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58、怎么只扣二十分?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找到车,两人坐了进去。

    阎天邢一声不响地将车给倒出来。

    听到窸窣的声音,只见交给墨上筠保管的烧烤,忽然被墨上筠拿出一盒来,打开拿出仅剩的一串牛肉串。

    注意到他的视线,墨上筠坦然地朝这边看了眼,随后极其坦然地咬了口。

    “消气了?”

    将车窗打开些,阎天邢开着车,低声低缓地朝墨上筠问道。

    “嗯。”

    墨上筠闲闲地应了一声。

    先前却是窝了一肚子气。

    如果不是在部队,早将盛夏给打趴下了。

    偏偏这是在部队,盛夏能够去做的事情,她不能做。

    不过,这么一番折腾,还能有气的话,也是奇了怪了。

    “开导一下。”阎天邢扫了她一眼,慢条斯理地出声。

    “听着。”

    墨上筠直视前方,懒洋洋接过话。

    “这事呢,做的不对。”阎天邢端上官腔,带有几分劝导的意思。

    “怎么?”

    一偏头,墨上筠凉飕飕地斜眼看他。

    阎天邢皱了下眉,义正言辞地质问:“怎么只扣二十分?”

    “……”

    墨上筠愣了一下,没忍住笑了出来。

    抬手,下意识想去压一下帽檐,却捞了个空,发现自己并没有戴帽子。

    油嘴滑舌的老狐狸。

    撇了撇嘴,墨上筠视线看向窗外。

    等了会儿,她又问:“没别的了?”

    “没了。”

    阎天邢将车开进军区。

    “哦。”

    墨上筠耸了下肩。

    她以为,最起码会被阎天邢说上几句。

    毕竟有些冲动,没有顾及全面。

    在看出对方有企图的时候制止,并且坐实了罪名,但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落实她所说的“罪名”,容易落人口实。

    但,难得这么生气一次。

    人有各色各样的,不可能每个人都达到她所想要的思想高度。

    她可以理解这样的人存在,可亲眼见到、亲自接触到却是另一回事儿。

    她接触过太多以当兵自豪的人。

    像陈路那一批人,一提及部队,脸上是满满的骄傲,一身军装就是他们的荣耀,纵然多年以后这些荣耀许是只能成为回忆。

    像侦察营的战士,来自全国各地,单纯而上进,虽然在各方面是有很多的不足,可他们有着一个军人应有的热血灵魂,也从来不会为了超越他人而耍阴险的手段。

    正因为接触过这些“好的”,所以才很难接受“差的”。

    她很生气,同样有些失望。

    当然,失望这种情绪,总是在越来越多的接触中不可避免的。

    她下连队不到半年,允许自己有这种情绪。

    “你那个想考军校的堂妹,阎佳。”墨上筠打开车窗,外面有凉风吹进来,声音被风添了几分凉意,“叛逆成功了吗?”

    “嗯,”阎天邢应了一声,随后,奇怪地看了墨上筠一眼,“你见过?”

    “过年来过水云间。”墨上筠解释。

    阎天邢眉头挑了挑。

    去过水云间?

    他不在的时候?

    侧过头,阎天邢意味深长地看了墨上筠一眼。

    正好,见到墨上筠微微眯起眼,伸出手臂,对准垃圾桶扔出了一根竹签。

    竹签很轻,随着风刮过一到倾斜的弧线,精准无误地从垃圾桶入口飞了进去。

    墨上筠扬眉。

    有风迎面吹过来,一头短发在脑后飞扬,巴掌大的小脸暴露于灯光之下,那一刻的惊艳和张扬,莫名让人心动。

    看了片刻,阎天邢才缓缓收回视线。

    路程太短。

    很快,吉普车就停在了宿办楼楼下。

    “剩下的你拿走。”

    墨上筠拿了一袋烧烤。

    看她的动作,阎天邢就猜到她想做什么,提醒道:“藏着点。”

    “知道。”

    墨上筠摆了摆手,随后便伸手拉开车门。

    “墨教官。”阎天邢忽的喊住她。

    “嗯?”

