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213、三年前,七月份【3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帮手。”

    紧随在后的陈路解释道。

    说完,陈路又看向墨上筠和阎天邢两人,道:“她叫沈惜。”

    沈惜愣了愣,小心地打量着两人。

    一男一女,长得都很好看。男的气质优雅矜贵,让人捉摸不透;女的懒散随意,手里拿着杯水,轻轻晃了一下,懒洋洋地看着她,很是和气。

    看着他们,沈惜过了会儿才回过神来,朝他们打招呼,“你们好。”

    “坐吧。”

    陈路指了指一张单人沙发。

    “哦,好。”沈惜回过神,刚想走过去,可见到手中的粥,犹豫了下,朝陈路问道,“陈叔,要不要一起喝?”

    扫了眼她碗里白花花、不加任何调料的粥,陈路嘴角微抽,直接道:“不用,先放着。”

    沈惜倒是什么都没意识到,应了声“好”,先是将白粥放到了餐桌上,然后才回来坐下。

    谁也没耽搁时间,等都落座后,陈路就将事情详细说了一遍。

    事情起源于一周前,陈路接到曾经带过的一个兵——周远的电话。

    周远算是跟陈路比较久的兵,刚下连队就被分配到他的手上,关系不错,就算后来不在一个部队,周远跟他也是时常联系,陈路退伍之后,也经常收到周远寄来的东西。

    莫约三年前,27岁的周远选择退伍,原因未知。

    从此,也跟陈路断了联系。

    一直到一周前,陈路才再次接到周远的电话。

    没有说具体的原因,只说他惹到了仇家,希望陈路帮忙保护他的未婚妻——也就是沈惜。通话时间很短,周远只来得及留下沈惜的电话和地址。

    确定那是周远的声音,听语气还很急,陈路琢磨了一个晚上,最后还是决定赶过来。

    就算是骗子,也没有这样骗人的,而且他手上没钱,没什么好骗的。

    正好,墨上筠在这里,如果有时间的话,还可以看看墨上筠。

    于是他就关了店赶了过来。

    一出机场,就给沈惜打了电话,说明身份和来意,沈惜那一阵遇到不少的事情,比如头顶掉落的花瓶、味道不对劲的饮料还有几次意识到被跟踪,因为碰巧遇到熟人或警察才化解危机。

    后来想想,沈惜还是很命大的。

    正好,在前一天沈惜接到周远的电话,周远让她尽量不要出门,无论做什么都要小心,第二天会有个名为陈路的中年人会来保护她的。

    除此之外,其余的什么都没说。

    被陈路联系到,沈惜立即让陈路来了家。

    但是,当天晚上,就有两个壮汉装作快递员来敲门,沈惜半个月没有网购,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快递到,于是陈路让沈惜躲在家里别吭声,一直等那俩壮汉离开。

    因家庭住址被暴露,陈路在思忖过后,直接让沈惜搬家——只带了些许衣物和生活用品,尽量不被人发现。

    沈惜现在住的房子,是朋友空置下来的,随便她住,也很难通过她的名字被查出地址。陈路发现对面没有人住,索性就租了对面的房子,一边保护沈惜的安全,一边查清对方的底细。

    只是,因为搬了家,沈惜怕家里人担心,于是在这里住了三天后,沈惜就跟家里说了暂时搬家的事,并且嘱咐他们不要跟其他人说。

    没有想到,刚说了地址,哥哥就发现是他女儿沈青学校附近的小区,正好沈青要回来参加答辩,哥哥就让沈青住在沈惜现在住的地方,说明就住几天,等学校答辩结束后就离开。

    沈惜最开始是拒绝的,可家里和哥哥都不干了,觉得这只是小事,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给她打电话,沈惜不好跟他们说明她住的地方有危险,最后想着就几天的事,藏着点就行了,于是答应了。

