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74、你不是自愿退出,你是被淘汰的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面对沈芊芊和345的连番攻击,盛夏强撑了一会儿,本想聚精会神地找到她们的弱点,可一番抵抗下来,诡异的发现这两人愈发的默契,跟心有灵犀似的,越攻击越磨合,就越发的得心应手。

    盛夏从最初的抵挡,到后面的勉强抵抗,再到最后无法抵抗。

    从头到尾,完全没有还手余地!

    不出所料的结局。

    沈芊芊和345似乎事先商量好了一般,最后一招,两个拳头狠狠击中在她小腹,那一瞬疼的盛夏眼泪都快掉下来,顿时无力地跌倒在地。

    沈芊芊和345对视一眼,见剩下已经没有反击的余地,朝对方挑了下眉头,然后朝对方拍了一下手。

    “哔——”

    在一边旁观的助教等了几秒,吹响了哨子。

    随后,严肃地宣布结果,“266,345胜。”

    倒在地上疼的脸色发白的盛夏,紧紧咬了咬牙,额角的汗水滑落下来。

    连续输了两次。

    第一次,扣三分;这二次,扣两分。

    一个pk,就扣了5分!

    加上先前扣的,将近十分!

    她现在连十分都没有了!

    扣成这样,还有什么待下去的意义?!

    想至此,盛夏强忍着疼痛,从地上翻身站起来,一抬眼,恶狠狠地扫向不远处旁观的墨上筠。

    “我不服!”

    盛夏抬高嗓音,尖声喊道。

    这一声喊,喊得周围的两个pk小组差点儿被她打乱节奏,喊得周围所有旁观学员的视线都转移过去。

    同时,墨上筠大步朝这边走来。

    稍远点儿的地方。

    牧程见情况不对,朝一旁的两人问道:“过去吗?”

    “不去,怕被咬。”澎于秋摸了摸下巴,非常正经地分析道。

    这种状态下的盛夏,比暴躁起来的梁之琼还要疯狂,他没有半点儿想要靠近的**。

    段子慕盯着墨上筠的背影,却没有往前踏一步,淡淡地回答:“不去,怕疼。”

    季若楠走近,正好听到一人一句的话,好笑地朝他们挑眉,“你们仨唱戏呢?”

    “那你过去吗?”牧程饶有兴致地问她。

    “不去,”季若楠摇了摇头,“远观就好。”

    牧程:“……”

    难得,季教官还会陪着他们一起唱戏。

    不过,一个两个都不靠近,牧程也识趣地站在原地,远远看了眼墨上筠的身影,心想绝不是他不去撑腰,而是完全相信墨上筠压根不需要他这垫背的。

    墨上筠慢条斯理地走近。

    这时,沈芊芊有些看不下去盛夏的嘴脸,皱着眉头道:“我们一没作弊,二没用下三滥的手段,你有什么不服的?”

    345也在一旁点头:“你要不服,再来一局好了。”

    盛夏冷冷地扫了她们一眼,却没有心思跟她们说话。

    对于沈芊芊和345,她没有什么好说的。

    她质疑的是墨上筠!

    “有什么意见?”

    走近,墨上筠只手放到裤兜里,懒洋洋地朝盛夏出声。

    “你在针对我!”盛夏一字一顿地叫嚣。

    没说一个字,牵动着疼痛的小腹,盛夏紧紧握住拳头,硬撑着没有将疼痛的感受表现在脸上,甚至忍着没有表现出来。

    墨上筠闲闲地挑眉,“我记得这不是你第一次这么说了,证据呢?”

    “连续两次pk,都有我的名字,都安排比我更强的人,”盛夏手背的青筋爆出,愤怒地瞪着墨上筠,咬牙切齿地质问,“墨上筠,你敢说你不是故意的吗?!”

    “你是不是在搞笑,”一旁的沈芊芊忽的笑了,“第二次被选中的人,都是二次pk好吗,我们是不是也该抗议一下啊?再者说了,我跟345是两个人,论单挑,都没你厉害吧?”

    沈芊芊没有多话,就针对盛夏的两点意见进行反驳。

    却,有理有据,显然占了上风。

    “用不着你多嘴!”盛夏恼羞成怒。

    沈芊芊耸了耸肩,表示不说话。

    “然后呢?”墨上筠平静地看着盛夏。

    盛夏红着眼睛,“你对我有意见,所以分配的时候不公平!”

