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46、是否有权利申请调离B组?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不过一个晨练的时间,267议论林和墨上筠,却被墨上筠当场捉包被罚的事,就在3月考核的圈子里传开了。—

    于是,环绕墨上筠为话题中心,弥漫出一股让人心惊胆战的气氛。

    先前3月集训的人,都下意识去回忆,有没有在3月集训中说过墨上筠的坏话,跟墨上筠有过什么争执,是否有过因直接或间接的方式而得罪墨上筠。

    一个个的都在担心墨上筠是否会仗着‘教官’这一身份,对他们进行惨无人道的报复。

    于是,这次集训一开始,学员们还没来得及感受一下集训的严苛和规则的变态,气氛就成功被墨上筠这一教官给带到了一个诡异的高度。

    墨上筠有点小暴躁。

    晨练结束之前,被墨上筠噎过一次的牧程,热心肠地拍着她的肩,语重心长道:“没事没事,我们想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就是……苦了你了。”

    墨上筠似笑非笑地赏了他一手肘。

    牧程被扫了个正着,强忍着没有在大庭广众下呲牙咧嘴损害形象,僵着脸往后退了几步,然后手指颤抖地指了指墨上筠,咬牙切齿地走了。

    看着牧程走开训练场,墨上筠摸了摸鼻子,低头看了眼时间。

    六点五十。

    晨练七点结束,为了让这群学员有个适应阶段,她没有在基础项目外增加其他体能项目。

    然,就算是这样,这一批学员里,大部分到现在都没完成。

    好的二十分钟前就已结束,差的还差了一大截。

    严重两极分化。

    “林,晨练表现不错,但有几个地方你需要注意一下……”

    墨上筠刚将哨子拿出来,就听到季若楠的声音。

    循声看去,只见晨练结束正在休息的林,正站在季若楠面前,面无表情的听着季若楠的建议,偶尔会对季若楠说的重点回应一下,点点头。

    然,不知是否注意到这边,林眼角余光掀起,朝这边看了一眼。

    视线跟墨上筠的对上,但很快的,林眼底一派冷光,又迅速收了回去。

    不多时,墨上筠也收回视线,拿着哨子,走开。

    七点整。

    “哔——哔——哔——”

    尖锐刺耳的哨声,在偌大的训练场响起。

    全体学员,迅速于墨上筠面前集合。

    纵然没有黎明之前所有教官站在一起所带来的威压,但此时此刻,站于他们前方的墨上筠,存在感依旧不减分毫,一股无言的压抑和气场,笼罩于全场。

    天色渐亮,阳光从山头洒落下来,缕缕光线落在墨上筠身后,衬着笔挺颀长的身姿,未曾沾染着阳光的暖意,墨上筠眉目清冷,神情平静自若,而那道凌厉的视线,犹如实质一般沉沉的压在他们肩上。

    “先前来得有些晚,没来得及自我介绍一下,”哨子的绳子缠绕在手上,墨上筠左手拿出一个笔记本,右手将其翻开,随后眼睑一抬,淡声道,“我叫墨上筠,负责女兵b组的教官,同时也是你们的格斗教官。”

    话音落却,b组的女兵,多数都露出不爽之色。

    一个晨练的时间,就明显能看出,两个组教官的差距。

    a组的季若楠,从头到尾都对a组关怀备至,两个小时,几乎跟所有人都有过交谈,没有漏掉过一个人。

    反倒是墨上筠,那这个小本子,就知道给他们扣分。

    妈的,b组还扣得最狠!

    五十个人,估计有十多个榜上有名。

    不知道的,还以为墨上筠是a组派来的奸细呢。

    “在场各位,应该很多人都认识我——”

    话音一顿,墨上筠右手多出一支签字笔,她低下头,在笔记本上写了几笔,“19,扣2分。”

    “报告,我想知道原因。”

    燕归收敛了面上的笑容,不明所以地问。

    “笑得太傻。”墨上筠挑了下眉。

    从集合开始就一直在朝墨上筠笑的燕归:“……”

    很快,立即把面上的笑容收了回去。

    杀鸡儆猴啊!