    “你给了一个学员继续待下去的机会,”阎天邢微微偏着头,深邃的眼眸隐匿着亮光,带着别样的深沉味道,“不会有人因此怪罪你。”

    墨上筠愣了片刻。

    她知道“有人”,指的是谁。

    阎天邢是在告诉她,就算盛夏离开后真的投诉她,也不会有人受理。

    同样,实在肯定她的行为。

    在事情发生之前阻止,会给自己带来一定的麻烦。

    但,总比在事情发生之后临时补救,甚至会让无辜的人丧失继续集训的机会为好。

    对于这件事,阎天邢说的话并不多,可,任何话语都是在肯定、赞同她。

    连象征性的思想教育都没有。

    他甚至不会委婉地提醒她,她还有一些更聪明的做法,达到同样的目的的同时,不会让自己陷于非议之中。

    他理解的她。

    那一刻的愤怒,所有的决断。

    他清楚有更好的选择,可他也清楚,她知道。

    “嗯。”

    半响,墨上筠应了声,拿着烧烤出了车门。

    *

    九点。

    学员宿舍楼,附近。

    晚上有基础项目训练,时间是七点到九点半。

    但训练是定量的,完成的可以事先离开,今晚训练量不重,这个时间点,大部分学员都能顺利完成。

    墨上筠站在一棵树下。

    手里是一面小镜子——不是用来照镜子的,而是利用光的折射来做信号的。

    这个信号,燕归知道。

    她对准的也是燕归所在的宿舍。

    墨上筠站在树影里,等了十来分钟。

    “墨墨!”

    冷不丁的,听到急促的脚步声和兴奋地喊声。

    转过身来,墨上筠看着恨不得动静再大一点儿的燕归,只想一脚飞过去堵住他的嘴。

    但,看在他傻乎乎的份上,墨上筠抑制住了出腿的动作。

    “墨墨!”

    跑近时,燕归又叫了一声,两手张开扑过来。

    墨上筠伸出抓住烧烤袋子的手,生生用烧烤的香味将燕归的动作停下来。

    燕归顿住,低头看了眼烧烤,立即惊喜地抬眼,“给我的?”

    “嗯。”

    “没有给别人的吧?”

    燕归欣喜地接过去,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没有。”墨上筠肯定回答。

    燕归立即松了口气。

    他果然是墨上筠心里最特殊的一个,而且是唯一一个。

    安辰什么的,早可以滚蛋了。

    看着燕归眉飞色舞的神情,墨上筠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眉头抽了抽,说了声“再见”后,转身就走。

    “墨墨,墨墨。”

    燕归立即跑到墨上筠跟前来,挡住她的去路。

    “透露一下呗,你怎么当教官了?”燕归好奇地问。

    墨上筠看了眼身上的便装。

    真该庆幸没有穿作训服,不然非得摆正身份,给他扣掉几分不可。

    “导师推荐。”墨上筠心平气和地回答。

    “那段子慕呢?”

    “凭实力。”

    “……”

    燕归一时间还真没接上话。

    他打量了墨上筠几眼,心里却道:他家墨墨啊,就是谦虚,从来不吹捧自己的实力……

    眼瞅着墨上筠又要走,燕归笑嘻嘻地拦住她,“那什么,跟你交代个事儿。”

    “说。”

    “就下午那事儿,”燕归从飞快地语调说道,“吃饭的时候,盛夏一直在装可怜,拐弯抹角说你坏话。”

    “然后?”墨上筠淡定地问。

    没有看出墨上筠有表情变化,燕归有些失望,但很快就道:“然后嘛,跟她一起参加过特战队考核的我,就把她考核的表现全部说了一通。你放心,没有过火,但聪明人都不会相信她的话。”

    墨上筠眉头微抽。

    真正的聪明人,也不会选择相信他的话。

    盛夏的话水分大,但燕归说话的水分,也一点儿都不小。

    当然,真正的聪明人,并不会选择参与这些舆论。

    再者训练强度这么大,他们也不像三月考核时那般有空,所以墨上筠对这批学员不是很担心。

    顶多再碰上几个看她不爽的刺头而已。

    46的刺头就够多了,她也不嫌再多几个。

    “还有个小道消息,想不想听?”燕归左右张望了下,神神秘秘地朝墨上筠凑了上去。

    “周围没人。”

    墨上筠嫌弃地看着他。

    “哦,”燕归放了心,却鬼鬼祟祟地压低声音道,“季若楠在a组安排了‘卧底’,随时了解a组学员的消息。墨墨,只要你一句话,别提a组了,全部学员的小动态我都能掌控到,你要不要发展我这个内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