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78、听墙角的墨墨【3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晚上,六点。

    墨上筠踩着点来到食堂。

    她比学员来的要早一些,拿到套餐选了位置坐下后,才听到外面传来的脚步声,整齐划一。

    在会议上,牧程提议了意见,说是来一次饭前拉歌,其他人都没意见,于是一致通过。

    她低头,慢条斯理地吃着。

    很快,嘹亮的歌声从外面传了过来,张口一句“团结就是力量”,差点儿没把碗里的汤给震了出来。

    墨上筠抬手,摸了摸左耳,然后才继续吃。

    饭吃到一半,一首歌才唱完,学员陆续走了进来,迫不及待地来到事先安排好的位置坐下,拿起筷子开吃。

    燕归和向永明就坐在对面的餐桌上。

    然而,墨上筠抬眼去看时,见到的是向永明和燕归沮丧的表情,燕归视线扫过来朝她对上,但一瞬过后,又心虚地将视线收回。

    墨上筠不出意外地勾了勾唇。

    射击训练结束了一个多小时,段子慕把成绩拿回来的时候,她也顺带扫了一遍。

    燕归排名35,向永明排名36,两人一前一后紧挨着,可谓是一对难兄难弟。

    将自己的晚饭解决完,墨上筠起身将碗筷收拾好,端到厨房后,从厨房后门离开。

    没有回宿办楼,墨上筠在附近转悠,打算消消食。

    走了近十来分钟,路过一个拐角,墨上筠看了眼时间,打算去训练场看看,却听到了灌木丛后传来低低的讨论声。

    “这个真的是墨教官送的吗?”唐诗惊讶的声音从灌木后面传来。

    墨上筠步伐顿了顿。

    唐诗、宋词、元曲三人,全部蹲在灌木丛后面的草地上,鬼鬼祟祟的。

    “肯定的,亲手交给燕归的,燕归还说,墨教官祝你生日快乐呢。因为她是教官的原因,所以不能当面给你。”宋词单纯地将燕归的话一一转告。

    墨上筠嘴角微微一抽。

    “可是这玉坠看起来质地很好,应该挺贵的,最起码五位数以上,墨教官也太大方了吧?”元曲忍不住咋舌,对墨上筠的土豪行为大为惊叹。

    “这么贵?”唐诗愕然出声,顿了顿,道,“这东西我不能要,我得去还给她。”

    刚想起身,宋词一把将想要起身的唐诗给拉下来。

    “燕归也说了,绝对不能还,不然墨教官会觉得你看不起她,恼羞成怒的。”宋词再次重复燕归的话,“而且,对你的印象会很不好。你放心,听说墨教官家很有钱,应该不会把这个放心上。”

    元曲在一旁搭腔,“上次她还请我跟梁之琼吃饭呢。当时墨教官穿的是便装,梁之琼说,墨教官身上随便一件衣服,都是五位数以上的。”

    呃……

    墨上筠眉头微动。

    她穿的衣服,有那么值钱?

    全部都是阎天邢买的,墨上筠只知道都是名牌,倒是没有注意过具体价格。

    摁了摁眉心,墨上筠想要走,却忽的又听到那边的声音——

    “要不这样吧,墨教官的心意,你先收下。我再给你提个建议,”宋词道,“我听燕归说,季教官在a组安排了一个‘卧底’,负责将a组私下里的情况跟季教官汇报。要不你跟墨教官说一说,你随时把b组情况跟墨教官汇报,就当做是回报了。”

    “啊?季教官在a组安排了卧底?”唐诗再次惊讶出声,当即就想从地上站起来。

    这时,宋词和元曲都伸出手,摁住了她的肩膀,给她做了个“嘘——”的手势。

    唐诗急了,“季教官怎么能这样啊,卧底这件事传出来,让那个学员在a组被人怎么看待?而且对墨教官一点儿都不公平。不行,我得把这事跟墨教官说清楚。”

    两人死死地摁住她。

    “不要急。这才一周,b组第一周应该是输定了。”宋词分析道,“我估计墨教官接下来也会有所行动。不可能像他们猜测的,墨教官对b组一点儿都不挂心。而且,燕归跟墨教官关系这么好,应该把卧底的事跟墨教官说了。”

    “那墨教官怎么没行动?”元曲好奇地问。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宋词无奈道,“不过,糖糖你可以去找一下墨教官,提一下卧底的事情。”