    这招太狠了!

    连‘青梅竹马’都能如此‘无情’的扣分,众人再一次对墨上筠的印象有所改观。

    完全是一当教官,就翻脸不认人了。

    一旁的季若楠看了墨上筠一眼,心里有点意见,却没有说话。

    墨上筠扣分的理由,虽然不到‘不分青红皂白’的地步,但有时候扣得也太严重了。

    开会的时候,他们对扣分的项目就没有明确规定,就是因为墨上筠对明面上的条例进行了反驳,任何条例都能被她想出漏洞,而明面条例之外,墨上筠依旧能提出不少的补充条例。

    对于这件事,教官们对此也是讨论得最久的。

    最后由阎天邢拍板,同意了墨上筠‘只要有合理的理由即可扣分’的提议。

    阎天邢的决定,没有人会反驳。

    只是,季若楠对墨上筠这种扣分行为,还是存在着一定的异议。

    倒是牧程,对墨上筠的行为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对,想当初——

    他们都是这么被阎爷虐过来的。

    笑一下扣分?

    呵呵。

    在阎爷那里,就算你不笑,他也能给你挑出毛病来。

    所以,墨上筠这种扣分的理由,在牧程这里看来,不过都是毛毛雨,连在意的心思都没有。

    “继续说,”墨上筠右手搭在笔记本上,手指灵敏地转着签字笔,视线却落在在场学员身上,不紧不慢道,“话先放到这儿,我若是把私人恩怨放到集训营里解决,也肯定不会站在教官的位置上。所以,不管你们曾跟我有什么恩怨,在这里,我一概不会追究。”

    这一番话,是给在晨练时猜测纷纷的某些人一针定心剂。

    果不其然,墨上筠刚说完,列队里,不少学员紧绷的脸色都松了松。

    “行,女兵留下,男兵跟牧教官走。”

    手指动作一顿,签字笔忽的停下,笔尖指向正前方的学员。

    冷不丁听到自己的名字,牧程立即进入教官的状态,往前两步,朝男兵发布行动的口令,然后就带着男兵去了食堂。

    25个学员一走,操场上就只剩下1人,集合地一下就变得空旷起来。

    墨上筠朝季若楠看了一眼。

    示意她来做解说。

    季若楠点头,往前走了几步,视线从所有女学员身上扫了一圈,但俨然没有墨上筠那般的压力和强势。

    “我来做一下简要的说明,”季若楠道,“大家都知道,女学员分成a组和b组,a组由我负责,b组由墨教官负责。我们这样分组,不是没有理由的。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a组和b组每周都会进行比赛,我们会根据两个小组的综合成绩判定输赢。”

    顿了顿,季若楠补充道:“输的一组,不会扣分,但会给予相应的惩罚。”

    说完,季若楠又看了墨上筠一眼,随后直截了当道:“当然,这也是我跟你们墨教官之间的一场较量,希望大家多多配合。”

    墨上筠眼眸微微眯起。

    从季若楠说到‘输赢’开始,b组多数视线,都落到墨上筠身上。

    说不出是期待还是试探,情绪复杂多样,总而言之,大部分对墨上筠都是‘不看好’的样子。

    “现在,”季若楠继续道,“a组来我这边,b组去墨教官那边。”

    听到命令,在场女学员当即开始了动作。

    但——

    “报告!”

    突如其来的一声喊,惊扰了她们的动作。

    众人纷纷抬眼看去。

    喊话的人,是盛夏,代号322。

    盛夏抬起头,目光不屑地扫了墨上筠一眼,紧随着抬眸看向季若楠。

    “说。”季若楠稍有疑惑,朝她说道。

    “请问,”盛夏一顿,刻意看向墨上筠,字字顿顿道,“如果我们对b组的教官产生质疑,不相信她能带好我们,我们是否有权利申请调离b组?!”

    ------题外话------

    抱住我墨,求个月票。
小说推荐