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79、那个女人到底是谁?!【4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教官,那b组什么时候反击啊?”宋词兴致勃勃地询问,“我们都很期待。..”

    出奇的,宋词这话刚问完,唐诗和元曲的眼神忽的闪亮起来,神情里是极其明显的期盼。

    稍作停顿,墨上筠轻笑,“保密。”

    三人:“……”

    “这不好吧?”宋词嘴角抽了抽。

    “挺好的。”

    墨上筠双手放到裤兜里,视线慢悠悠地从他们身上扫过,然后便走了。

    三人愣了愣,随后目送她离开。

    “怎么样怎么样,”唐诗激动地朝身侧的两人道,“她是不是很棒?”

    “是是是。”

    宋词点了点头,多少有点小敷衍。

    元曲抓了抓后脑勺,憨笑道,“挺厉害的,不管是当学员还是当教官。”

    “还有为人!”唐诗强调地补充道。

    “对!”

    元曲附和地点头。

    光凭上次请她吃的那顿饭,他就可以断定,墨上筠绝对是一个好人。

    不管墨上筠的训练方法如何,她绝对不想某些人说的那样——不为学员着想、残暴、事不关心、自以为是。

    相反,他倒是觉得,在学员中备受好评的季若楠,其实并没有墨上筠做得好。

    他们这些学员是来磨炼的,并不需要处处关心。

    一直满怀希望、保证心态,确实是一件不错的事。可是,如果一直处于这种状态的话,到了真正的战场,需要面对残酷的生存和危机的时候,是很容易崩溃的吧。

    所以,他跟唐诗一样,坚定不移的相信,墨上筠所做的都是对的。

    *

    七点,还差二十分钟。

    墨上筠出现训练场。

    她的视线在训练场扫过,最后落到了单双杠上面。

    如她所料,林在这里加练。

    此时此刻,正在单杠上进行腹部绕杠训练。

    墨上筠朝单双杠的方向走近,视线一直盯着早已发现她却刻意忽略的林。

    林汗水淋漓,只穿了一件短袖,衣服早已湿了大半,所见皆是被打湿的深色,有汗水从空中滑落,抛出一道弧线,然后落到泥土地面,转眼消失无踪,只留下深沉的印记。

    墨上筠在单杠旁边站定。

    没有出声,静静看着林一圈一圈地进行腹部绕杠。

    继续做了三个,林有意无意扫了墨上筠一眼,随后从单杠上面跳了下来。

    抬手拿起一旁搁置的外套和作训帽,林连汗水都没来得及擦,直接将作训帽戴在湿漉漉的头发上,打算离开。

    “聊聊?”

    墨上筠倚在单杠旁边,手里把玩着一枚黑色哨子,懒洋洋地朝林发出邀请。

    冷淡地看了她一眼,林冷声道:“我们俩没什么好聊的。”

    “很多人担心你。”

    墨上筠似是没听到她的话,直截了当地说明意图。

    林微顿,冷飕飕地朝墨上筠看去,“我不需要担心。”

    “可他们都觉得,这是我的责任。”墨上筠不紧不慢道。

    “怎么,”林顿时冷下眉目,面无表情地盯着她,“要我帮你澄清吗?”

    抬手揉了揉耳朵,面对林字字夹针的话语,墨上筠不恼不怒,“那倒不需要,毕竟是事实。”

    林冷哼一声,“不要自作多情,我做什么都与你无关。”

    “行,我自作多情。”墨上筠顿了顿,无奈道,“但问题是,很多人跟我一样自作多情。”

    站直身子,墨上筠将哨子放回衣兜里,正面对着林,继续道:“说实话,我并不能理解你的愤怒。考核退出也好,教官一事也罢,我都没有跟谁交代的必要。”

    “是我的问题,”林皱了下眉,语气里夹杂着愤怒,“全部都是我自作多情好吧,是我把自己的观念强加给你,这种错误我以后不会再犯。但是,墨上筠,你搞清楚了,就算你是教官,你也没权利阻止我自主加练,更何况我还不是你组下的兵。我想做什么,我做到什么程度,这都是我的事,像你这种活得与众不同的人,何必弯下腰来管我的事?你不是最不喜欢自找麻烦吗?”

