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201、愈发欠扁的墨上筠【26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季若楠错愕地看着最终的结果。

    而,慢一秒看到统计的墨上筠,也是愣了一下。

    所谓每一周的统计,并不会排除以前的统计,所以这一周统计的是前面半个月的ab两组的总扣分。

    最终结果是:每个小组都扣掉721分。

    也就是说,b组在一周之内,将先前扣掉的339分给追平了。

    而且,是正好追平。

    由于这周第一天的对抗赛,b组就拉上了198的积分,之后b组也算是咬紧牙关紧追不舍,所以接近a组或者是超过a组,墨上筠都觉得正常。

    却没有想到,b组正好跟a组同分。

    墨上筠并不期待这样的结局。

    倘若b组输了,大不了陪她们接受一次惩罚,之后还可以让b组的学员背一周的统计名单;倘若b组应了,正好可以看一看季若楠和a组一起受罚的场景,那应该挺精彩的。

    所以……坦白来讲,墨上筠很失望。

    “墨教官,恭喜啊。”

    季若楠缓过神来,朝墨上筠道了声喜。

    b组长进这么快,她还真没有发现。

    虽然意识到浓厚的危机感,但季若楠还是松了口气——最起码,b组没有超过a组。

    哪怕是超过一分,a组的积极性都会大大降低,到时候她要面临的问题就更多了。现在平手的话,正好有机会激励a组学员进一步努力。

    墨上筠抬眼看了看她,敷衍道:“谢了。”

    “什么时候公布?”季若楠朝牧程问。

    “先给你们看,我待会儿就去贴公告栏。”亲力亲为的牧程如是说道。

    “嗯,我陪你一起去。”

    说着,季若楠便站起身。

    走出办公桌时,季若楠顿了顿,忽的看向墨上筠,“墨教官,你要不要一起?b组知道这个消息,应该会很高兴。”

    “不去。她们不会高兴。”

    墨上筠头也不抬地回答。

    季若楠心有纳闷,看着墨上筠真没有想走的意思,无奈地跟牧程一起出了门。

    十分钟后。

    季若楠跟牧程将第二周的统计名单贴好,往后退了一段距离,看着汹涌而上去围观的学员们,忽然有些理解,为什么墨上筠会说‘她们不会高兴’了。

    “靠,竟然是平分!”

    “啊啊啊,气死我了,不多一分不少一分,怎么偏偏是平分!”

    “晕死,早知道下午加把劲了,最起码不扣那一分。”

    “不行,我们得开反省会,谁扣分最多,重点批评!”

    “别介啊,今晚就别折腾了吧,明个儿不知道墨教官怎么折腾我们呢。”

    “傻啊你们,好好反省一下,没准墨教官明天罚的没那么重呢。”

    “嘘——小声点,她一直神出鬼没的,鬼知道她是不是在哪儿躲着呢。”

    ……

    季若楠:“……”

    牧程:“……”

    清晰将b组学员对话听到耳里的两人,一时间沉默了,久久没有开口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

    牧程摸了摸下巴,有些不确定地朝季若楠问:“b组这帮人,是不是真的被墨上筠给驯服了?”

    “应该是。”季若楠点了点头,觉得脖子有点僵硬。

    “真厉害。”

    牧程由衷的感慨。

    一周之前,在墨上筠面前义愤填膺、处处针对、各种挑刺,挺直腰杆怎么也不肯弯腰的那帮女学员……竟然这么轻而易举地被墨上筠给驯服了?

    虽然最近b组表现好,对墨上筠言听计从的,但他潜意识里觉得b组是学乖了,总会有那么一批人还会跟墨上筠抗战一段时间的。

    最起码,总得一个月吧?

    季若楠偏头,“最起码,406宿舍之外的学员,现在都是对墨上筠心服口服的。”

    牧程笑了,调侃道:“都是因为自由行动,被虐过的吧?”

