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77、奢侈如我墨【2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说我呢?”

    话音落却,墨上筠从门外现了身,倚靠在门边,懒洋洋地朝里面看来。

    澎于秋:“……”

    牧程:“……”

    靠!

    她来多久了?!

    倒是萧初云,仿佛没有听到澎于秋的话,也仿佛没看到墨上筠的出现,低头坐着自己的事情。

    “这么晚了,还不去睡觉呢?”

    牧程脸上露出十足的假笑,手一抬,朝墨上筠的方向晃了晃,就当做是打招呼。

    墨上筠双手环胸,“刚准备去,听到有人喊我名字,就过来看看。”

    澎于秋没来由一个冷颤。

    下意识的,在心里将先前所说的话全部过了一遍,确定自己应该没有骂墨上筠后,才渐渐地放下心来。

    “我问一下,”牧程干脆举起手,朝墨上筠问,“这样程度的晨练,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天机。”

    墨上筠耸了耸肩,一个转身,消失在门口。

    窗口处,能见到墨上筠优哉游哉离开的身影。

    牧程捂住胸口。

    擦!

    本来还没那么大好奇的,墨上筠一说“天机”,他就挠心挠肺地想知道了!

    片刻后,澎于秋低眉沉思着,手指在桌面敲了敲,狐疑地朝两人问:“她是不是故意出来看我们难堪的?”

    “不知道。”牧程摇了摇头。

    “她刚到。”

    萧初云给了澎于秋一个准确答案。

    澎于秋气的磨牙,没好气地拍了下额头。

    艹。

    被耍了。

    *

    翌日,中午。

    趁着中午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墨上筠等一干教官凑在一起,为了明天的“领导视察”而开了个小型的会议。

    作为总教官的阎天邢,非常明显地不把这事放心上,所以走的时候也没一句交代的,就吩咐段子慕和季若楠去带领导走一趟,其他人各司其职,好好做自己的事儿。

    但是,流程还是要过一遍的。

    萧初云带头,将领导来的时间、人数、目的大概介绍了一下,然后把大致的任务安排下去,具体由段子慕和季若楠负责。

    交代完,就没他什么事了。

    段子慕、季若楠以及墨上筠三人,都诡异地发现,萧初云、澎于秋、牧程这三位大佬并不是很在意“领导视察”这件事,并且非常不提倡在领导来的时候特地表现出众,甚至不打算将这种事事先告知学员。

    他们的原因都很统一——

    他们做的已经很好了,就算再如何努力,也不可能会做的更好。

    可以说,平时的状态去迎接,就已经是他们最完美的状态。

    墨上筠在心里为阎天邢竖了个大拇指。

    教出这样一根轴的兵,不知道阎天邢的部队环境是有多单纯。

    不过,在某个方面,墨上筠倒是挺赞同他们的观点的。

    改变太多摆明了是作假,而按照他们现在的训练和方法,压根不需要作假。

    平时的状态,就是最好的状态。

    她挺喜欢这种想法。

    有萧初云带头,外加澎于秋、牧程的支持,墨上筠又不表态,于是少数服从多数,段子慕和季若楠承担了应付领导的任务。

    并且,坚定了“实事求是”的想法。

    这场小型会议开了二十分钟,然后顺利地散会。

    墨上筠伸了个懒腰,拿着资料慢悠悠地走出了会议室,最后一个出门的她,顺带锁了会议室的大门。

    站在走廊,墨上筠计划回办公室,眼角余光却扫到一道反射的亮光,忽闪忽闪的。

    “出来吧。”

    墨上筠一偏头,朝躲在灌木丛后的人喊了声。

    于是,燕归的头很快伸了出来,左右张望了一圈,确定没有人之后,燕归才从灌木从后面跳过来,然后马不停蹄地跑到墨上筠跟前。

    “听到了多少?”

    没等燕归说话,墨上筠就第一时间发问。

    “……”燕归顿了顿,没想这都能被发现,最后只得老实巴交道,“一点点,就一点点。”

    “哦?”

