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48、极有可能对墨上筠的名誉造成影响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教官,听说你被自己学员怼了?”

    澎于秋声音调侃,有点儿打趣的意思。就爱上网……

    然而,墨上筠淡定从容地用筷子夹起个馒头,头也不抬的回答,“不用打听,没有‘梁之琼’。”

    说完,咬了口馒头。

    澎于秋:“……”

    又没有提到梁之琼。

    但,澎于秋还是不死心,继续道:“采访一下,跟受人爱戴的季教官相比,你——”

    萧初云凉飕飕的看了澎于秋一眼。

    真是不怕死地往地雷上踩。

    这时,眼角余光瞥见季若楠现身的澎于秋,也适时地把话给收了回去。

    “说什么呢?”

    隐隐听到自己的名字,季若楠走过来,笑着询问道。

    “没什么,随便打听打听。”

    澎于秋说完,立即把剩下的半个馒头塞到嘴里,准备脱身。

    调侃墨上筠,那是时不时被墨上筠坑,在墨上筠这里讨不到好处,才找准机会‘报复’一下。

    但是,当着季若楠的面扯这种问题,那就很没意思了。

    倒不如及时溜了为好。

    见他一走,本就是吃完在等她的萧初云,也没有停留,一起离开。

    墨上筠抬眼,看着落荒而逃的澎于秋,眉头微微一动,低头夹着馒头沾了点甜粥,继续咬了一口。

    季若楠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墨教官,待会儿是你检查内务吧?”犹豫了下,季若楠朝墨上筠问道。

    “嗯。”

    淡淡应声,墨上筠没有揭穿季若楠的‘明知故问’。

    检查内务,是阎天邢‘钦点’的,所以没经过其他教官的同意,只是通知一声。

    阎天邢给的理由是,三月考核中墨上筠定的内务条例很全面,在这方面由她负责,无需担心。

    实际上,墨上筠心里跟明镜似的,阎天邢就是想让她多去宿舍楼转转,给个机会深入了解一下学员的请概况,同时……让她不要那么闲得慌。

    “要不要我——”

    季若楠的建议还没说完,段子慕就及时打断她的话,“我陪她。”

    季若楠一顿,多少有些尴尬。

    她虽然没有把问题说出来,但段子慕却完全猜中了她的想法。

    “嗯。”墨上筠吃完馒头,慢条斯理地接过话,“有他帮忙,忙得过来。”

    “也行。”

    见两人一唱一和的,季若楠没有多想,释然地点了点头。

    可取而代之的,却是另一种疑惑。

    墨上筠跟段子慕这关系……跟阎天邢,有可能吗?

    疑惑在心底一闪而过。

    很快,季若楠将眉目的疑惑猜测掩去,低头开始吃早餐。

    墨上筠夹起另一个馒头,但没急着吃,而是微微偏过头,朝段子慕看了一眼。

    正巧,段子慕也朝这边看过来,两人目光交错了一瞬,顿了顿,墨上筠欲移开,却见到段子慕朝她笑了一下。

    墨上筠立即收回视线。

    她低头吃馒头。

    没一会儿,又听到对面的季若楠出声:“对了,那个林,我想跟你谈谈。”

    “什么?”

    墨上筠抬了抬眼。

    “她在跟你较劲。”季若楠看着她,道,“晨练很多项目,她都表现的太拼了。我会关注她的情绪问题,但她毕竟是你的兵,根源也在你身上,我希望你能跟她好好聊聊。”

    一边听着季若楠说话,墨上筠一边喝了口甜粥。

    “根源不在我。现在,她也不是我的兵。”

    墨上筠放下粥碗。

    季若楠一愣,随后强调道:“她现在是在跟你较劲。如果她再这样透支自己,极有可能对她的身体造成伤害。”

    “她有独立的思想,”墨上筠不紧不慢道,“在做决定的时候,就应该想到承担后果。”

    “问题是她现在不够理智。”季若楠皱起眉头。

    “你是她的教官,你大可做点什么,让她达到你想要的理智。”墨上筠微顿,干脆直接放下话,“短时间内,我是不会跟她谈的。”

