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60、墨教官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靠,你们是在做什么?!”

    “统计。:::3”

    墨上筠轻描淡写地道。

    牧程愣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慢慢回过神来。

    “你等着,半个小时后,我们绝对把积分统计发你手上!”

    坚定地说完,牧程就直接奔向隔壁办公室。

    紧随着,听到牧程饱受刺激的声音:“姓澎的,出大事了,赶紧回来,把工作完成再说。”

    墨上筠莫名其妙地站在原地。

    很快,看到一个又一个的脑袋冒出来,澎于秋,萧初云,季若楠……三个人站在门口,全部盯着段子慕贴的拿面墙来看。

    一个个皆是露出明显的惊讶神情。

    “要来帮忙吗?”

    段子慕拿着剩下的纸张,跟他们三个发出邀请。

    当即,萧初云一声不吭地转过身。

    “我还有事要做。”

    澎于秋打了声招呼,立即跟着萧初云一起走了。

    倒是季若楠,想了想,然后走进门,主动帮忙。

    “顺便把这几张贴一下。”

    墨上筠走过去,将手中新打印出来的纸张放到段子慕办公桌上。

    “你呢?”

    偏头看她,见她打算出门,季若楠下意识问了句。

    “回去睡觉。”

    说话间,墨上筠已经走到门口,没有丝毫停顿地出门,一转眼功夫就消失在视野里。

    季若楠:“……”

    墨上筠没有直接回宿舍,路过牧程等人的办公室时,特地跟他们说了一声,积分统出来后打印一份,帮她贴在墙面上就行。

    吩咐完,墨上筠就放心地走了。

    只剩下一脸懵逼的牧程和澎于秋,外加一个面无表情的萧初云。

    片刻后,牧程抬手,推了推虚无的眼镜,朝澎于秋看了眼,道:“中午谁押季若楠赢来着?”

    澎于秋望着门外,一本正经地问:“我能弃暗投明吗?”

    “呵呵。”

    牧程赏了他两个字。

    澎于秋悲痛地扶额。

    先前看墨上筠的懈怠模样,他还对墨上筠挺没信心的,没有想到,墨上筠隐藏的这么深,做事完全不露痕迹。

    就凭墨上筠那些表格,他都想给墨上筠押上一票啊。

    *

    对澎于秋和牧程打赌一事全然不知的墨上筠,在交代完了之后,就直接回了宿舍。

    没做多余的事,洗澡,洗衣服,刚将衣服晾好,熄灯哨便准时响起,墨上筠直接上床睡觉。

    不多时,听到季若楠回屋的动静,墨上筠也没理会,渐渐进入睡眠。

    翌日,凌晨三点半。

    墨上筠按时起床。

    季若楠的睡眠比林的更要浅,纵然墨上筠的动静已经很小了,但还让季若楠的意识渐渐恢复清明。

    “几点了?”

    一片漆黑中,季若楠抬起手,手肘遮住了眼睛。

    “三点半。”

    穿好鞋的墨上筠站起身,朝季若楠的床铺扫了一眼。

    “起夜?”季若楠清醒了不少。

    然,这一次墨上筠没有回答她,回应她的是轻微的关门声。

    季若楠眼睛没睁开,过了好一会儿,才放下手,冷不丁从床上翻身坐起。

    这么早?!

    墨上筠是去晨练的?!

    季若楠反应过来,看着紧闭的门,只觉得脑子有些懵。

    这样的……真没见过。

    *

    早上的晨练,墨上筠没有在场。

    早餐时间,季若楠特地观察过,也没见到人影。

    一直到上午八点,季若楠才看到墨上筠路过训练场,外套拉链拉开,露出里面湿透的短袖,作训帽同样被汗水浸湿,短发在空中飞扬,却不见丝毫狼狈之意,反倒是有着一股超然的洒脱。

    墨上筠一路走过,目不斜视,训练场的情况,她连看都没看一眼。

    “墨教官这是去做什么了?”

    正在做俯卧撑的一批学员里,有人看到走过的墨上筠,朝身边的黎凉问了一句。

    基本上,所有学员都知道,这批学员里有一批是墨上筠以前带的兵,而且明明综合实力不是很突出,可一到墨上筠出场训练他们的时候,他们都表现出超乎想象的淡定从容,累死累活都不多说一句话。

    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

    “晨练吧。”

    黎凉估摸着说道。

    听林说过,在侦察二连时,墨上筠几乎每天都会出去晨练,起的比他们早,睡得比他们晚,而且每天的精神倍儿棒。

    记得在三月考核的时候,墨上筠也没有放弃过最基础的晨练项目。

    “教官也需要晨练?”旁边的人差点儿没惊掉下巴。

    黎凉倒是不以为意,“你三个月至坐办公室试试。”

    “倒也是。”

    那人赞同地点了点头。

    只是,远远看着墨上筠离去的背影,没来由多了几分亲近感。

    教官也晨练啊!

    总觉得特别平易近人。

    看着年龄不大,私底下应该不是训练场上那般的严苛才对。

    “哎,打听个事儿。”男人又问。

    “说。”

    黎凉累的汗流浃背,简单地回了他。

    “墨教官做事那么不讨喜,为什么你们这么偏帮她?”

    他记得,昨天下午之后,有人站盛夏的,也有人站墨上筠的,而站墨上筠的那一批,他们侦察营三十个人就首当其冲,气势上直接把人给压倒了,唬得人一句对墨上筠不好的话都不敢说。

    可是,按照墨上筠那训练手段……应该没什么人会喜欢上她才对。

    黎凉停顿了下,眼角余光瞥见澎于秋走近,遂继续做俯卧撑,同时压低声音回复他,“因为她无论做什么,都是为了我们好。”

    那人还想跟说什么,可澎于秋已经来到跟前,于是生生把疑惑给压制下去。

    只是,心里却多少升起一个疑惑——

    真的有做什么都是为了他们好的教官吗?

    对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