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82、墨上筠的带兵能力被质疑【7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领导好!”

    墨上筠字正腔圆,喊得铿锵有力。

    气场的转换,神情的变化,不过是短短一瞬,可依旧被几个人看在眼里。

    如季若楠和段子慕。

    如……封玄华。

    墨上筠第一时间感觉到封玄华方向递来的视线。

    可以说,迎面而来的压力,大部分都来自于这位。

    相对于他这个军衔来说,很年轻,不到五十岁,而看着更年轻,三十多岁的模样,成熟而稳重,并且浑身自带威严,让人与之难以对视。

    看他的模样,就知道,他的后辈模样不会差。

    跟照片上的封帆,确实有几分像。

    他看着她,不带打量,看不出情绪,却让墨上筠觉得肩上压力重重,她尽量保持着冷静,坦然从容地迎上他的视线,坦坦荡荡的眸子里,毫无胆怯和紧张。

    很快,封玄华身后有人出声,“这位是?”

    季若楠回过神,立即解释道:“她就是我们的格斗教官,加女兵b组的教官,墨上筠。”

    与此同时,封玄华左边走出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原本是满脸严肃模样,可一走近墨上筠,这人刚正不阿的脸上,就露出一抹笑容。

    “行了,别绷着了。”中年人抬手,不轻不重地拍了下墨上筠的肩膀,随后调侃道,“检查个内务,花了俩小时,是不是躲着我们呢?”

    “报告,没有!”

    右手顺势放下来,墨上筠心下郁闷,但面上依旧保持严峻神情,绝对的紧绷。

    “都说让你别绷着了。”中年人重重地拍了下墨上筠的肩膀,得到墨上筠一个冷眼刀子后,才开怀大笑,“走走走,带我们转转。”

    墨上筠:“……”

    妈的。

    不想来什么,偏偏来什么。

    吴酒,四十出头,两杠四星,以前是墨沧的得力干将,并且是极其优秀的狙击手。虽然从小到大见他的次数颇多,但他总说是看着墨上筠长大的,久而久之,墨上筠也懒得跟他争。

    虽然一个是长辈一个是晚辈,但关系还算可以,多多少少算是忘年交吧。

    墨上筠学习狙击技巧,很多都是他抽空教的。

    不过,五年前,吴酒被调走,来到西兰军区,联系自然而然减少。

    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会来这儿……

    两人这对话间,除了封玄华,其他领导,甚至段子慕和季若楠,难免都有些讶然。

    “怎么,认识她呢?”

    随行的领导朝吴酒调侃问道。

    吴酒松开墨上筠,让开身子,让墨上筠出现在他人的视野里,随后笑道:“以前收的徒弟。”

    墨上筠面不改色,却阴森森地扫了吴酒一眼。

    说徒弟什么的,她倒是不介意,毕竟吴酒确实教过她,但这么刻意地介绍她,把她往领导面前推……

    存心的吧。

    认识领导可以拓展人脉,加之有吴酒在一旁帮忙,墨上筠可谓是如虎添翼。一般情况,墨上筠是不会介意这种好意的,可现如今有封玄华在……

    总觉得有股强劲的视线有意无意从身上扫过。

    墨上筠有些不自在。

    “忙吗?”

    几人说了几句,忽然听到封玄华的问话。

    他一开口,周围的声音都消失无踪。

    墨上筠当即站的笔直,迎上封玄华的视线,一字一顿道:“报告,还行。”

    呵呵,都被这么问了,怎么敢直接说忙……

    不过,“还行”这两个字,就足够表达墨上筠的意思了。

    “那一起吧。”

    封玄华用平稳的声音,给墨上筠增加了无可反驳的压力。

    心里虽有哀怨,但墨上筠表情上却是不喜不怒,斩钉截铁地应声:“是!”

    吴酒笑着看着这一幕。

    听说墨沧和封玄华有意撮合他们的儿女……

    早先怀疑封玄华有来看看墨上筠的意思,没有想到,还真的是。

    而且,这第一印象,估计还不错。

    没有任何准备,墨上筠被赶鸭子上架,连花名册都没来得及放回去,就开始在前面领路。

    反倒是段子慕和季若楠,跟在了最后面。

    段子慕倒是没多大的表示,可季若楠看了看墨上筠,又看了看吴酒,有些难以压制内心的惊讶。

    墨上筠这人脉,也是忒神了。

    两杠四星的领导,都能这么熟。既然当人徒弟,应该是早先就认识的……

    墨上筠究竟是什么来头?

    *

    很久没有应付过领导,墨上筠还没忘了导师的教导,保持着沉稳谨慎的做派,绝不不露出半分本性,所有随意全部被悄无声息地收回,取而代之的是沉稳、沉稳、再沉稳。

    在了解他们去过哪儿后,墨上筠凭借昨日开会所说的流程,先带他们去学员宿舍楼转悠一圈,确定各位领导都对宿舍的环境很满意后,墨上筠和段子慕、季若楠,就将他们带去了训练场,对他们的训练情况进行了大概的介绍。

    最后,不可避免地撞上正在训练的学员们。

    学员们表现如常,澎于秋和牧程也很卖力,绝对不放过任何扣分的机会。

    训练场上,高压气枪下,所有学员狼狈不堪。

    “你们女兵不是分ab两组进行pk吗,”吴酒在旁看了会儿,忽的偏头朝墨上筠问道,“两组表现怎么样?”