    听到这理直气壮的怀疑话语,墨上筠冷不丁笑了,“我没看出不公平的地方。”

    “你——”

    “是不是说,如果有人赢了你,就是不公平。”墨上筠慢条斯理道,“上次安排你跟300pk,按照你的意思,那场pk对她也不公平,怎么没见她输不起,到处嚷嚷?”

    “我跟300素不相识。但你给我安排的,一个是你带过来的兵,她们俩……”盛夏抬手,指了指沈芊芊二人,“她们俩早看我不顺眼了,你明明知道——”

    “我怎么会知道?”墨上筠凉声打断她的话。

    盛夏生生被哽住。

    345脸上浮现出一抹怒色,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欲要将前天中午的时跟盛夏摊牌,可刚刚上前一步,就被沈芊芊给拉住了。

    沈芊芊朝她摇了摇头。

    好人做到底,事情她们已经担下来了,到现在早已告一段落,就没有再去提及的必要。

    盛夏是盛夏,她们是她们,她们不能跟盛夏做同一类人。

    相反——

    沈芊芊看了看墨上筠,微微抿唇。

    这个墨上筠,她最开始看不上眼,并且看着很不爽,可这几天时间,无论是为人处世、训练手段,亦或是自身实力,都让人不得不刮目相看。

    最起码,那天中午,知道她们参与其中,却因她们站出来一事就放过她们,这一点她是很服气的。

    更何况谁都看得出来,墨上筠最开始就跟盛夏不对头,可那一次,墨上筠还是给了好几次机会给盛夏,只为了让盛夏主动站出来承认错误。

    总而言之,墨上筠绝不是那种会公报私仇的人。

    盛夏才是真正自私自利之辈,如今早已被愤怒冲昏头脑,蠢到无可救药却没有一点自知之明。

    “好!墨上筠,墨教官!你厉害!”盛夏深吸一口气,似是被气急了,又对墨上筠无比的失望,冷笑着后退一步,指着墨上筠愤怒道,“既然这里留不下我,我自愿退出!”

    此时此刻的盛夏,脸色被气得通红,眉头紧皱,带着明显的不甘心,却生动形象地将自己的怨恨和愤懑表现的淋漓尽致,甚至还适当地表现出对墨上筠的失望。

    仿佛不是她没有能力留下来,而是她是愤慨墨上筠的不公平对待而选择的离开!

    这个台阶找的,周围的明眼人都差点儿拍手叫好。

    厉害,厉害。

    这装的太像了,把自己离开的罪过全部归咎于墨上筠,自己还剩下点颜面,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离开。

    而,先前还觉得是墨上筠过分,盛夏受了委屈的学员,这时候只怕是恨不得自己瞎了。

    这个盛夏这么会作妖,他们当时是怎么觉得这人可怜,还暗自为她愤慨的?!

    那时候简直是一傻子!

    盛夏跟墨教官如此鲜明的对比,他们先前怎么就没有看出来呢?

    “别误会,”墨上筠毫不意外地挑眉,将名单拿出来,再不紧不慢地拿出一支签字笔,取下笔帽,手里拿着笔找到盛夏的名字,一整行全部给划掉,随后抬眼看着盛夏,以极其随意的态度强调道,“你不是自愿退出,你是被淘汰的。”

    两句话的通知,让本给自己安排了台阶下的盛夏,冷不丁站在了尴尬的深渊。

    一瞬间,盛夏觉得周围所有落到身上的目光,都带着强烈的讥讽意味,每一双眼睛、每一个人都在嘲笑她,幸灾乐祸地看她的笑话。

    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旁观的人不仅没有她所想的嘲笑,反而是意想不到的……震惊。

    我滴个乖乖,还有这种操作呢?!

    这真特么是红果果的打脸啊!

    面上挂不住,盛夏愣了一下后,跟墨上筠据理力争,“我还剩9分,你有什么理由淘汰我?!”

    墨上筠将签字笔一收,夹在了名单上面。

    “怀疑教官,让教官感觉到你的不尊重,扣10分。”墨上筠掀了掀眼睑,继续道,“还剩9分,剩下的1分就当我送你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