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80、他是不是真有喜欢的人了?【5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上筠,你放开我。”

    梁之琼并没有朝墨上筠叫嚣,只是撇了撇嘴,话语里多出了些许哽咽。

    “跟我来。”

    注意到梁之琼情绪不对劲,墨上筠眸色微动,朝一旁的澎于秋看了眼后,直接拉着梁之琼走了。

    梁之琼哎了一声,手腕挣脱了两下,但硬是没有挣脱开,她回头看了眼站在原地的澎于秋,连看都没朝这边看一眼。

    梁之琼气急,真的就老实跟着墨上筠走了。

    拉着梁之琼,一直走了三分钟左右,墨上筠才在偏僻处停下来。

    松开梁之琼的手腕,墨上筠转过身,正面对着梁之琼。

    梁之琼低着头,一只手握着手腕,先前的火焰全然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遮掩不住的落寞。

    上下打量她一眼,墨上筠挑眉,“知道错了吗?”

    梁之琼迟疑了下,没说话。

    她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暴脾气啊。

    又不是故意在人来人往的地方跟澎于秋叫嚣的……

    “都怪他。”梁之琼撇嘴。

    “脑子发育成熟了吧,”墨上筠皱了皱眉,“身为教官,他被气焰冲天的你叫嚣,没跟你动手已经是教养了。”

    梁之琼暴躁地跺脚,“谁叫他跟别的女人打电话的?”

    “一码归一码,”墨上筠视线逼视着她,字字清冷道,“这里是集训,他是教官,跟谁打电话是他的自由。”

    梁之琼咬了咬唇角,委屈到不行。

    微顿,墨上筠继续道:“换言之,你是他什么人,有跟他确定关系吗,连他妈都没权利制止他跟谁交往,你有什么立场?”

    “你——”梁之琼心里窝火,愤怒地盯着她,“你也是帮他的!”

    “站好了。”

    墨上筠眸色一冷,语气倏地严厉几分。

    几乎是下意识的,梁之琼站得笔直。

    等反映过来后,梁之琼气得直咬牙,恨恨地瞪着墨上筠。

    什么叫蛇鼠一窝?!

    墨上筠和澎于秋就是!

    这两人绝对是串通好的!

    “再问一句,知道错了吗?”墨上筠上前一步,一字一顿地朝梁之琼问道。

    “我……”

    梁之琼张了张口,气得不行,可墨上筠清冷的视线落在身上,带来无形的压力,强迫她理智地去思考墨上筠所说的问题。

    是,她做过火了。

    不应该在人来人往的地方跟澎于秋发脾气;不应该只因为澎于秋打了一通电话就跟澎于秋追究到底;不应该不依不饶给澎于秋脸色看……

    在集训营,她只是个学员,而澎于秋是教官。

    她刚刚的行为,就是学员对教官动粗,澎于秋完全可以让她滚蛋!

    梁之琼深吸了口气,不情不愿地喊出四个字,“知道错了!”

    “哪儿错了?”墨上筠追问。

    梁之琼咬着牙,“乱发脾气,没意识到自己身份。”

    停顿一下,墨上筠又道:“还有呢?”

    愣了片刻,梁之琼一时没反应过来,眨了眨眼,“还有什么?”

    “蠢。”

    墨上筠冷飕飕地吐出一个字。

    “我跟你说,你这是人身攻击!”梁之琼暴躁了。

    她才蠢呢!

    妈的,她全家都蠢!

    “我陈述事实。”墨上筠淡淡道。

    “屁!”

    梁之琼气得面红耳赤。

    墨上筠一个闪身,快速躲过了她的口水攻击。

    梁之琼一跺脚,恨不得跟墨上筠血拼一回,可一提起拳头,意识到自己只有挨揍的份,便生生忍住了。

    奶奶个熊,姑奶奶宽宏大量,不跟她计较!

    “说说,什么个情况。”

    双手环胸,墨上筠又从一旁踱步过来,慢条斯理地朝她问道。

    飞快地看了她一眼,梁之琼嫌弃地嘟囔道:“八卦。”

    周围很静,静到听不见训练场的声音,也听不到远处的脚步声、说话声。以至于梁之琼的两个字,清清楚楚地落到墨上筠耳里。

    “不说我走了。”

    墨上筠耸肩说完,转身就走。

    梁之琼一急,抬手拉住她的手臂,忙道:“行行行,我说我说。”

    顿住脚步,墨上筠朝她一挑眉,“赶紧的。”

    ……艹!

