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50、痛骂墨上筠千遍万遍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怎么,搞内务太轻松了,闲不住?”

    清冷的嗓音里,添有几分慵懒和闲散,分明是墨上筠的声音——小-说——

    当下,宿舍内的七人,视线齐刷刷朝门口看去。

    果不其然,是墨上筠。

    门开着,不知何时现身的墨上筠,此刻倚靠在门边,留有一抹侧影,右手放到裤兜李,左手里拿着一枚黑色哨子把玩,微微偏着头,逆光的脸庞映入阴影中,精致的五官染着清冷之意。

    一双狭长的眼睛里,映着宿舍内所有的物和人。

    那一道道视线里,有盛夏那充斥着恨意的视线,有唐诗那充斥着惊喜的视线,也有沈芊芊那颇为不屑的视线,其余人都最大限度地保持着冷静。

    但,多多少少对这个突然出现于门口的‘幽灵’,抱有些许惊讶。

    “所有人,操场十圈,中午实行。我来监督。”墨上筠懒洋洋地扫了一圈,眉头轻轻一挑,“有异议吗?”

    “有!”

    沈芊芊拧眉,第一时间喊道。

    唐诗往下看了一眼,紧随着喊道:“报告,没有!”

    沈芊芊一怒,抬眼朝上铺的唐诗看去,眉头几乎竖了起来。

    然而,唐诗喊完话就朝门口看去,视线压根没有时间跟她对上,也不曾理会沈芊芊的情绪。

    沈芊芊内心甚是狂躁。

    与此同时,听到墨上筠的声音——

    “抱歉,问习惯了,”墨上筠摸了摸鼻子,偏头看着沈芊芊,慢条斯理道,“有异议的话,背地里说。”

    顿了顿,墨上筠轻轻勾唇,手里拿着哨子在门边轻轻叩响,“最好,把门关上。”

    最后一个话音落到耳底,冷不丁的,沈芊芊打了个寒颤,感觉一股冷意从骨头缝里漫出来,一直冷到心脏。

    一直等墨上筠消失在门口,沈芊芊脑海里才慢慢浮现出一个疑惑——

    墨上筠,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难不成,把她所有的话,都听进去了?

    不知怎的,沈芊芊只觉得浑身愈发的寒冷。

    片刻后。

    她动了动,发现陆续有人往外面走,就连上铺的唐诗都跳了下来,利落地去收拾。

    “跑十圈,你们都没异议吗?”

    沈芊芊皱了皱眉,不明所以地看着自顾自忙活的人。

    “我们是一个宿舍的,本来就是要罚一起罚啊。”

    唐诗去检查了下生活用品,理所当然地朝沈芊芊说道。

    沈芊芊扫了唐诗一眼。

    现在看来,唐诗才是墨上筠的头号脑残粉,梁之琼还得往后排。

    “游念语,你呢?”

    眼见着游念语从身边走过,沈芊芊出声问了一句。

    “不意外。”

    步伐微顿,游念语抬了抬帽子,轻描淡写地回道。

    沈芊芊冷不丁被哽住。

    “很正常啊,我们排长经常这样,连长更加。”杜桂花路过时,略带安抚地朝沈芊芊说道。

    江汀芷耸耸肩,对她们的看法都不可否认,虽然有些不爽,但这在部队也不算稀奇的事儿。

    沈芊芊咬咬牙,气愤离开。

    至于梁之琼和盛夏二人,本就参与‘闹事’,压根没有立场说话,识趣地闭上嘴,默默整理内务。

    最后,提前一分钟,二人跟唐诗一起离开。

    八点整。

    宿舍楼下响起急促的集合哨声。

    还未出门的学员,风一般地往楼下汹涌。

    四处转了转的墨上筠,站在走廊上,听得一声又一声的‘墨教官’,再看一道道从身旁跑过的身影,眉头不经然间挑了挑。

    还真有这么多踩着点去集合的。

    再看不远处的a组宿舍,人数几乎是这边的三分之一。

    红果果的差距。

    墨上筠不爽地摸了下鼻子。

    一眨眼的功夫,四楼空荡荡的,只余下墨上筠一人。

    墨上筠拿起手中的花名册。

    花名册是她亲自做的,姓名、代号,外加各种扣分事项,在她眼里还算是比较全面的。

    毕竟这一次来,事情比较多,时间比较少,没时间从头到尾观察一遍再做内务条例,大部分的都是按照在二连的规矩来的。

    等了一会儿。

    听到沉稳的脚步声从楼梯的方向响起。

    渐渐的,声音愈发地近了起来。

    墨上筠偏了偏头,果不其然,见到阎天邢从楼梯处走出来。

    他抬眼,神色淡淡地扫了走廊一眼,随后便直接走向她这边。

    “给。”

