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56、小姑娘有选择困难症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盛夏和林玉儿一事后,格斗训练再无波折,顺利落下帷幕。

    但,气压却无比的低沉。

    墨上筠所到之处,必定让人感觉到肃杀气息,任谁也不敢懈怠。

    别人不了解墨上筠,但燕归却多少对墨上筠有点了解,心里有些发愁。

    墨墨肯定生气了……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生气。

    他百分百断定,盛夏肯定有“刻意伤害”林玉儿的意图,所以墨墨才会这么生气的。

    燕归越想越觉得发愁,甚至都不为自己无缘无故扣掉“8分”而悲伤了。

    “今天的格斗训练到此结束,”墨上筠站在列队前方,举着喇叭,声音清冷到毫无情绪波动,“有伤的,跟季教官去医务室治疗,没伤的,跟牧教官和澎教官走。”

    交代完,墨上筠直接将喇叭扔给了牧程。

    多余的话,一个字都没说,直接转身走了。

    牧程接过喇叭,朝澎于秋看了眼。

    澎于秋无奈耸肩。

    墨上筠的任务已经完成,要走还是可以走的。

    至于墨上筠的情绪……

    他们是安抚不了的,还是由阎爷来吧。

    “要治疗的,来我这边。”

    见两人都关注墨上筠去了,季若楠站在一旁,率先朝列队出声。

    只有少数几个站出来。

    受伤的并不少,可真正需要治疗的,却不多。

    “3,你需要去看一看吗?”

    看到陆续站出来的学员,季若楠没有看到林玉儿的身影,便朝人群喊了一声。

    林玉儿轻轻抿着唇,低下头来,朝季若楠摇了摇脑袋。

    她还不到去医务室的地步。

    只到手皮外伤的地步,歇到这儿,身上的疼痛缓解不少,身上骨头没有碎裂,回宿舍涂点儿药就可以了。

    虽然她不去医务室这一事,容易让人对墨上筠产生误解——偏向于墨上筠没事找事、故意针对盛夏。

    就算她很清楚,是墨上筠制止及时,才让自己安然无恙。

    可是,就算去了医务室,结果也是一样。

    打量了林玉儿几眼,季若楠微微点头,随后朝其他几个伤势比较明显的学员道:“你们几个,跟我来。”

    说完,带着几个学员走了。

    而牧程和澎于秋二人,也认命地带着其他人走向食堂。

    *

    宿办楼,二楼。

    墨上筠站在总教官办公室门前,冷着一张脸,将门敲了三下。

    叩。叩。叩。

    声音并不和缓,反倒是像发泄一般,很是急促、响亮。

    “进来。”

    办公室内,很快传来阎天邢的声音。

    墨上筠一把推开门,走了进去。

    门开的那一瞬,阎天邢正在打电话,听到明显夹杂着火气的敲门声和开门声,他抬了抬眼睑,朝门口看了一眼。

    在见到是墨上筠后,阎天邢难免愣了一下。

    一时没说话,只见墨上筠抬手将作训帽取下来,大步流星地朝他的办公桌走来,随后走近将椅子一拉,作训帽甩在桌面,直接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许是注意到阎天邢的视线,墨上筠眉头轻轻一挑,一抹冷冽杀气从眉宇间一闪而过。

    视线落到阎天邢手里拿的电话上,墨上筠冷声道:“打你的电话。”

    阎天邢眉头一挑。

    同时,听得电话那边调侃的声音:“谁啊,这么凶悍?”

    阎天邢唇畔含笑,看了对面神色冷然的墨上筠一眼,道:“一只野猫。”

    话音落却,办公室内的气压,冷不丁愈发低沉了。

    “先挂了。”

    也不多说,阎天邢直接把电话给掐了。

    放下电话,阎天邢看向对面的墨上筠。

    毫不客气地落座,两腿交叠,身子往后一倒,双手环胸,剪短的头发遮掩不住眉目,神情愈发的凌厉,浑然一霸气侧漏的女王模样。

    阎天邢手指在桌面一叩,问,“怎么了?”

