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55、扣三十分!【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上筠走出一段距离,季若楠注意到情况不对劲,才从先前被拒绝的情绪中回过神来。w

    她顺着墨上筠离开的方向看去。

    只见林玉儿和盛夏的对抗小组,不知何时起,盛夏占据上风,林玉儿早已落败,可盛夏却对林玉儿紧追不舍,一拳一腿都狠狠地击中林玉儿的要害,林玉儿连喊出“认输”的机会都没有。

    季若楠顿时恍然。

    下意识想要跟上墨上筠的速度,但刚上前一步,两只手就伸到前面来,挡住了她的去路。

    一左一右,分别是牧程和澎于秋。

    “季教官,这事不归你管。”

    “墨教官会处理好的。”

    牧程和澎于秋一前一后地朝季若楠说道,语气里多少带着点警告的意思。

    季若楠微顿。

    看了眼澎于秋,又看了眼牧程。

    这两个人,摆明了是想帮墨上筠,肯定墨上筠“格斗教官”的身份。

    顺便告诉她,有些事情,她不必插手。

    纵然,那里面有组的女兵。

    季若楠皱了下眉,但很快,眉头就舒展开来。

    “我关心我的兵,应该没什么不对。”季若楠平静道,“你们放心,我知道自己的身份,不会越俎代庖。”

    牧程和澎于秋对视了一眼。

    随后,不约而同地将手收了回来。

    “我们没别的意思,只是希望你能保持冷静。”澎于秋在旁不紧不慢地解释。

    “嗯,”季若楠道,“我知道。”

    三人说话间,墨上筠已经来到盛夏和林玉儿跟前。

    渐渐发现这边不对劲,关注这边情况的人越来越多。

    墨上筠走过去,一手抓住还在攻击林玉儿的盛夏的肩膀,直接将人往后一拉,正面朝向她,猝不及防间,膝盖狠狠踢在盛夏的腹部。

    盛夏呻吟一声,那一瞬间,所有的感官都聚集于腹部,她下意识的伸手去捂住小腹,挣扎间抬眼看到墨上筠的身影,当下大脑就清醒不少。

    “你凭什么打我?!”

    一把甩开墨上筠的手,盛夏捂着小腹,愤怒地朝墨上筠喊道。

    墨上筠顺势放开她,低头,扫了倒在地上、狼狈不堪的林玉儿一眼,身上无明显的伤痕,但俨然疼的不轻,躺在地上皱着眉头,沉沉的喘着气。

    墨上筠不经意间皱了下眉。

    冷冷地盯着盛夏,墨上筠声音冷若寒冰,字字顿顿道:“凭你想借此机会让你的对手退出集训。”

    盛夏一愣,眼底闪过一抹心虚和惊讶,可在迅速扫了林玉儿一眼后,她立即冷静下来。

    “你是不是在搞笑,哪只眼睛看到我想让她退出集训了?”盛夏咬着牙,高声强调道,“墨上筠,我跟她比试是你安排的,她没有认输,我继续攻击有错吗?!要怪只能怪你没有事先说清楚,这是你的失误!你因此而污蔑我,是不是想公报私仇?!”

    她这么一喊,几乎是把在场所有旁观学员的注意力,都顺利吸引过来。

    被诸多视线注视着,盛夏的心算是镇定了下,对墨上筠的潜在畏惧也稍稍消减了些。

    墨上筠淡淡地扫了她一眼。

    那一眼,如看蝼蚁的眼神,从高处往下的俯视,仿佛盛夏如跳梁小丑一般。

    仅仅一个眼神,盛夏心里便有怒火汹涌,感觉浑身上下都受到极端的侮辱,自尊被狠狠踩在脚底践踏。

    一股无言的愤怒,瞬间席卷全身。

    “322,扣2分。”

    墨上筠轻描淡写地出声。

    手一动,笔尖随之在花名册后面写下分数。

    盛夏双手倏地握紧,双目通红,暴怒地朝墨上筠吼道:“墨上筠,我有权利怀疑你在针对我!”

    “很明确的告诉你,”墨上筠抬眼,平静地看着她,“你没有这个权利。”

    “我要去投诉你!”

    耸了耸肩,墨上筠在林玉儿名字后面同样写好扣分,随意道:“等你被淘汰,随时欢迎投诉。”

    “你——”

    盛夏拳头收紧,当即压抑不住内心的怒火,抬起拳头就朝墨上筠挥了过去。

    眸色愈发冷然,墨上筠眼神凉飕飕地从她身上扫过,手一抬,轻易绕过她的攻击,手掌一翻抓住她的手腕,紧随着将其往后拉到盛夏背后,瞬间将人给制服。

    盛夏热血上涌,几乎使了全身的劲去挣脱,可墨上筠似乎没用多少力道的桎梏,却如何也让她挣脱不了。

    “攻击教官,扣十分。”

    站在盛夏身后,墨上筠不紧不慢出声,非常不“贴心”地火上浇油。

    盛夏狠狠咬牙。

    怒到极致,脑海一片空白,只剩下对墨上筠的恨意。

    墨上筠就是针对她!

    就算她是有在某一刻想过让林玉儿受点伤,导致无法参加接下来的集训,自己可以减少一个对手,可是——

    不,她只是想过而已!

    林玉儿根本没受到多少伤害!

    林玉儿依旧可以继续参加集训!

    墨上筠凭什么扣她分数?!

    她明明赢了!

    这是报复!

    绝对是墨上筠对以往恩怨的报复!

    各种想法肆意蔓延,占据着脑海各个角落,盛夏胸腔被怒火和恨意烧尽,但出奇的没有再表露出激动的情绪和反抗的行为。

    她忽然想起,黎明时分的集合,阎天邢说的那几句话——

    “你们只能是学员,只能听命行事。”

    对。

    墨上筠是教官,她是学员。

    倘若她为了“投诉”墨上筠,而就此宣布退出集训,没准正好合了墨上筠的心意,她仅有的能进特种部队的机会也没了。

    不能让墨上筠得逞!

    她要让墨上筠丑陋不堪的一幕被大众知晓!让墨上筠就此身败名裂!

    渐渐的,盛夏冷静下来。

    墨上筠松开她的手腕,看了眼明显在打歪主意的盛夏,眸色一冷,不客气地又给她划掉了十分。

    盛夏站直身子,转过身,刻意忽略了墨上筠的存在,直接朝林玉儿走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