    停顿片刻,季若楠正色道:“我希望你能跟我一个理由。”

    “没有。”

    “墨上筠,我很不希望恶意揣度你,但是,如果你没有一个准确的理由给我,我是否可以把你的行为当做‘身为b组教官,要跟a组学员划清界限’?”说到最后,季若楠有些生气。

    这个时候,她甚至能理解林的愤怒。

    她觉得跟林说清楚,是墨上筠身为一个教官应该承担的责任,无论这个林是否在b组。

    但是,墨上筠非常直接的表达出‘不愿意’,正好两个组正面开战,这种行为很容易让人想歪。

    想法是无法控制的,就算季若楠不想往坏处想,可她毕竟不了解墨上筠,对墨上筠也没有多少信任,所以也无法控制这种想法。

    墨上筠皱了下眉。

    她没说话,忽然听到一旁放下碗筷的段子慕出声:“季教官。”

    季若楠和墨上筠皆是看了他一眼。

    “你这种带有主观性质的猜测,不像是一个教官应有的。在没有绝对把握的前提下,你这么怀疑自己的同事,极有可能对墨教官的名誉造成影响。”段子慕神色严肃地说着,顿了顿后,朝墨上筠看了一眼,随后朝季若楠道,“我的建议是,在矛盾没有激化前,你跟她道个歉。”

    墨上筠斜眼看向段子慕。

    段子慕却端着一副义正言辞的态度。

    听完段子慕的话,季若楠愣了好一会儿,的确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言语有些过激,脸色白了白。

    看了眼墨上筠,又看了眼段子慕,季若楠倒是没有什么偏激的想法,最后点了点头。

    “是我的想法有问题,”季若楠看着墨上筠,道,“墨教官,抱歉。”

    然,前一秒刚道完歉,季若楠却换上认真的神情,“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尽快跟林化解矛盾。”

    “嗯。”

    墨上筠闲闲的应声,拿起粥碗不紧不慢的喝着。

    仔细盯了墨上筠一会儿,季若楠最终收回视线,没有就这个问题再说什么。

    只是,对于段子慕强调的问题,却稍稍的放在心上。

    确实,舆论这种事……

    既然选择墨上筠为同事,她不应该跟学员一样以最直接的角度去看待墨上筠,而是应该对墨上筠有最起码的信任。

    尽管,对一个毫无交情的抱有信任,的确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儿。

    段子慕一直在等墨上筠。

    墨上筠一吃完早餐,段子慕就跟墨上筠一起走了。

    剩下季若楠一人,低头吃着早餐,神情若有所思。

    *

    宿办楼。

    墨上筠和段子慕走至楼下。

    “内务检查,我一个人就行。”

    走上台阶,墨上筠朝段子慕说道。

    应和段子慕,不过是不想跟季若楠一起检查内务罢了。

    毕竟,如果真的要选一个人一起检查内务,她肯定不会选季若楠——因为两人的观点不一致,极易发生冲突。

    更何况,季若楠喜欢对一件事进行深究,打破砂锅问到底。

    一一回答这种问题,正是墨上筠不喜的,她个人不喜欢把自己的想法完全摆出来,因为想法这种事情是随时可变的,尤其是她这种不算稳定的人。

    可是,一旦将想法说出来,就需要按照这个想法一直走。

    也蛮辛苦的。

    所以,墨上筠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应了段子慕。

    “这是,过河拆桥?”

    段子慕挑了下眉,看不出喜怒。

    “算不上。”

    墨上筠耸了耸肩。

    这种费力不讨好的活儿,又没什么好抢着干的。

    反正拒绝起段子慕来,墨上筠没有半点心虚、不好意思。

    看了眼墨上筠淡然的神情,段子慕顿了顿,采用迂回政策,“被季教官知道,你很难糊弄过去。”

    话音一落。

    冷不丁的,感觉到楼梯拐角处有一道杀气迎面劈来。

    紧随着,是阎天邢低沉醇厚的声音:“有我陪她一起。”

    ------题外话------

    最后一天啦,偷偷求个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