    “那个封玄华会不会故意来看你啊?”燕归笑嘻嘻地转移话题。

    “不会。”墨上筠丢了他两个字。

    八字还没一撇,不可能事先想见他。再者,军衔这么大,也不可能这么无聊。

    燕归嘀咕道:“没准真有你的原因呢……”

    “嗯?”墨上筠一挑眉,声音里满是似有若无的威胁。

    “没什么没什么。”燕归飞快地摇头。

    “给。”

    从兜里掏出一样小物件,墨上筠一抬手,小物件就直接朝燕归飞了过去。

    燕归立马把小物件接过来。

    手掌一翻开,一枚椭圆形的玉坠,翠绿欲滴,宛若垂落下来、将落未落的水滴形状,用一根黑色的绳子坠着,玉坠放到手心里,一片冰凉。

    燕归眼珠子都要瞪直了。

    “靠,你不是想送她这个吧?!”燕归一抬眼,跟见了鬼似的,还有些义愤填膺。

    墨上筠斜了他一眼,轻描淡写道:“没别的了。”

    “……”

    燕归顿时被她给噎到。

    败家子啊败家子!

    这玉坠一看质地,就知道价值不菲。以墨上筠的工资,没个几年的积蓄,怕是很难买得起。

    看了看玉坠,又看了看云淡风轻的墨上筠,燕归都觉得肉疼。

    “你确定要送?”燕归纳闷得很。

    这么好的东西,墨上筠现在收着,等到日后需要钱的时候,卖了也好啊。

    真是没见过这么败家的。

    又不是跟唐诗很熟,一张纸条就能解决的事情,干嘛要这么大出血?

    看了眼燕归心疼不已的表情,墨上筠顿了顿,挑眉:“这玩意儿,很值钱?”

    “你不知道?”燕归惊愕地睁大眼。

    “不懂行。”

    墨上筠淡然耸肩。

    “靠!”燕归险些没跳起来,“这玉坠你从哪儿来的?”

    “别人送的。”

    “送别人的东西……”燕归委婉地劝说道,“不大好吧。”

    墨上筠忽的轻笑,盯着燕归的眼睛,不紧不慢地问他,“如果是仇人送的呢?”

    燕归一愣。

    不知是否是错觉,在听到“仇人”这两个字的瞬间,分明能感觉到墨上筠眼底一闪而过的杀气。

    但很快,那抹杀气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燕归想了想,最后服从地点头,“那好吧,随便送。”

    既然墨上筠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再继续劝墨上筠收下。

    不过,倒是有点儿嫉妒唐诗了。

    墨墨从来没给他送过生日礼物啊,顶多是想起来的时候给他发一条短信……

    燕归撇了撇嘴,很是吃味。

    “还有事吗?”墨上筠问。

    “没了。”燕归下意识摇头,但一看到墨上筠转身想走,忽然想到什么,立即跑到墨上筠跟前来,“那啥,还有一件事。”

    “说。”

    墨上筠顿住步伐。

    “就是,”燕归犹豫了下,随后轻咳一声,道,“那个向永明很担心林,听说你让他上次晨练跑到前三十,他差了一大截,所以就从我这边下手了……”

    “下午什么训练?”墨上筠偏了下头。

    燕归想了想,道:“射击吧。”

    低头扫了眼腕表,墨上筠交代道:“跟他说,射击前三十。”

    “得嘞!”

    燕归喜滋滋地点头。

    “你也是。”墨上筠慢悠悠补充。

    “哈?”燕归眨巴眨巴眼睛,“这事跟我没关系吧。”

    墨上筠眉眼挑笑,问:“谁来转告的?”

    燕归:“……”

    还带这样的?!

    “还有三分钟集合,加油跑吧。”

    绕过燕归,墨上筠摆了摆手,径直朝楼梯走去。

    三分钟?

    燕归愣了下,连忙看了眼腕表。

    一看到时间,眼睛都瞪直了,完全来不及跟墨上筠讨价还价,当即发动飞毛腿往训练场跑。

    啊啊啊,集合迟到是要扣分的!

    燕归疯狂地奔跑着,竟然有点感动——墨墨还会提醒他呢。

    简直越来越有人情味了。

    这么想着,燕归抱着感动的心情,下意识加快了速度。

    走上二楼的墨上筠,无意中朝下面看了眼,见到速度超出想象的燕归,不禁挑了下眉头。

    速度不错。

    下一次——

    可以尝试逼迫一下他。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