    墨上筠:“……”

    闻声,季若楠看了墨上筠一眼。

    “还行。”

    墨上筠斟酌着回答。

    虽然她打心底觉得b组表现很烂,但身为b组的教官,这种话还是不能随便说出来的。

    只能委婉地暗示。

    不过,吴酒显然跟她没有足够好的默契,把她的“暗示”全然想错了方向,只以为墨上筠是谦虚,于是兴冲冲地朝墨上筠要成绩单。

    墨上筠淡定地朝一旁的段子慕和季若楠看了一眼。

    季若楠朝她眨了下眼,意思是:你确定?

    墨上筠挑了下眉,以极其坦然的态度回应了她。

    季若楠无奈,把手中的成绩单拿出来,交到了吴酒的手上。

    吴酒兴致勃勃地翻看着。

    然而,一开始的期待,在几秒过后,瞬间化作了惊悚。

    这这这……确定没把a组和b组的名单打错?

    为什么两个组差距这么大?!

    靠,为什么b组差那么远?!

    大致扫了一圈,吴酒不可置信地盯着墨上筠。

    听墨上筠导师说,墨上筠的带兵能力杠杠的啊!

    “我看看。”

    正在吴酒震惊期间,旁边忽然伸出来一只手。

    吴酒偏头,赫然见到封玄华冷峻的脸庞,心里惊了惊,颇为纠结地将成绩单递给了封玄华。

    交出成绩单,吴酒扫了墨上筠一眼。

    墨上筠泰然自若,没有半分担心。

    成绩是怎样的,她心里清清楚楚,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不给人看。

    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封玄华平静地将成绩单看完,看到最后的时候,有些意外地看向一旁淡定的墨上筠,顿了顿,随后把名单传给其他人。

    “都看看。”封玄华冷声道。

    其他人接过,皆是不动声色地看了起来。

    而,基本没一个人看完之后,都会别有深意地看上墨上筠一眼。

    情况不对啊。

    他们在墨上筠办公室的时候,看到墨上筠对b组每个学员进行的分析,各种详细的成绩标注,但是,b组怎么会差a组这么多?

    尤其是需要团队合作的时候,ab两组的成绩差别最为明显。

    是b组的团队协作能力不够,还是墨上筠不抓这些点来调节?

    一个一个地看完,最后的成绩单,又递到了墨上筠手上。

    墨上筠自然而然地将其递还给季若楠。

    毕竟先前对墨上筠的带路和介绍很满意,所以没有人就成绩做评价。

    只是,接下来的气氛,怪怪的。

    墨上筠只当是没有感觉到。

    带他们在训练场转一圈后,墨上筠就带他们去了食堂。

    食堂的菜色如同以往,就算是领导来了,也得跟着他们一起吃套餐。

    当然,这几个领导似乎都很亲和,对伙食一点儿都不挑。

    倒是再三跟他们强调,一定要照顾好战士们的伙食。在训练场上再如何严酷都没有关系,可在三餐上面,绝对要有最基本的保证。

    墨上筠等人都是一一应下了。

    规规矩矩的吃完饭,这一次的视察算是结束了。

    墨上筠松了口气,刚觉得可以解放了,就见吴酒跟封玄华说了几句话,随后拉着她来到一边。

    再看其他人,似乎都没把这事放心上,几人先一步离开了。

    “吴树,有什么话要交代?”墨上筠眯了眯眼,褪下了先前严肃谨慎的伪装。

    “你啊你,”吴酒抬起手,没好气地指了指她,快速朝周围看了几眼后,咬着牙问她,“说说,怎么回事儿啊,你知不知道这次视察主要是看你们几个教官表现的,你带的b组表现这么差,你让人家怎么说你的好?”

    “不是才开始吗?”墨上筠莫名道。

    “老实说,有没有把握让b组成绩提升上来?”吴酒直截了当地问。

    “有。”

    墨上筠坦然点头。

    吴酒稍稍放下心,但一想,又觉得不对劲,蹙起眉头,“我问的是,有没有把握超过a组。”

    “不知道,”墨上筠耸肩,“就现在的数据来看,a组遥遥领先,而且在平稳进步。”

    “得了吧,”吴酒摇了摇头,“这么谦虚不像你。”

    墨上筠挑眉笑道:“这不是成熟了嘛。”

    吴酒仔细打量了她一会儿。

    五年没见,个子长高了,模样愈发水灵了,气质确实也成熟了,是跟记忆中的有那么些不一样。

    不见面吧,不觉得,也没啥感觉。这一见面,倒是下意识替她操心了。

    这丫头……

    “行了,废话不多说,就提醒你一句,这次集训营好好表现,”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吴酒稍稍压低声音,“很重要。”

    说完,吴酒将手一松,随后换上坦然神情。

    墨上筠愣了愣,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可吴酒说的这么神秘,追问下去估计也得不到准确的答案。

    想了想,微微点头,当做什么都没听到。

    墨上筠跟吴酒往前走,跟上了前面那一队人的步伐。

    很快汇合,几个领导调侃了吴酒几句,然后一起上了车。

    车有三辆,封玄华和吴酒上的第二辆。

    墨上筠跟段子慕、季若楠并列站成一排,朝他们笔直端正地敬了个礼,一直目送他们的车离开视野。

    三人一起放下敬礼的右手。

    “墨上筠,你们离开那一会儿,”偏过头,季若楠看着墨上筠,“他们……”

    特地朝那几辆车离开的方向看了眼,季若楠才继续道,“跟我们打听了你几句。”

    墨上筠微微一愣。

    打听她?

    “打听什么?”墨上筠不动声色地问。

    盯了她几眼,季若楠也不跟她打太极,直言了当地道:“因为b组的成绩,他们对你的带兵能力,表现出一定的怀疑。”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