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89、得了便宜还卖乖【14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没来吧?”

    “什么?”

    一时没明白过来的墨上筠愣了下,但也就那么一瞬,很快就反应过来。

    摸了摸鼻子,墨上筠如实回答:“没有。”

    阎天邢放了心,收回视线,转身出了门。

    基地很安静,先前不觉得,这个时候,赫然发现所有的声音都沉静下去,而,走廊任何的动静,都清晰地传到耳里。

    墨上筠清楚听到阎天邢沉稳而平缓的脚步声,一步一步,不慌不乱,极有节奏。

    很快,听到隔壁办公室的开门声。

    只有开门,门没有关,隐隐还能听到些许声响,但听不出具体的动静。

    过了片刻,墨上筠才意识到自己在注意什么,眉头微微一抽,立即将心思收了回来。

    眼睛有些干,她滴了几滴眼药水后,才重新开始接下来的工作。

    没多久,墨上筠再次听到脚步声。

    下意识停下手中工作,墨上筠抬眼朝门口看去,果不其然,见到端着茶杯的阎天邢从门外走进来。

    墨上筠揉了揉眉心,干脆看着阎天邢那张能让人清醒的脸。

    将茶杯放到她桌上,阎天邢站直身子,注意到墨上筠打量的视线,阎天邢不由得扬眉,调侃地问:“好看吗?”

    顿了顿,墨上筠慢吞吞道:“还行。”

    阎天邢:“……您眼光真高。”

    以前能拿美色收买的人是谁?

    这丫头,过河拆桥倒是好一手。

    面对他的讽刺,墨上筠坦然接受,往椅背上一倒,抬眼问:“你不去休息?”

    “路上休息过。”阎天邢回答着,嗓音慵懒,视线从电脑屏幕上扫了眼,道,“赏你顿夜宵,吃什么?”

    “葱油面。”

    墨上筠不客气地道。

    想起来,到现在确实饿了。

    既然阎天邢都开口了,墨上筠也用不着客气。

    停顿了下,确定墨上筠只说了三个字后,阎天邢无奈挑眉,“就这个?”

    想了想,墨上筠迟疑地问:“加俩水煮蛋?”

    “没了?”阎天邢继续问。

    “没了。”墨上筠坦然道。

    阎天邢嘴角微抽。

    真好养活。

    “等着。”

    朝墨上筠丢下两个字,阎天邢再次转身出了门。

    墨上筠记得,阎天邢为了方便出入食堂、好随时开小灶,是找炊事班班长拿了厨房钥匙的。

    于是,一点儿都不担心阎天邢弄不到夜宵。

    等着茶凉了会儿,墨上筠趁阎天邢不在,一口喝了大半,然后才继续投入工作。

    墨上筠的工作效率一直很高,做事的时候总有很清晰的方案,基本上不会忽然卡壳和遇到难题。

    可这一次却迟迟难以进入状态。

    效率大大降低。

    莫约半个小时后,墨上筠将茶水彻底喝完,再看电脑上的文档,才开了个头。

    外面一点动静,都能迅速引起墨上筠的注意。

    墨上筠难免有点头疼。

    权当自己是饿了。

    直至——

    听到楼梯处平稳沉着的脚步声。

    有时候,想要认出一个人,连脚步声都能成为识别的标志。

    有些人走路,自成一派,像阎天邢这种,素来是稳得不可思议。

    声响很轻,节奏平稳,不刻意放轻或放重,光听声音,就能猜出他步伐的优雅、稳重。

    很快,声音来到走廊,走至办公室门前。

    墨上筠偏头看去。

    只见阎天邢提着两碗打包好的面条,不紧不慢地走进了门。

    进来后,顺手将门给关上了。

    墨上筠自觉地将桌面摊开的文件夹整理起来,空出一半的办公桌。

    阎天邢走近,将两份打包好的葱油面放到桌上。

    “你去那边。”

    抬手拿过自己那份葱油面,墨上筠指了指对面空着的办公桌。

    阎天邢眸色一沉。

    忘恩负义这四个字,用在这丫头身上,简直再合适不过。

    眉头微动,阎天邢随手拿了张椅子过来,直接坐下,“就坐这儿。”