    一走近,墨上筠就将花名册递了过去。

    花名册上方,还夹着一支黑色的签字笔。

    看了看墨上筠,又看了看花名册,阎天邢了然地挑眉。

    这架势,摆明了是想让他打下手的。

    倒也不介意,阎天邢从善如流地接过。

    手上一空,墨上筠往兜里一掏,又拿出一支签字笔,外加一叠的便利贴。

    “从41开始。”

    签字笔在手中一转,墨上筠朝阎天邢说了句,随后便朝41走去。

    阎天邢看着她的背影,唇角轻轻勾了勾,随后便跟上她的步伐。

    于是,阎天邢头一次亲眼见识到墨上筠的‘苛刻’。

    几乎连一点灰尘都不放过。

    一间看着整洁干净的宿舍,在墨上筠的眼里,总能发现‘不合格’的地方,手中的便利条一撕一贴,动作无比利落。

    明显的地方,她不写字,只写扣的分数,而不明显的地方,她会非常‘贴心’地去原因,当然最后的扣分也不会忘了。

    而,从41到45并非最苛刻的,见识过46到41的便利贴后,阎天邢忽然有点对墨上筠刮目相看。

    这丫头,也并非一味地护犊子。

    换句话说,只是在别人面前护犊子,而在自己这边,正好相反——她对自己人才是最苛刻的。

    阎天邢心甘情愿地跟在她身后,每当见她在哪儿贴了便利条,便在第一时间找到床位的主人和扣分点,没有任何纰漏地将其记录下来。

    一个三层楼的内务检查,从八点到十点,墨上筠整整检查了两个小时。

    至于尾随在后的阎天邢,竟是一句话都没有多说。

    “你的连队,就是这标准?”

    一直等墨上筠检查完后,阎天邢才合上花名册,朝墨上筠问了一声。

    “嗯。”

    走出最后一间宿舍的大门,墨上筠微微点了下头。

    “花多久调整过来的?”阎天邢饶有兴致地问。

    “一周。”墨上筠耸肩。

    顿了顿,她补充道:“这一批学员,顶多三天。”

    阎天邢看着她,没说话。

    他从不关心内务的事,虽然内务是基础,但能在他手里训练的,内务问题基本不用操心。

    不会有一个优秀的特种兵,连内务考核都不过关。

    就像一个能当高考状元的学霸,就算某一科成绩偏科,偏科的那门成绩也是寻常考生望尘莫及的。

    常规部队注重内务,作为一个军人,只要在新兵连待过的,内务问题上基本不需要担心。

    最起码会合格。

    但是,这种‘合格’到墨上筠手上,就什么都不是。

    她的规矩可以说是‘鸡蛋里挑骨头’。

    阎天邢对此有点兴趣,没见过在内务考核上精益求精、且颇有心得的,于是更放心墨上筠管理内务。

    “怎么?”

    注意到阎天邢的眼神,墨上筠不由得挑了下眉头。

    “想推广一下你的内务条例。”阎天邢道。

    “哦?”墨上筠稍有疑惑。

    但很快,墨上筠似乎想到什么,耸肩,“随便。”

    阎天邢轻笑。

    于是,4月3日这一天,还未到中午,某特种大队一中队,就收到远在千里之外的队长的一份‘资料’,从此开始了每天不仅要累死累活操练、还要尽心尽力搞内务的苦逼生活。

    同时,‘墨上筠’这三个字,也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在此中队里传播开来。甚至有人边背诵内务条例,边在心里痛骂‘墨上筠’千遍万遍。

    当然这都是后话。

    跟阎天邢检查完内务后,墨上筠把做整理的工作毫不客气地交给了阎天邢,随后自己拍了拍手,在离开学员宿舍楼的时候,打算跟阎天邢分道扬镳。

    “去哪儿?”

    阎天邢伸出手臂,揽住了墨上筠的肩膀。

    墨上筠身材偏瘦,一下就被阎天邢圈住。

    “训练场。”

    视线似有若无地从阎天邢的手上扫过,同时别有深意地朝阎天邢看了眼。

    意思是:逾越了。

    阎天邢却当做没有看到。

    “小脑瓜子注意休息。”

    拍了下她的脑袋,阎天邢适时地松了手。

    墨上筠撇嘴。

    她这叫勤快,哪像他一样,偶尔想起来才往训练场跑。

    阎天邢只当不懂她那小眼神里的意思,拿着花名册和签字笔离开。

    内务成绩要在中午前弄出来。

    本来是墨上筠该做的事……

    但,碰上这么个喜欢甩锅的下属,也是没办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