    搞得自己求着她听似的!

    梁之琼郁闷得磨牙。

    不过——

    现在心烦意乱的,确实不怎么好受,有墨上筠在一旁膈应几句,虽然不爽吧,但总不会胡思乱想。

    于是,梁之琼选择了“委曲求全”。

    “自从考核回去后,澎于秋这混蛋就不怎么搭理我,我来集训营这么久,也没有见到他主动来找我一次。晚上训练没见到他,我想来想去,就打算来找他,结果……”说到这儿,梁之琼咬了咬唇,“结果这混蛋竟然在跟别人打电话,鬼鬼祟祟的,妈的我凑过去一听,还是一女的。挺年轻的那种!绝对不是他妈!”

    “尤其是,你知道吗,”梁之琼说着说着,火气就冒了出来,“他语气特别温柔,跟我打电话的时候,绝对不是这种口吻!就是——就是上次烤红薯的时候,阎教官对你的语气一个样!”

    梁之琼越说越气,气到脸都发红了,简直恨不得冲回去再跟澎于秋干上一架。

    冷不丁提到“阎教官”,墨上筠愣了一下,才想到“烤红薯的时候”指的是哪件事。

    大概,是三月考核那会儿,梁之琼拒绝吃全蛇宴,跑她那儿去蹭烤红薯那次吧。

    回过神来,墨上筠问:“你追了他多久了?”

    想了想,梁之琼在心里默默计算着,最后道:“高三开始追,五六年吧。”

    墨上筠乐了,“追了这么久的,他都没同意,你还不放弃?”

    “这……”梁之琼被噎了下,脸色倏地一红,支吾地反驳,“这跟我刚说的事有什么关系?”

    “有你没权利阻止他跟其他人交往的关系。”墨上筠凉声道。

    梁之琼眉头倒竖,暴脾气又蹭的上来了,“你也觉得他勾搭上别的女人了?”

    “我没这么说。”墨上筠耸肩。

    梁之琼气愤道:“你明明就是这个意思。”

    墨上筠嘴角一抽,抬手拍了下她的作训帽,帽檐立即往下一掉,遮掩住梁之琼大半张脸。

    “你干嘛啊。”

    梁之琼将帽子晚上一推,暴躁地瞪着墨上筠。

    “去洗把脸。”

    墨上筠抬手,指了指一旁的水龙头。

    “为什么?”梁之琼一脸莫名其妙。

    “冷静一下。”墨上筠挑眉。

    “……”

    梁之琼杵在原地,没有动。

    “这是命令。”墨上筠声音沉了下来,语气里充斥着威胁。

    “艹!”

    梁之琼骂了一声,虽然内心恼火不已,但还是屈辱于墨上筠的淫威,老老实实去了一旁的水龙头旁,把帽子一摘,开始洗脸。

    那是一排的水龙头,下面有个池子,供战士们平时使用。

    梁之琼的帽子放到手边另一个水龙头上面,捧起一把水就往脸上泼,几回后,直接把头伸到水龙头下方,微凉的水柱冲在头顶,将干了不少的头发浇得**的。

    墨上筠站在一旁,拧眉看着。

    水花四溅,淋湿了头发,溅湿了衣襟,衣袖被水柱打湿。

    好一会儿,将浑身淋湿近半的梁之琼,才关了水龙头,随意抹了把脸就站起身,然后转过身面向墨上筠。

    路边灯光昏暗,梁之琼半个身子站在树的阴影里,短发湿漉漉地贴在脸上、脖颈上,没有擦,水迅速沿着头发落到衣服上,精致漂亮的脸蛋在光与影中交错显现,整个人此刻显得狼狈不堪。

    收敛了所有张扬和骄傲,她就那么站在龙头旁,安安静静的,存在感归零。

    “好了。”

    梁之琼哑着声音朝墨上筠道。

    先前闪亮的眼睛,此刻也多出些许黯淡。

    墨上筠走过去,却从她身边走过,一直来到水龙头旁边,将挂在上面的帽子取下来,随后转身来到梁之琼身边。

    手一抬,将其戴在梁之琼满是水的头发上。

    梁之琼微微偏过头,那一瞬,眼神忧伤而悲凉,她低低地问,“墨上筠,他是不是真的有喜欢的人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