    “我现在就去!”唐诗斩钉截铁道。

    听到这儿,墨上筠抬手将帽檐往下压了压,不紧不慢地出声,“不用了。”

    “啊——”

    刚刚站起身的唐诗,听到声音,冷不丁脚下一软,直接仰面往下面倒去。

    宋词和元曲眼疾手快,下意识朝唐诗身后趴下,唐诗立即倒在他们俩身上。

    “嗷,硌得疼——”唐诗从压在上面的元曲身上滚下来,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叠罗汉的两人,“你们干嘛呢。”

    元曲还趴在地上,傻乎乎地朝唐诗笑,“这不是怕你摔到嘛。”

    “起开!”

    被压得一口气喘不上来的宋词,暴躁地朝元曲喊了声。

    元曲看了他一眼,很快从他身上爬起来,起身后,朝宋词伸出手。

    宋词抓住他的手,借着力道顺利站起身。

    尔后,两人走向已经站起身的唐诗。

    “没摔到吧?”

    “摔疼了没有?”

    元曲和宋词一前一后地询问道。

    “没有没有。”唐诗连忙摇头。

    就打了个滚而已,没什么事儿。

    墨上筠在一旁看着,神情懒懒的,倒是再次肯定这三人的关系不错。

    “墨,墨教官。”

    匆促地看了墨上筠一眼,唐诗颇为慌乱地朝墨上筠打招呼。

    “墨教官!”

    “墨教官!”

    元曲和宋词铿锵有力地喊道。

    也算是暗地里帮唐诗加油打气。

    唐诗不好意思地朝墨上筠笑了一下。

    “那个,玉坠……”唐诗紧张的手心都出汗了,声音压得越来越低,“谢谢墨教官。”

    平时撞上倒是没什么,刚刚还在议论墨教官呢,不知道有没有被听去。而且刚刚摔到来的那么一出,不知道墨教官会不会误会什么……

    好紧张啊。

    唐诗在心里默念着“放松”,但一点儿都放松不下来。

    “卧底的事,我知道。”

    “这样啊,”唐诗眨了眨眼睛,紧张地看着墨上筠,“那您看,我能不能当卧底?”

    墨上筠勾唇笑了,“万一被揭露出来了呢?”

    “我是自愿的!”

    紧紧握了握拳头,唐诗字字顿顿地说着,眼神尤为坚定。

    墨上筠耸了耸肩,“我不需要。”

    “墨教官,你不用担心唐诗会被揭露,我和元曲都会帮她的。”宋词还以为墨上筠是担心唐诗,在一旁帮忙说道。

    “用不着,”墨上筠淡淡道,“‘卧底’存在一定的风险,我不需要凭借一个学员冒着风向帮我打听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儿。”

    唐诗愣了一下,不禁有些感动。

    墨上筠……还是在为她们着想。

    想了想,唐诗有些纠结道:“可是,季教官若是知道a组学员情况的话,对她管理a组有很大帮助的。”

    “我跟她管理方式不同。”墨上筠坦然道。

    不可否认,季若楠了解a组学员心理状况、矛盾问题,可以让她清楚掌控a组学员的状况,从而防止某些事情往不好的方向发展。

    这是可以的。

    只是当卧底的学员,还有季若楠自己,都需要承担一定的风险。

    一旦事情揭露,会存在很多隐患。

    墨上筠觉得没必要,每个人的情绪状况从训练上就可以明显看出,至于学员之间的矛盾……她不是她们的妈,都是成年人了,连与人相处都不会的话,只能等矛盾爆发出来,然后由她们自己去承担最终的结果。

    再者,整理b组学员的成绩就已经是麻烦事了,再去监控她们的生活琐事,她只会越来越麻烦。

    没空搞这些。

    “那,”唐诗顿了顿,抬起眼睑,有些试探地朝墨上筠询问,“您没有放弃我们吧?”

    沉默了下,墨上筠对上唐诗真诚的眼睛,一字一顿道:“没有。”

    没有。

    仅仅两个字,就让唐诗彻底放了心。

    她就说嘛……

    b组那些不稳定的猜测,绝不会是现实。

    “墨教官,那b组什么时候反击啊?”宋词兴致勃勃地询问,“我们都很期待。”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