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63、墨上筠:我善良【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视线从战壕下每一个人的脸上一一掠过……

    表情各异。

    旋即,墨上筠盯住了左侧的盛夏。

    面无表情,直视前方,连眉头都没动一下,仿佛与周围世界相隔,不喜不怒,毫无情绪。

    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其他人就算再克制,但在那十秒时间里,皆是有意无意地看向盛夏,隐隐期待她能站出来。

    可,盛夏什么反应都没有。

    下一刻,视线移开。

    “你们俩,给个解释。”

    墨上筠嗓音清冷,一字一字落到二人耳里。

    沈芊芊和345皆是一惊,几乎是下意识地,隔着五个人的距离,看了对方一眼。

    谁也没有想到,会有两个人站出来。

    “报告!”

    沈芊芊犹豫了下,抢先出声。

    墨上筠偏了下头,挑眉看她,“听着。”

    “我跟345都是始作俑者,说完想法后,一拍即合!”沈芊芊目光灼灼,坚定地看着墨上筠,稍稍抬高的声音表示决心和强调。

    做完俯卧撑的梁之琼,还趴在地上,刚想起身,听到沈芊芊如此笃定的话,不由得抬眼朝沈芊芊看了一眼。

    还一拍即合呢,胡编乱造,也不怕把腰给闪了。

    46其他人,安静地看着,但多数都在观察墨上筠的反应。

    这样的解释,很容易被挖出破绽。

    而且,连她们这些个局外人,都能看出来,始作俑者其实是一直“装死”的盛夏。

    墨上筠是戳破这个谎言,打算刨根问底呢,还是就此作罢,将这件事就此给了结了?

    两种选择,怎么做都不得人心。

    选择前者,墨上筠做事过于锋利,不给人一点余地,选择后者,墨上筠就这样扣了两个无辜学员十分,太容易惹起公愤了。

    “对于她的解释,还有人有异议吗?”

    墨上筠不动神色地问。

    其他人内心摇摆不定。

    是把盛夏供出来,还是让沈芊芊和345背黑锅?

    然而,在气压渐渐低沉,她们内心纠结之际,墨上筠却有意无意地看向盛夏。

    这一句问话,不是问的其他人,而是问的盛夏。

    始作俑者是谁,她们现在都心知肚明。

    但是,就算是在眼下的时刻——

    有人站出来为她顶包,她也是一声不吭,任由事情如此发展下去。

    感觉到墨上筠的目光,盛夏微微抿唇,可依旧没有任何表示。

    她不能认。

    一天的时间,她已经扣掉近五十分了,再扣掉这十分,她支撑这一周都很困难。

    她不想认输,不想成为第一个离开的学员。

    既然有人去承认,那就由她们去背锅好了,反正她们剩下的分数有很多,就算扣得再多,也不可能会扣成她现在这样。

    她绝对不能站出来。

    “好,每人有意见。”

    墨上筠最终收回视线,往后退了一步,视野内容纳十人的身影。

    紧张时刻,她们听到墨上筠的声音,“266,345,勇于承认错误,免去所有惩罚。其他人扣5分,继续罚站半个小时。”

    一番话,清清楚楚。

    无论是战壕下方,还是战壕上面,所有人都不可思议地抬起头来,就连一直“装死”的盛夏,都惊愕的抬眼,看着站在上方的墨上筠。

    因为站出来了,所以免去所有惩罚?!

    那一刻,盛夏说不出是愤怒、懊悔,还是难以置信,愣愣地站在原地,不可思议地看着墨上筠的身影。

    而,接下来从头到尾,墨上筠都没再看她一眼。

    墨上筠说完惩罚,就直接走了。

    除了被罚站的几人,其他人都陆续离开。

    只是盛夏明显能察觉到,有人看她的眼神变了味。

    46宿舍的,还有一起罚站的学员。

    *

    墨上筠走向食堂。

    身边,有人亦步亦趋地跟着。

    “离远点儿。”

    墨上筠嫌弃地看了眼浑身湿漉漉的梁之琼。

    看了眼满身泥土脏兮兮的自己,梁之琼当即咬牙,“我这样还不是你弄的?”

    墨上筠冷飕飕的扫她一眼。

    撇了撇嘴,梁之琼不甘心地改口,“我就问问,你是不是知道盛夏就是幕后主使了?”

    “嗯。”

    墨上筠应了一声。

    “那你干嘛不拆穿她?”梁之琼跟看傻子似的看着墨上筠。

    感受到梁之琼的视线,墨上筠眉头一抽,淡定从容道:“我善良。”

    “咳咳咳——”

    梁之琼捂住胸口,发出惊天骇地的咳嗽声。

    墨上筠:“……”

    停下脚步,看着使劲拍着胸口,不可置信指着自己,想要否定她却说不出话的梁之琼,墨上筠眼底眸光闪了闪。

    如此停顿的功夫,身后其他人也陆续赶到,在从她们俩身边走过时,一个个的神情古怪,带有些许好奇和打量。

    但,也没有人敢询问。

    咳嗽了好一会儿,梁之琼才红着脸停了下来。

    等她再抬眼看去,墨上筠已经走远了,只留她一个潇洒的背影。

    梁之琼气得直磨牙。

    这么不要脸的话,也就她墨上筠说得出来了。

    不过——

    在内务这件事的处理上,除了让她们这些无辜人士受了点苦,最终的处理手段,还蛮让人佩服的。

    无形中狠狠扇了盛夏一耳光。

    看着墨上筠远远离去的背影,梁之琼耸了耸肩,带着满身泥土,淡定地朝食堂走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