    沉稳的语调,毋庸置疑的口吻。

    墨上筠眉头微皱,但想了想,也没有管他,任由他占据自己近半的空桌。

    装油葱面的一次性塑料盒用塑料袋装着,袋子里不仅有筷子,还有俩水煮蛋。

    透明的塑料盒里,还能清楚见到里面的一个煎蛋。

    墨上筠下意识朝对面看去。

    阎天邢正将塑料盒拿出来,一次性筷子刚掰开,注意到墨上筠的视线,微微一顿,他将掰好的筷子递过去。

    “给。”阎天邢朝她挑眉,眼底夹杂着戏谑意味。

    墨上筠嘴角微抽,还真将筷子接了过来,然后把自己的筷子丢给他。

    本来只是想逗逗她的,见到她这坦然的动作,阎天邢有些意外,但唇角却不自觉地勾起,眼底趣味甚浓。

    墨上筠没管他,低头开吃。

    葱油面味道还不错,墨上筠正好饿了,吃得很快。

    阎天邢跟她截然相反,慢条斯理的吃着,偶尔会看她几眼,但专心致志吃着葱油面的墨上筠,并没有理会。

    墨上筠吃到一半,阎天邢出去了一趟,倒了两杯茶回来,墨上筠也是全然接受。

    不到十分钟,油葱面、两个水煮蛋,全部被墨上筠解决。

    阎天邢颇为讶然地看着她,笑问:“还吃吗?”

    “饱了。”

    墨上筠掀了掀眼睑,把桌面上的垃圾给收了。

    起身,将垃圾丢到垃圾桶里,墨上筠走回来,赫然见到阎天邢手中还未吃完的葱油面,想了想,也没有赶他,坐回去开始做自己的事情。

    没有被赶的阎天邢,也不打扰她工作,很快吃完,收拾了下桌面,就起身离开了。

    但,不到两分钟,他就拿着一叠资料进了门。

    墨上筠抽空看了他一眼,注意到他手里那一叠资料,眉头微微一动,“不去休息?”

    “加班。”

    阎天邢不紧不慢道。

    微顿,墨上筠皱眉问:“你的办公室呢?”

    “节约用电。”

    阎天邢走至她对面空着的办公桌,无比的坦然。

    墨上筠:“……”

    稀奇了,阎爷也会这么节省。

    有些人别有用心,有些人装不知道。

    墨上筠打量几眼,就继续自己的工作。

    阎天邢也一一浏览着这几日的训练总结。

    训练跟所料想的差不远,但ab两组的综合成绩差,倒是让阎天邢有些意外。

    能猜到,墨上筠是想让b组在实践中吸取教训,而不是手把手地教她们如何走路,但b组学员都很有个性,叛逆心强,基本都喜欢各自行动。

    所以成绩相差甚远。

    阎天邢看到最后两份资料。

    一份是有关领导视察的情况,一份是墨上筠跟b组的情况。

    全部都是萧初云做的详细汇报总结。

    领导对墨上筠带兵能力的质疑,b组学员对墨上筠的集体抗议。

    “墨上筠同志。”

    手指敲了敲桌面,阎天邢忽的出声,将对面的墨上筠注意力吸引过来。

    “嗯?”墨上筠漫不经心地应声。

    “跟封玄华碰上面了?”阎天邢挑了下眉。

    “嗯。怎么?”

    “打听打听,”阎天邢道,“什么情况?”

    萧初云听人的转述,总没有墨上筠这个当事人的叙述来的真实。

    墨上筠顿了顿,看了眼阎天邢摆出的领导架势,还真没理由反驳。

    于是,将当日领导视察的情况跟阎天邢大致说了一通。

    除了对她的那点质疑,领导应该是很满意的。

    不过——

    封玄华这人的心思就不清楚了。

    喜怒不形于色,说的就是这样的人。

    阎天邢全程听完,对吴酒的事情没有过问,而听墨上筠的描述,封玄华应该没有什么大的动作,顶多是暗中观察。

    便没有在意。

    随后,阎天邢轻轻勾唇,“对于你的带兵能力,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正在向优秀教官学习。”

    说到这儿,墨上筠扫了眼季若楠的办公桌。

    “向谁?”

    阎天邢微微眯起眼,声音稍稍沉下来,气压显然被迫压低。

    “季……”张了张口,冷不丁感觉到威胁的视线,墨上筠摸了摸鼻子,颇为无语地改口,“您。”

    阎天邢嘴角勾的笑意深了几分,刻意道:“不要妄自菲薄。”

    墨上筠:“……”

    尼玛,得了便宜还卖乖!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