    沈惜没想到的是,沈家所有的人都被监视了,包括这个就比自己小俩岁的侄女。要命的是,沈青刚住进来的第一天,就在学校到处说不住宿舍、在姑姑家住。

    今晚沈青说要去学校拍照留念,要从白天拍到晚上,估计要很晚才回家。沈惜出于担心,让陈路去看一看,结果果真发现有人跟踪。

    顺着沈青找到沈惜现在的居住地。

    接下来就是墨上筠和阎天邢所知道的事了。

    “那你们,还搬吗?”墨上筠听完,朝两人问道。

    “不搬,”陈路道,“先看看他们想做什么,试着查一下他们的来路。”

    若是一直带着沈惜躲躲藏藏的,也不是一回事儿。

    沈惜在这有家人、朋友、工作,不可能到处藏着掖着,时间久了也会被发现问题。再者,陈路虽然很乐意帮周远的忙,但这个暂时看不到头的事儿,他还是倾向于摸清楚了、趁早解决为好。

    阎天邢凝眉,“周远一直没消息?”

    “没有。”沈惜摇了摇头,“电话一直没人接,他也没打电话过来。”

    “人不见了,怎么不报警?”墨上筠问。

    沈惜犹豫了下,轻轻抿着唇,道:“他退伍差不多两年半了,从回来后就不对劲,时不时往外跑,说是去云城办事,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应该一直都没有办成。第一年,是每个季度出去一趟,时间估计半月左右,第二年,次数越来越频繁,时间也越来越长。三个月,他说要去久一点儿,结果到现在都没回来。”

    云城?

    听到这两个字,墨上筠下意识朝阎天邢看了眼。

    接收到她的眼神,阎天邢莫名地知道她在想什么,无奈地看了看她。

    虽然基地在那边,可找人却不是他能负责的事儿。

    顿了顿,沈惜继续道:“我也不知道他是去做什么的,但他前段时间跟我打电话时说过,就算他万一有一天消失,也绝对不要报警。我当时以为他是做了什么违法犯罪的事儿后来想想以他的性子应该不可能,陈叔也分析过,应该是他惹到的某些不该惹的人,就算报了警也没什么用。没准还会惹出什么乱子。”

    沈惜说到最后,声音渐渐低了下来。

    墨上筠将所有的信息在心里过了一遍,随后继续问:“周远是哪个军区的人,什么时候想退伍的?”

    “京城军区。退伍的话”仔细想了想,沈惜才道,“三年前吧,七月份,好像是执行了什么任务回来后,就跟我说退伍的事儿。”

    那一年沈惜刚毕业,刚好找到工作,她家和周家都在讨论他们俩的婚事,所以她记得特别清楚。

    只是这三年周远一直很不对劲,婚期也是一拖再拖,一直到现在,也只是订婚而已。

    三年前,七月份,京城军区。

    这三个信息在脑海里一过,一时间,墨上筠冷不丁想到什么,眸底闪过抹沉重和阴郁,但很快,消失无踪。

    应该没有这么巧的事儿。

    再者——

    周远的目的是什么,谁也不知道,不好妄下定论。

    “他没有跟你说别的信息,跟他去云城有关的?”墨上筠皱着眉头问。

    沈惜仔细想了想,最终摇头,“没有。”

    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周远是当过兵的,而且还是特种兵,在保密这块做的特别好,只要是不想让她知道的事情,周远怎么也不会开口,半点消息都不会透露。

    “还有个问题,”墨上筠打量地看着她,“他有没有跟你提过分手?”

    闻声,沈惜不由得一愣。

    随后,讶然抬眼,愣怔地盯着墨上筠。

    过了半响,沈惜才点头,“有的,他这两年一直提分手,但我不想放弃他,所以一直不愿意分。”

    也是在她的强求下,周远才同意先订婚的。

    墨上筠眉头微动,似乎明白了什么。

    只有在确定自己很难回来的时候,才会跟自己心爱的人提出分手吧。

    毕竟这个周远,根据沈惜的描述,对沈惜是挺用心的,应该不是因为三者插足等问题跟沈惜分手。

    既然如此——

    这事儿没准就是一无底洞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