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65、不能给我个追你的机会?【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我想问问,澎于秋和牧程这样的,是不是可以代表你们部队的水平?”

    墨上筠一字一顿地问着,虽然像是轻描淡写地询问,可语气里分明带着试探的味道。

    “你对他们有意见?”阎天邢勾唇轻笑。

    “不是,”墨上筠耸了耸肩,“就是觉得,如果他们俩能代表整体水平,azrael会有些名不副实。”

    跟澎于秋和牧程接触过,人都很好,这一点毋庸置疑。

    但做事方面有些浮躁,当教官很生疏,至于作战能力

    作为一个特种兵来说,的确没有问题。

    可是,墨上筠印象中,知情人对这支特种部队的评价很高,尤其是azrael这一支小组过于传奇,牧程和澎于秋这两个人的水平,还达不到这支小组的高度。

    倒是萧初云

    “他们都不愿意来,他们是pk输了被踢过来的。”阎天邢不紧不慢道,“如果你还心存好奇,我们明年年初选拔,随时欢迎。”

    “”

    pk输了踢过来的?

    意思是,这两人是垫底的?

    墨上筠抬手摸了摸鼻子,对阎天邢有些另眼相看。

    不过,看着这老狐狸心满意足的表情,墨上筠倒也没有表现出来。

    反正这个神奇特战队的队长,现在正在给她统计内务情况。

    “先走了。”

    墨上筠站起身,没想久留。

    也没留她,阎天邢微微抬头,朝她道:“待会儿一起去吃饭。”

    “哦。”

    张了张口,墨上筠硬是没有拒绝。

    *

    得知到的消息有些多,而且大多都很劲爆,墨上筠没心思去办公室,而是离开宿办楼,去训练场转悠了一圈。

    一直等上午训练快要结束,墨上筠才回到宿办楼,找了阎天邢一起去食堂吃饭。

    吃完饭回来,阎天邢有事出去,而墨上筠则是回到办公室,第一时间整理了下阎天邢发来的内务统计,然后把b组学员的情况全部过了一遍。

    选组的时候有点狠,a组和b组存在一定的实力差距,但经过几天的训练,两个小组都走上了正轨。

    a组因为季若楠的凝聚力,每个人的状态都不错,倒是林拼得太狠,这两天的成绩远远高于她先前的最好成绩。

    墨上筠仔细扫了眼401宿舍的学员成绩。

    秦雪依旧出类拔萃,整体实力排在女兵第二。

    后知后觉的墨上筠,翻到了b组的成绩,恍然发现女兵第一落到了游念语身上。

    游念语

    明显能感觉到游念语偶尔的眼神。

    但是,这几天下来,并未有特殊的表现。

    被连续拖累两次,游念语也是按照她的命令做事,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愤怒和不甘,过于平静。

    她记得,游熠对游念语的评价是:毛躁、冲动、心性不稳。

    每每提及游念语这个名字,游熠都是一脸的无奈。

    而这几天的观察下来,墨上筠没有在游念语身上找到跟这三个评价词汇相关的特性。

    像是变了一个人。

    并且,成绩如此突出,存在感却无限接近于零。

    沉思片刻,墨上筠收回心思,没有再想,继续去看别的学员成绩。

    最后看到盛夏的扣分记录,稍稍有些愣神。

    昨天中午看的时候,盛夏的分数还盛夏52分。

    这才一天的时间,又被扣掉12分,只剩下仅有的40分。

    仔细看记录,全部都是一差错,断断续续扣掉一分两分,但出的错多了,12分也就这么没了。

    墨上筠哑然失笑。

    定然是牧程等人在后面搞的鬼。

    下午,五点半。

    墨上筠把每个学员的表现都给过了两遍,头疼地往椅背上一靠,抬手摁了摁眉心。

    有点儿疲惫。

    她拉开抽屉,将段子慕给的眼药水拿出来,滴了两滴,舒缓了下眼睛的疼痛。

    这时,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

    墨上筠偏头看去。

    只见段子慕从门外走了进来,手里拿着的一根皮鞭,极其显眼。

    “去吃饭吗?”