    墨上筠静静地看着她。

    林明显还未消气,此刻也正在气头上,呼吸稍稍有些重,胸脯起伏着,眼神冰冷而愤怒。

    墨上筠并不喜欢跟气头上的人解释。

    因为带有情绪的时候,想法多少会偏激。

    她脾气不大好,所以不想费力去争辩,更不想因此接受他人的愤怒。

    同样,她也不想自己动怒,以此来压制他人的怒火。

    “就说一遍,”墨上筠平静道,“身体是你自己的,你知道身上有多少伤。实话实说,以你现在的状态,不可能撑完这一次的集训。如果你只是为了跟我较劲,没这个必要。但凭个人来讲,你无法超越我,就ab两组而言,我也不在乎b组是否会赢,无论你的目的是什么,暂时都不会对我造成影响。”

    顿了顿,墨上筠继续道:“这个集训,是你很好的跳板,你可以借住这个机会,走的比我远,爬的比我高。如果你因一时冲动放弃了这样好的机会,那么,我只能替你表示惋惜。”

    林身形一震。

    这样露骨的一番话,竟是出奇地让她冷静下来。

    墨上筠的分析,并不是没有道理……

    她只顾着较劲,明知这种状态撑不完这次集训,她也没有放在心上,将所有的怨气和怒火都发泄在训练场,只有训练才能让她获得短暂的冷静。

    然而,如果她在集训中因伤势而被迫离开——

    她将失去唾手可得的机会。

    为了墨上筠,影响自己前途,值得吗?

    林微微凝眉,似乎醍醐灌顶一般,大脑清醒不少。

    一瞬间,本觉得墨上筠没那么可恨,但一想到墨上筠那膈应人的语气,林的火气又上来了。

    “既然你不乐意,”林看向墨上筠,冷声问,“是谁找你来的?”

    “向永明。”墨上筠耸肩,坦白回答。

    向永明?

    有些惊讶于墨上筠被会向永明说动,但也烦躁于墨上筠是被向永明说动的。

    冷着脸,林将外套穿在身上,直接走开。

    看了眼她离开的背影,墨上筠倚靠在单杠旁边,微微仰起头,看向漆黑的天空。

    夜幕降临,月亮刚刚现身,天上亮起了几颗星子,稀疏的分布着。

    活得与众不同……吗?

    墨上筠勾了勾唇。

    谁活得会跟别人一样呢?

    谁的活法不是各种各样的?

    晚风迎面吹来,将洒落的发丝轻轻吹起,在耳畔轻轻浮动,痒痒的。

    墨上筠静静地站了一会儿,待到集合哨声响起的那一刻,走了。

    *

    墨上筠在基地游荡到晚上九点。

    绕来绕去,最后来到宿办楼附近。

    看了眼时间,墨上筠决定直接回去睡觉。

    然而——

    “澎于秋,你说清楚了,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梁之琼愤怒的声音,清晰地落到耳底。

    墨上筠有片刻的愣神。

    澎于秋和梁之琼,又怎么了?

    循着声音看去,赫然见到澎于秋和梁之琼两人站在道路旁,梁之琼紧紧抓住澎于秋的衣领,愤怒的表情在灯光下极其明显,而澎于秋则是尤为无奈,浓眉紧锁。

    “梁之琼,你注意下分寸。”

    澎于秋将她的手给拿开,沉声跟她道。

    “你!”梁之琼气得发飙,狠狠踩了一下澎于秋的脚,“我要怎么注意分寸了,你在电话里勾搭不三不四的女人,我问几句怎么了?!”

    澎于秋脸色倏地沉下来。

    看到澎于秋的愠怒的神情,梁之琼微微一愣,随后大声喊道:“你最近不搭理我,是不是因为她?!”

    澎于秋紧紧皱眉。

    见他这样,梁之琼愈发觉得不对劲,抬手就朝澎于秋砸了过去。

    “梁之琼。”

    清凉的声音从耳畔传来,从空中伸出来的一只手,直接制止了梁之琼的动作。

    梁之琼一愣,当即想将手腕给挣脱出来,可偏头见到墨上筠后,瞬间顿住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