睡了下去。

    季若楠看着她这一气呵成的动作。

    一时间,有点儿反应不过来。

    她知道?

    阎天邢应该不会跟人提及这件事才对。

    而墨上筠是从阎天邢这里得知的,还是从旁人那里得知的?

    那一刻,季若楠只想将墨上筠摇醒,找她问个清楚明白。

    只是理智碾压了一些冲动,季若楠最终还是克制了自己。

    但,迟迟没有躺下来。

    躺下后的墨上筠,总觉得有两道视线落到身上,过了足足两分钟,也没听到隔壁有点动静,墨上筠干脆从床上坐起来。

    正好,跟季若楠面对面。

    “你睡不睡?”

    烦躁地将碎刘海往上一推,墨上筠手肘撑在膝盖上,不耐烦地朝季若楠问道。

    冷不丁见墨上筠起身,季若楠也是一惊,随后直言问:“你怎么知道的?”

    “听说的。”墨上筠摁了摁眉心。

    “哦。”

    季若楠应了一声。

    随后,不再保持姿势当雕像,躺了回去,同时还翻了个身。

    墨上筠:“”

    擦。

    莫名其妙。

    皱了皱眉,墨上筠重新回到被窝里,在没人盯着的安全环境里睡了过去。

    *

    早晨,六点半。

    不需要监督晨练、也放弃了自己晨练的墨上筠,睡了四个小时才起床。

    因为生物钟很准时,墨上筠准时清醒,继续睡也很难睡着,遂简单收拾了下、整理好床铺和自己物品后,便将作训帽压住乱糟糟的短发,优哉游哉地出了门。

    刚到楼梯附近,墨上筠便见到从拐角处走出来的身影。

    注意到那人的与众不同,墨上筠及时刹住脚步,近乎讶然地打量着走来那人。

    段子慕。

    作训帽、作训服、黑色军靴,跟以往的打扮没有变化,装扮上唯一的区别,是肩上背了一把狙击枪。

    帽檐、衣领、衣袖、裤子上沾了些杂草,身上滚得满是泥土,堪称狼狈。

    一张很好看的脸,此刻眉目间是一夜未睡的困倦,脸上被刮出几道伤痕,还沾了些许灰尘,生生将脸的美感给毁了。

    知道墨上筠在打量自己,段子慕却依旧一步一步往上走,一直到距离墨上筠还剩俩台阶的时候,段子慕才停了下来。

    干脆抬头,让墨上筠看个清楚。

    双眸抬起的一瞬,桃花眼的眼角轻轻一扬,眼底隐现着似有若无的笑意。

    “看呆了?”段子慕率先出声,调侃道。

    墨上筠脸色微黑,挑眉问:“去哪儿了?”

    没记错的话,从昨天上午开始,就一直没有见到段子慕。

    只是段子慕素来事少,多数时间都待在靶场,平时也神出鬼没的,不去细想的话,还真没注意到他什么时候消失的。

    可以说,属于一名狙击手的低存在感,他发挥的淋漓尽致。

    “训练。”段子慕回答。

    “哦。”微微点头,墨上筠打量着他这身灰尘草屑,又问,“多久?”

    段子慕道:“一天一夜。”

    哦

    一般的正常训练,是不可能坚持一天一夜的,但如果是狙击手的话,倒是有好些个项目。

    锻炼的就是耐力。

    “辛苦了。”

    墨上筠懒懒说着,直接往左边走了一步,下楼。

    浑身脏兮兮的,段子慕也没想跟她久聊,待到墨上筠走下楼后,段子慕走上了两个台阶,回到了宿舍。

    *

    提前五分钟,墨上筠来到食堂。

    难得在这个点见到墨上筠,炊事员一激动,多了墨上筠俩包子和一鸡蛋。

    “墨教官,多吃点,多吃点。”

    炊事员非常热情地说着。

    低头看了眼端盘上的俩馒头、俩包子、俩鸡蛋、一碗汤粉、两根油条,墨上筠眸色微微一沉,可见炊事员这般热心,倒也没真的将包子鸡蛋放回去,而是端着过量的早餐找了个位置坐下。

    结果,陆续进来吃早餐的学员,无意中扫到墨上筠端盘里的早餐,险些没有把眼睛瞪出来。

    难不成,墨教官鲜少跟他们一起吃早餐的理由,是想隐瞒自己早上是大胃王的属性?

    对于周围的视线,墨上筠自觉地选择无视。

    吃到一半。

    阎天邢端着自己的早餐,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视线从阎天邢的早餐上扫过,墨上筠扬了扬眉,抬眼朝阎天邢问:“吃这么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