    “没事。”

    墨上筠利落地回了他两个字。

    “……”阎天邢停顿一下,很无奈地看着她,“你这话我不是很好接。”

    墨上筠干脆不说话。

    气还没消,说话带主观性质,不如不说。

    只是没地儿待,才来这儿罢了。

    阎天邢顿了顿,看着拧眉沉思的墨上筠,站起身。

    走至一旁的柜子前,拿出一个茶杯,再去茶几旁用刚烧好的水泡了杯茶,回来后将茶杯放到墨上筠面前。

    “先喝着,我先出去一趟。”放下茶杯,阎天邢垂下眼睑,朝墨上筠说道。

    “嗯。”

    墨上筠头也不抬地回答。

    阎天邢轻笑,手掌在她的头发上拍了下,在得到墨上筠警告视线之前,先一步移开,转身出了门。

    出门后,还贴心地将门给关上了。

    墨上筠靠在椅背上,视线无意中扫过那杯茶水,忽的就顿住了。

    随后,烦躁地皱了下眉。

    真是疯了。

    她竟然会想着来找阎天邢。

    *

    不到二十分钟,阎天邢重新回到办公室。

    推开门,阎天邢顿了顿,没有直接进门。

    外面天色渐黑,办公室里没亮着灯,一片昏暗,唯有窗外的路灯斜射进来,照亮方寸角落。

    墨上筠翘着二郎腿,依旧坐在办公椅上,手里端着一杯茶,轻轻晃动着,眼睑半垂着,心不在焉地看着茶杯,不知在想些什么。

    阎天邢将办公室的灯打开。

    早听到开门声的墨上筠,这才迟迟的抬起头,漫不经心地扫了他一眼。

    “阎天邢。”

    收回视线,墨上筠喊了一声,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

    “嗯。”

    阎天邢应声,站在门口附近,没有走近。

    将茶杯往桌上一放,墨上筠淡声道:“我饿了。”

    “请你出去吃饭。”阎天邢顺其自然地接过话。

    “没这个规矩吧。”

    “特殊情况,特殊对待。”

    “吃什么?”墨上筠问。

    稍作停顿,阎天邢道:“撸串。”

    “好。”

    墨上筠站起身。

    看着她,阎天邢提醒道:“去换身衣服。”

    “好。”

    墨上筠将椅子推回原位,只手放到裤兜里,不紧不慢地朝门口走来。

    两人视线在中途对视,随后,墨上筠率先移开,大步走出了办公室。

    十分钟后。

    换上便装的墨上筠走到楼下。

    同样穿着便装的阎天邢开着吉普车,缓缓将车开到她身边。

    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墨上筠直接走进去,关门,扣上安全带,动作一气呵成。

    阎天邢看了她一眼,并未说话,开车离开军区,一路朝附近的夜市而去。

    墨上筠轻轻磕着眼,闭目养神。

    这里离夜市很近,刚清净了会儿,耳边就传来嘈杂的声响。

    有灯光从眼前忽闪而过,墨上筠缓缓睁开眼,入眼的便是热闹的街道,有各色各样的小摊,亦有临近大学的学生来来往往。

    一个个青春洋溢,欢声笑语从窗外飘进来,好像没有任何烦恼。

    墨上筠收回视线,没有再看。

    阎天邢找了个位置,将车停好。

    不等他说话,墨上筠就自觉地解开安全带,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一直走到车尾,跟阎天邢汇合。

    “去哪儿吃?”

    视线从街道上扫过,墨上筠轻轻皱了下眉。

    一眼看去,烧烤摊并不少,而且每家店都围着人。

    “这边。”

    阎天邢看了一眼,选了就近的一家店。

    墨上筠没说话,跟在阎天邢身后。

    走到一半,墨上筠顺手拿在身上的手机响了,她将手机拿出来,扫了眼手机屏幕——

    墨上霜。

    一愣,墨上筠停下步伐,拉了接听。

    “哥。”

    手机放到耳边,墨上筠一抬眼,赫然发现阎天邢不在前面,而是来到了她身侧。

    一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牵着她往前走。

    墨上筠看了阎天邢一眼,刚想说话,就听到电话那边传来墨上霜的声音。

    “在哪儿?”听到嘈杂声响的墨上霜问道。

    “外面。”

    没有隐瞒,墨上筠实话实说。

    “哦,”墨上霜倒也没追问,直接道,“爸让我转告你一声,陈叔确定不出山了。”

    “转告?”墨上筠凝眉。

    顿了顿,墨上霜道:“就通知你一声。”

    通知?

    墨沧特地让墨上霜来通知?

    恐怕,是为了给个交代。

    像是在告诉她:你看,机会我已经给了,他并不接受。

    呵。

    “知道了。”

    墨上筠低声说着,眸色黯了几分,对陈路的选择不觉得意外。

    说完,挂了电话。

    与此同时,阎天邢拉着她,来到烧烤摊前,朝热情迎接的老板女儿道:“每样来十串。”

    “啊?”

    老板女儿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松开墨上筠的手,阎天邢手一抬,搭在墨上筠的头发上,不客气地揉了揉,“小姑娘有选择困难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