    抬眼见到墨上筠,段子慕直接发出邀请。

    微微凝眉,墨上筠不答反问,“射击训练怎么样?”

    今天下午有射击训练,由段子慕来负责。

    想至此,墨上筠顿了顿,冷不丁想到早上的晨练也是由段子慕来负责的,而那段时间盛夏被扣了6分。

    “还行,”段子慕点了下头,随后颇有深意地看了墨上筠一眼,“还以为你会来。”

    “忘了。”墨上筠坦然耸肩。

    原本是打算去看一眼的。

    毕竟射击训练,从某个角度来说,也很体现出一个军人的水平。

    不过下午看资料这种事琐碎事,把时间给耽搁了。

    段子慕被她一哽,但也没有追究。

    “盛夏被扣了10分,下周分数就差不多了。”段子慕走至办公桌旁,将马鞭放了下来。

    墨上筠看了眼桌上的日历。

    今日是周六。

    明天周日,还有她的格斗训练。

    她估计,以盛夏现在的状态,明天就差不多了。

    “你扣分,故意的?”

    挑了下眉,墨上筠抬眼看着去倒水的段子慕。

    “话不能这么说。”段子慕端着水杯,不紧不慢地走过来,一直到墨上筠跟前才停下,轻笑道,“她若沉得住气,谁也扣不了她的分。”

    对于段子慕的回应,墨上筠一时无话可说。

    根据她上午所观察到的盛夏的精神状态,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了。

    估计是昨天中午的事对她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情绪一乱,想要在训练时不出差错,还真没可能。

    而,越来越多的教官盯着她扣分,给她造成了不小的心理压力,不过,估计段子慕也无形中给她施压了

    站在一旁,喝了口水,段子慕低头看她,似是漫不经心地提醒道:“走掉一个,第一周的成绩,你们b组就输了。”

    “意料之中。”

    墨上筠抬眼,无所谓地道。

    所谓输赢,不过是一个结果,一种荣誉。而输赢不是永久的,结果并非一成不变。

    换言之,墨上筠无比期待b组这次的惨败。

    只有输过,才会知道奋起。

    只有惨败,才能绝地反击。

    当然,也只有最初给她们实力进行定位,心理压力才不会的这么大,之后没一点长进才会有收获和惊喜。

    反之,一直保持着胜利的人,总会盲目地追寻着第一,就算跟后面的人差距拉得再大,也极容易产生压力。

    段子慕看了眼神情淡然的墨上筠。

    只有真正跟墨上筠对抗过的人,才能理解墨上筠的强大。

    按理来说,越强大的人越不喜欢输。就算是他,在三月考核的时候,也会保持在男兵前三的成绩,可墨上筠本来拥有超越所有人的实力,却维持在及格线附近。

    能达到这种淡然的心境,很难想象,她经历过什么。

    换句话说,她究竟是有多强大,强大到就连成绩虚名都无法激发她的斗志。

    轻轻一笑,段子慕道:“去吃饭吗?”

    “去,一个人。”

    墨上筠果断回答,点了电脑关机。

    段子慕一顿,问:“保持距离?”

    “避嫌。”

    斜眼看他,墨上筠淡定道。

    在她扣掉盛夏35分后,段子慕又断断续续给盛夏扣分,两人走在一起,多少有些狼狈为奸的意思。

    而且,段子慕表现的这么明显了

    没意思就是没意思,没必要暧昧不清。

    段子慕忽的俯下身,墨上筠下意识抬眼,只见段子慕的脸极其靠近,只隔了几寸的距离。

    “不能给我个追你的机会?”

    丹凤眼一抬,眉目堪能勾魂,段子慕声音沙哑暧昧,字字句句飘落到耳底。

    “不——”

    眉头轻挑,墨上筠不假思索地张口。

    然而,“不”这个字刚刚出声,“能”这个字还没说出来,就冷不丁听到门外传来一声——

    “队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