    “嗯。”季若楠点了下头,道,“我记得406也有几个很喜欢墨上筠的,比如梁之琼和唐诗,但是其他人……对墨上筠还没到那种地步。不过,也不抗拒了。”

    “不对吧,那个游念语……”

    说到这儿,牧程感觉到一道冷冽的视线朝身上扫来。

    他微微一顿,抬眼朝那边看去。

    却,没有见到任何人的视线。

    但,那个方向……有游念语的背影。

    季若楠显然也注意到了,抬眼看着游念语离开的方向,道:“这个游念语不可小觑,秦雪的整体实力都很不错,但游念语每个项目都会压她一头。而且,有可能跟当初的墨上筠一样,还保留了一定的实力。”

    牧程盯着游念语,神色微微一沉,却没有说话。

    这个女学员……

    他记得,有一次萧初云来训练场时,也这样评价过。

    深藏不露,很像三月考核时的墨上筠。

    唯一的区别是,墨上筠当初只保持在中等水平,计算着及格线发挥实力,可这个游念语,只是以秦雪为标准的碾压。

    到现在位置,游念语除了被自己组的学员给拖累,其他训练上基本没被扣过分。

    b组能这么快追上a组的积分,游念语在其中添了不少的力。

    “你的学员都瞅着你呢,”收回视线,牧程扫了眼周围的人,朝季若楠道,“我的任务完成,先走一步了。”

    “行。”

    季若楠点头。

    牧程摆手离开,没走出几步,周围a组的学员,就直接朝季若楠围了过去。

    *

    第二天。

    负责晨练的墨上筠,比往常晚起了一个小时。

    一帮毫无默契的教官,在缺德的墨上筠乒乒乓乓敲了每个宿舍的门后,才陆续地爬起来。

    不过,阎天邢和段子慕这俩不用干活的,也被墨上筠给吵醒了。

    阎天邢拉开宿舍门,见到站在隔壁宿舍门口催促的墨上筠,嘴角微微一抽。

    也就她有这胆子。

    302门开的时候,墨上筠听到动静,下意识朝这边看了眼。

    第一次见到阎天邢早起的状态——

    从她敲门到现在,时间很短,最起码别人都没出来,他却在短时间内穿好衣服鞋袜,只有一件外套没有穿上。

    没有戴帽子,脸庞轮廓依旧深邃,在走廊昏暗的灯光中稍显朦胧,眉目间带着清晨的慵懒随意,此刻正懒懒地抬了抬眼睑,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墨上筠摸了摸鼻子,不知怎的竟有点小心虚。

    “昨晚做噩梦了?”

    阎天邢嗓音低沉,带着些许沙哑磁性,伴随着清凉的空气,诡异地撩动人心。

    “没有。”墨上筠下意识回答。

    阎天邢勾了勾唇,近乎无奈地问:“那怎么有闲心报复社会?”

    墨上筠:“……”

    “噗。”

    刚出门的季若楠,听到两人的对话,没忍住笑出了声。

    墨上筠轻轻蹙眉,不爽地扫了阎天邢一冷眼。

    阎天邢毫不意外地接受了。

    “怎么了,不是还没到时间吗?”

    牧程拉开宿舍门,一边将拉链拉起来,一边睡眼惺忪地朝走廊上的人问。

    段子慕站在牧程身后,衣帽整齐的他,手里多出一个作训帽,直接戴在了牧程的头上。

    牧程朝段子慕道了声谢,然后走出了门。

    “墨教官,你今天有点抽啊。”

    澎于秋同样拉开宿舍门,慢悠悠地走了出来。

    与其说“抽”,还不如说“欠扁”。

    这天底下,就扰人清梦的人最缺德。

    墨上筠耸了耸肩,“趁着老教官没来,培养一下感情。”

    “……”

    澎于秋还真被她给哽住了。

    “你对老教官好像很有怨气?”

    段子慕倚靠在门边,双手环胸,笑眼看着墨上筠,调侃了一声。

    “一般一般。”墨上筠毫不否认道。

    牧程笑着朝墨上筠表忠心,“放心放心,咱们有革命的交情在,老教官再怎么优秀、厉害,我们也得把心偏向你。”

    刚一说完,牧程就感觉到右侧传来的阵阵冷意。

    一偏头,就看到阎天邢的目光,不由得哆嗦了下。

    这这这……阎爷有起床气了?

    说话间,最后一个教官、萧初云,也走出了宿舍门。

    恶作剧大功告成,墨上筠心满意足地朝他们摆手,“走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